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知道司马懿的“洛水之誓”,一代奸贼成为背信弃义、出尔反尔的代表,可是却不知道司马懿为什么会指着洛水发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公元25年8月,刚刚平定北方的刘秀亲率20万大军南下,围攻洛阳,遭到洛阳守将朱鲔(wei)的拼死反抗。
汉军围攻数月都没有攻下洛阳,双方陷入胶着状态,刘秀麾下有数十万大军,人吃马嚼都不是一个小数字,刘秀的情况万分危急。
这时候,刘秀派朱鲔的旧部岑彭前来劝降。
此时的朱鲔其实也是骑墙难下,有苦难言,汉军围城日久,城中军心动摇,他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最主要的是朱鲔效忠的更始帝刘玄已经败亡,更始政权都没了,他一个将军纵然坚持再久,又有多大意义?
若是正常情况下,当刘秀亲率大军来到洛阳城外之时,朱鲔就应该主动开城投降,有投诚之功在,以后在刘玄手下也能混个开国元勋 。
可惜的是,朱鲔有自己的苦衷。
当年刘秀起兵之前,他的哥哥刘縯曾经是更始帝帐下大司徒,功高权重,遭到更始帝的猜忌。
当时,作为更始帝倚重的大将,也是他的心腹的朱鲔便鼓动更始帝杀害刘縯。
刘縯死后,刘秀才开始崭露头角,但是与朱鲔也结下了血海深仇。
不仅如此,在刘縯死后,朱鲔又劝说更始帝不要派刘秀出兵。
因此种种,朱鲔根本不敢投降,他担心一旦落入刘秀手中,在新仇旧恨的驱使下,刘秀一定会杀之而后快。
当岑彭将朱鲔的顾虑告诉刘秀之后,刘秀大手一挥,对着眼前的洛水说道:
“做大事的,岂能因为小小私怨而怀恨在心?朱鲔若是有心投降,我连他的官爵都能保住,又怎么会杀他?洛水在此作证,我绝不食言!”
果然,当朱鲔投降之后,刘秀并没有杀他,还将其拜为平狄将军、封扶沟侯。

刘秀不计前嫌,信守诺言,展现出了一代雄才的诚信和宽容,他的“洛水之誓”也被后人津津乐道,传颂数千年。
公元249年,距离刘秀的洛水之誓过去了两百多年之后,洛水边上再次迎来一位志在天下的枭雄,不过此人的胸襟就远远不能跟刘秀相比。
这一年正月,司马懿趁着魏帝曹芳与大将军曹爽等亲信前去祭拜魏明帝之际,发动政变,控制京都洛阳。
曹爽无法返回洛阳,只能率领军队留在伊水之南以自守。
彼时,司马懿虽然以皇太后的名义占据洛阳,但是天子都被拦在京城之外,其实颇有点名不正言不顺的味道,他根本不敢正式攻打皇帝所在的军营。
况且,司马懿能封住长安城就已经是动用了所有底牌,他也根本没有力量去攻打曹爽。
届时,司马懿其实比曹爽还要慌,因为一旦事败,他不仅仅要诛灭九族,而且必定是遗臭万年的逆贼。
这时候该怎么办呢?
司马懿最终还是决定不打,以劝降为主,若是能不战而屈人之兵,那就万事大吉了。
于是,司马懿效仿当年的光武帝刘秀,也派曹爽的心腹尹大目前去劝降,并对他说,只要他交出兵权,可以保住爵位和富贵,为了加深曹爽对他的信任,他也指着洛水发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这样,曹爽轻信司马懿的誓言,在司马懿不费一兵一卒的情况下,直接投降,交出兵权。
然而,司马懿毕竟不是刘秀,而且此时司马懿的情况跟刘秀也不尽相似,曹爽的存在对他本身就是极大的威胁。
所以,司马懿收归兵权之后,马上出尔反尔,第一步就将曹爽以及他的心腹全部下狱,以谋反的罪名诛灭其三族。
如果说对于曹爽的食言而肥,还有时局难料的因素在,司马懿另一次食言而肥,可谓是本性暴露。
就在曹爽兄弟以及党羽被下狱之后,司马懿让其心腹之一的何晏来查办其党羽,给的条件当然是,以此来赎罪。
何晏信以为真,便尽心竭力去网织罪名,将曹爽的心腹全部查办。
何晏本以为以此作为投名状,可以保住一命。
孰料,在最后关头,司马懿再次出尔反尔,还是出尔反尔,将何晏的三族全灭,可谓是杀人诛心。
司马懿虽然取得了最终胜利,但是他的手段太过不光彩,尤其是重视承诺的古代,这种毫无原则、没有底线的操作,难以被世人所容,司马家族也因此而遗臭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