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从来不缺少商机,只是缺少发现商机的眼睛。乔巴是个鬼才,是脑袋二十四小时琢磨事的人物,能替加代打江山的人。什么买卖,什么地盘,跟谁打交道,什么人怎么对付,乔巴都考虑得清清楚楚。乔巴几天的重庆之行,就发现了一个商机。

重庆人的生活水平怎么样?加代问:“那边很富裕吧?”

乔巴说:“哥,我跟你说,不比深圳差,甚至比深圳还要富裕。”

“你考察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哥,现在我在渝中区选中了两个地方,一条街面对面两家。太牛逼了。不管是人流量,还是门面以及停车等等都行。”

加代说:“要是真行的话,可以考虑。”

“是不是?哥,要是真有这心思的话,明天我就跟店老板联系联系。要是行的话,我们就给它研究上呗。在哪不是开表行啊?在这边开一家呗,投资也不太大。本身我们就干这个行业的,轻车熟路了。哥,我跟你说,如果在这边开一家,闭着眼睛挣钱,本身这边表行就少。”

“行。你明天问好之后给我个消息,我听你消息。不行的话,我去一趟,溜达一圈,看一看。反正也不远。”

“那行,哥,你听我消息吧。你快吃饭吧,哥。”

放下电话,加代一抬头,吓了一跳,一张麻脸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加代问:“干什么呀?”

麻子问:“是要开新表行啊?”

“没。上海的乔巴说考虑考虑,看看情况怎么样。”

“哦,开呗。买卖就得研究,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

“哥,到时候不行的话,我......我现在闲着呢。哥,方方面面的......”

加代一摆手,“行,我知道。今晚就喝酒,别的不提。先喝酒,喝完酒之后再说别的。我不是说了嘛,你先待三个月。来,干杯。”当天其他话没说。

两天过后,乔巴回消息了。“哥呀,你抽空来一趟。”

“怎么样,你谈妥了?”

乔巴说:“哥,我不是谈妥了。我什么都替你打听清楚了。老板姓高,人称高胖。我这个哥们算是半个当地人,但是我也问当地其他人了。高胖子在当地也很厉害,我们不管他厉不厉害,这两个大门面全是他的,地理位置很好,属于中心地带。平时来旅游的和本地的人来来往往的特别多。我这边也房东了,这两个门面差不多大,一个两千三百多平,另一个两千五百多一点。我想我们要是租的话,就一起租下来。”

加代问:“租金多少钱一年?”

“呃,两千三面积的,他要一百五十万一年,两千五面积的他要一百八十万。我估计讲讲价,两个加在一起,一年三百万应该能租下来。”

加代说:“如果要像你说的那么好的话,市场也行,我们不如买下来了,直接买下来多好啊。”

“哥,我的建议是先租一年,看看行情。如果真要是好,我们再买也不迟。钱握在自己手里,什么时候不能买呀,对不对?”

加代说:“这样,明天吧,明天我去看看。”

“哥,那我在这边等你。我一会儿帮你跟高老板约一下,等你过来见个面。”

“行,那好吧。”加代挂了电话。

乔巴和谋事比江林要高很多。从内心里,加代喜欢乔巴胜过喜欢江林。但是乔巴毕竟有那么回事,加代也不好多说什么,还是把他当成自家兄弟。

加代带着马三、江林、陈奕峰和王瑞四人,都是比较有头脑的人来到了重庆,乔巴和哥们去江北机场迎接。见面握了握手,加代说:“受累了啊。”

“没事没事。哥,我介绍一下,明子这是我哥。”

“我知道我知道。代哥,你好。我是乔巴的好哥们。你叫我明子就行。”

“哎,你好啊,明子。”

“哎。坐车呗,我带你们过去看看,晚上吃火锅。”说着话,往车里一坐,明子把加代竺产人带到了渝中。车一停,看到了临街的两个大门面房,特别漂亮。有着生意人眼光的加代一眼就看中了,说:“好地方。巴子,跟老板谈没谈过?”

“谈好了。一会儿吧,他说两点多钟有时间,让我们到他的茶园跟他见一面。”

加代说:“行。买点东西吧,别空手去。”

“哥,不着急。先谈,谈好之后再买东西。”

“不不不,一码归一码。买卖不成仁义在。人家不租给我们,交个朋友也行。”

“哥,反正咋说呢,随便你,你咋说咋办。”

加代说:“那就买点东西,我们从南方来的,别吝啬,别抠门。不说你代哥多有名吧,最起码来讲,做人不能差。王瑞,去买点烟酒。”

社会人的做事方式绝对挑不出毛病。高胖子有这么两个大门面房,而且有着自己的茶园,肯定也不是等闲之辈,不差十万八万的。加代在交朋友方面,向来不吝啬,不差事。王瑞买了二十条中华,四箱茅台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两辆车,六七个人到了茶园。茶园有三四千平方,装修得古色古香,全是名贵实木打造。看装修没有不下千万。进了门,加代打量了一下,发自内心地觉得东西不错。

老板高胖子,虎背熊腰,身高一米九,体重得有三百斤。高老板一摆手,“哎,你好你好,打电话那个是吧?”

乔巴一握手,“你好,高老板,打扰你了。”

“没事没事,请坐吧。小雅啊,沏壶好茶。都坐吧。”
坐下以后,加代一摆手,王瑞把东西摆在了高老板旁边。高胖子一看,“兄弟,这......”

加代说:“我不知道我俩谁大......”

高胖子说:“我今年四十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