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与其他王室成员之间的裂痕是有据可查的,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通过奥普拉采访、回忆录和Netflix纪录片对英国王室家族发起了令人震惊的指控。在这一切中,剑桥公爵夫人凯瑟琳扮演了和事佬的角色,帮助修复哈里王子和威廉之间的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根据资深王室评论员珍妮·邦德的说法,面对来自大西洋彼岸的持续攻击,凯特现在决定后退一步,保护自己,而不是再充当调解人。

在接受《每日邮报》采访时,邦德回忆了多年来凯特介入缓和紧张关系的许多例子,比如2021年在菲利普亲王的葬礼上,她第一个迎接哈里王子的到来,并鼓励威廉王子也这样做。

邦德说:“凯瑟琳过去一直扮演和和使者的角色,让威廉和哈里王子走到一起,我认为这来自于她自己的家庭和他们的价值观。”他指的是凯特来自关系密切的米德尔顿家族。

然而,邦德指出,在过去数年里,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夫妇,尤其是梅根,对王室提出了无数令人震惊的指控,凯特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因此,我认为她已经到了一个不得不后退一步的阶段。事情搞得太过火了,她感到不安,坦率地说,她受到了伤害和侮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例如,梅根在接受奥普拉采访时声称,凯特在她婚礼前让她哭了,这与之前的报道相反,这一定伤害了凯特。同样,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在Netflix上的纪录片中暗示,王室成员,尤其是凯特和威廉,在他们与媒体和种族歧视斗争时没有支持他们。

雪上加霜的是,就在2023年1月月,哈里王子出版了他的重磅回忆录《备胎》(Spare),讲述了王室生活中令人震惊的新故事。虽然这本书没有提供太多新的信息,但它的标题似乎是在讽刺凯特和威廉的三个孩子——继承人乔治王子、夏洛特公主和路易斯王子——暗示他们的特权生活与哈里王子作为“备用继承人”的经历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

邦德说,这种怠慢、指责和攻击的积累已经对凯瑟琳造成了伤害。“她一直是那个努力维护和平的人,但在你想‘对不起,我现在有自己的生活要过,我要把我自己和我的家庭放在第一位’之前,你只能维持这么长时间的和平。”

凯特的“自己的家庭”不仅指威廉和他们的三个孩子,还包括她在伯克郡的亲密父母和兄弟姐妹,他们为她的成长提供了稳定的支持。直到今天,她仍然和家人非常亲密,经常在伦敦以外的地方和他们一起度过周末和假期。

邦德强调,凯特理解兄弟之间存在某种程度的紧张关系是正常的,但她觉得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夫妇已经越界了。“当它变得完全具有破坏性,对国家和君主制不尊重时,我认为她会划清界限,说‘我现在把我自己的家庭放在这种情况之前。’”

公爵夫人不希望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正在上演的闹剧掩盖她自己的重要工作。通过她的资助和关注儿童早期发展、心理健康、艺术等方面的事业,凯特在过去的几年里真正进入了自己的状态。事实证明,她是英国年轻一代的现代、进步和关怀的傀儡领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随着威廉成为王位继承人,凯特的角色和责任从现在开始只会增加。但在履行职责的同时充当不和家庭成员之间的调解人是站不住脚的。正如邦德所指出的,“她自己有一件大事要做——抚养三个孩子,他们有一天会成为英国君主制的先锋。”

考虑到他们作为妯娌的亲密关系,凯特可能会一直在个人层面上照顾哈里王子,但她已经意识到,直接参与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的事务已经不健康了。

为了保护自己的精神健康、名誉和家庭生活,凯瑟琳决定对正在进行的大西洋彼岸的传奇保持尊重的距离。在这样做的过程中,她展示了自己是王室所需要的头脑冷静、务实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