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放下面子去挣钱时,说明你成熟了。麻子原来承包了中山一个建材市场,和加代有过一面之缘。上次因为阳江海湾的事,冒死给加代帮了很大的忙。麻子是一个很实在的人,很会懂得放下面子。

加代的电话响了,一看号码挺眼熟,但是想不起来是谁了。电话一接,“喂。”

“哎,哥,我是麻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哎呀,我艹。哎哎哎,麻子,你怎么能有我这号呢?”

麻子说:“你的电话我一直存着的。代哥,你在深圳呢,是吧?”

“我在深圳呢。”

“哥,我找你去呗。我养了好几个月,现在恢复得挺不错,我去看看你。”

加代一听,“麻子,我应该去看你。”

“不不不,代哥,我去看你。”

“你他妈这一天的。那你来吧,晚上我请你吃饭。”

“好好好,代哥。”

下午,胖呼呼,梳着大背头,满脸坑坑洼洼的麻子来到了中盛表行,和加代一见面,两人一握手,麻子说:“这他妈几个月给我想坏了。哥,你挺好的吧?”

“我挺好的。你最近怎么的,一直在医院啊?”

“一直在医院,也他妈没出院呢。在看看里面待了一个月,差点没把我打死。”

“我艹,行,那事哥对不住你。”

“不不不,有什么对不住的?哥,我来一是看看你。二是我那建材市场不搞了。”

加代一听,问:“怎么不搞了呢?”

麻子说:“我们那来了个大哥,也不知道是谁家亲戚,认识不少白道上的人。把我那市场收购了,我也没赔钱,也挣了点。我也想通了,我他妈小老百姓一个,跟人争什么呀?人家有背景有关系的。哥,我也不是跟你说假话,我这回来深圳不打算走了。”

“不打算走了?过来是准备在深圳做点什么买卖呀?”

麻子说:“哥,什么我也不打算干了,我就跟着你走呗。哥,你叫我打谁我就打谁,你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哥,你要是心疼我,觉得我这兄弟还行,还有点能力,你给我个买卖吧。”

加代一听,不知道如何接话了,说:“麻了,我俩先吃饭啊,边吃边聊。”

“不是,哥,我是说认真的。我老婆孩子在家听消息呢。我一个电话,你弟妹立马就过来。边家带口搬过来。我小姨子都来了,跟我一起来的深圳,她准备在这儿找个饭店当服务员。”

加代问:“弟妹也没忙什么吗?”

麻子说:“原来跟我管市场,在收银台收钱,当会计。现在我市场卖了,她鸟事不干。哥,我就想跟你走。身边哥们也都劝我叫我跟着你走。哥,你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给口饭吃就行。哥,我也不挑肥拣瘦的。哥,实在不行,我给你管表行呗。”

“啊?”

“我给你管表吧。”

加代说:“等等,我俩先吃饭,先吃饭再说。”

“那也行,那也行。”

上回那事麻子做的挺够用了。临危不乱,而且绝对讲义气。康哥指着鼻子说你要说一句假话,我就给你掉脑袋。麻子也知道康哥是什么人,却硬扛着。加代打心眼里感谢麻子。现在麻子说出了这样的话,一是对加代的认可,认为加代是个好大哥。二是想跟加代一起玩。加代不好回绝。

当天晚上,加代带着一帮兄弟在深海国际招待麻子。兄弟们对麻子也不反感。觥筹交错中,麻子不时地说:“我这回我就不打算走了。哥,反正你看,实在没有什么可干的呢,我就在你身边晃荡。我跟你走,我肯定是饿不着。别说挣多大钱啊,肯定是穷不了,对不对?你随便给人化个事儿,打个架,谁不得给你拿点好处费啊?我都听说了,你给兄弟们分钱从来都不抠。哥,以后多我一个呗。多我一个,也不多。”

加代接过话说:“少你一个,也不少,是吧?”

“不是,我就想跟着你玩:

加代说:“这事先不谈。麻子,哥也不是说不想管你,不想帮你。来深圳了说不想走,那好,那就搁深圳待着,就在深圳吃喝玩乐。你先在这里待三月,哥什么都管你,吃喝住玩以及花销,哥全管你。行不行?且不说你上次帮哥做多大事,我们是朋友,你来了我招待你。你先待上三个月。这三月里边你自己在深圳考察。等到了三个月,你说你看中什么买卖了,哥帮你研究,哥帮你弄。你要让哥给你个买卖,我自己现在才有几个买卖呀,你看行不行?哥说这话是掏心窝的话。”

“那也行啊。我抓紧研究,反正这回我是不打算走了。我就想来深圳,以后离你近点儿,我给你当兄弟。”

“行。这事我们再研究。你自己也考察考察。”这话刚一说完,加代的电话响了,一看是乔巴的。加代说:“你们先吃。”

加代一接电话,“巴子啊。”

“哥呀,你在哪呢?”

“我在深圳呢。”

“哦,那你说话方便不方便?”

加代说:“我跟几个朋友在深海国际吃饭呢。你干什么?”

“哥,我来重庆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啊,上重庆了。怎么样啊?那边那边挺热吧?”

乔巴说:“热到没有广州热,我说什么意思呢?哥,你有没有心思来重庆研究个买卖?”

“来重庆研究个买卖?怎么个意思啊?巴子,你直说吧。”

“哥,我跟你就不藏着掖着了。我上海的物流公司送一批货来这边,我跟车过来的。顺便看看朋友。我在这待了一个礼拜了。哥们没事带我闲逛,我发现这边做手表的少。哥,以你在深圳的影响力,以及这么多年做手表生意的资源。如果在重庆这边开个大的表行,买卖绝对比深圳还要好。哥,你研究研究。”

世界永远不缺商机,只是缺少发现商机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