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生活打卡季#

2023年11月24日,第十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得以归国。

70多年前,他们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生命却永远定格在金达莱花盛开的地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志愿军

耗时2年多时间,我们虽然

打赢了

抗美援朝战争,但中间过程相当曲折。此文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对抗美援朝战争有一个整体认识。

抗美援朝战争之意义

抗美援朝战争是新中国第一场反侵略之战,更是最大一场。

当时,美国介入朝鲜战争,还以海军第七舰入侵中国台湾及海峡。更令人无法容忍的是,美国竟以飞机轰炸中国边境。

图|美国海军舰队

1950年9月15日,美军第10军在朝鲜半岛三八线附近的仁川登陆,与固守釜山的韩国军队、美军第8集团军相配合,夹击洛东江的朝鲜人民军第1、2方面军。

当月29日,美、韩压到三八线。30日开始,美、韩军开始陆续越过三八线,目标直指中朝边境。

此时,朝鲜人民军被隔在三八线以南,已无法组织有效防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斯大林

朝鲜民族主义人民共和国危在旦夕时刻,

金日成向斯大林发出求援信

10月1日,斯大林致电苏联驻中国大使转告毛泽东、周恩来,建议中国迅速推进

五六个师

至三八线,以便和朝鲜同志在三八线以北组织后备力量。

朝鲜战争于6月25日爆发后,中共领导层曾第一时间做出判断。

这场战争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速战速决

,这是理想结果。另一种是美国迅速大规模投入兵力,

战争僵持

,朝鲜民主注意人民共和国可能不保。

最糟的情况是,美国把战争扩大到中国。

图|毛泽东

无论哪一种情况,中国都必须有所准备。

在打与不打之间,

中国共产党领导层内、人民政府领导层内,以及人民解放军领导层内,存在着巨大的分歧。

除毛主席和极少数领导层之外,绝大多数人是不同意参与抗美援朝的。

首先,能否打得过?其次,是否划得来?

针对这两个重大分歧话题,毛主席不断组织会议研究,反复做工作,才最终以自己的理由说服了他人。

图|毛主席

据毛泽东身边的秘书胡乔木回忆:

我在毛主席身边工作20多年,记得有两件事是毛泽东很难下决心的,其中一件事就是派志愿军于1950年入朝作战。

用今天的眼光来看,抗美援朝之战有两场仗:

一武和一文

武仗在朝鲜半岛战场,文仗在开城和板门店的谈判桌上。除此之外,还有国内、国际各阶层对抗美援朝的态度等“战场”。

悬殊的国力对比是最大的难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美国钢

1950年,美国钢产量为8772万吨,工业总产值2800亿美元,还拥有众多火炮、坦克和战机。再看当时的中国,钢产量只有60万吨,不及美国的零头,工业总产值也仅有100亿美元,军队只有步兵和炮兵。

此时,家门口已经燃起熊熊战火。

美国总统杜鲁门宣布武装干涉措施,还同时向朝鲜和台湾出兵,派军事顾问团进入越南。

在毛主席看来,杜鲁门用了“三把刀”,一把插在朝鲜头上,一把插在台湾腰上,一把则在越南脚上。

虽然前路“迷茫”,毛主席依然有条不紊得确定了武仗的战略战术。从结果来看,都是相当正确的选择。

比如,持

久作战、集中歼灭战、避强击弱、轮番作战

等。

图|抗美援朝战场

20世纪90年代,徐焰将军曾受邀参加苏联有关朝鲜战争档案材料的鉴别工作。当他阅读战前、战时苏方、中方和朝方的往来电报和内部文件时,他深刻地意识到:

如果当时中国不敢迎战,美国则会侵略东北和台湾,随时可能再次发动战争。而刚刚建立的新中国又会陷入战火纷飞之中。但参与朝鲜战争,打了这一仗,世界各国就会知道,中国人民真正站起来了,不再是能欺负得了。

图|徐焰

1950年10月26日这一天。

这是抗美援朝第一仗打响后的第二天。自凌辰2时起,毛主席就开始研究情报。随后,他起草了致彭德怀的电报,还要向他通报韩国的行动情况。

两个小时之后,毛主席又开始起草电文,告知彭德怀有关志愿军部队指挥权等问题。这样的工作如此反复,直到当天23时。

图|毛泽东

1950年9月29日斯大林接到金日成、朴宪永联名请求苏联出兵的信函后,斯大林就曾于10月1日给毛泽东发了电报。

中国部队可以志愿军身份出现,当然,由中国的指挥员统帅。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时,当时的朝鲜人民军主力被隔在三八线以南,且与大部队失去联系。

新组建的部队尚未完成训练,以金日成为最高统帅的部队只有3个多师可作战,尚且无力阻止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的进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毛泽东

1950年10月19日傍晚,黄昏暮色中,志愿军先头部队第38、第39第40和第42军悄悄跨过鸭绿江,奔赴抗美援朝战场。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后第一次战役、第二次战役,人民军只有零星配合。直到第三次战役开始,志愿军和人民军才在统一指挥下联合作战,但仍以志愿军为主。

当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批部队6个军30万人入朝参战时,“联合国军”总司令

麦克阿瑟和

华盛顿当局都沉浸在朝鲜战争即将结束的乐观情绪之中。

图|麦克阿瑟

麦克阿瑟更是自信地认为,

没有任何一个中国军事指挥官会冒这样的风险,把兵力投入已被破坏殆尽的朝鲜半岛。

基于此想法,麦克阿瑟甚至一度认为1950年圣诞节前结束战争。

因为麦克阿瑟的过度自信乐观,以及对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轻视态度使得美国决策者对我志愿军的实力和行动计划都做出了错误判断。

这是导致他们在朝鲜战场惨败的第一个原因

1950年10月25日,志愿军40师第120师和118师与南朝鲜第1师和第6师遭遇,打响了抗美援朝第一战。

6天后,志愿军再次重创美军。

图|志愿军

志愿军第39军官兵以机关枪对大炮、双腿对摩托车。

可以说,志愿军用最原始甚至是劣质装备重创了历经两次世界大战,号称“王牌师”的美骑第1师

1950年11月30日,第二次战役中,志愿军38师第112师第335团3连在行军工程中与美军遭遇。志愿军在毫无准备和工事依托的阵地上,与美军展开5小时激战。

因为久攻不下,美军又调集了数十门火炮和将近20辆坦克,对志愿军所在阵地进行猛攻。

此外,飞机还在空中投下大量凝固汽油弹。

图|抗美援朝战场

即便快要弹尽粮绝,志愿军3连全体官兵,包括所有伤员在内,带着满身的火焰与美军展开殊死搏斗。

这一次,他们没有小米加步枪,只有枪托、刺刀、石头河牙齿。

正是这些“最可爱的人”,创造了一个个战争史上的先例。这些英勇无畏的志愿军战士称得上是祖国人民心中“最可爱的人”。

三次战役

其实,最初毛主席下定出兵决心后,朝鲜战场态势已经相当严峻了。

首先,美、韩军的进攻速度超出我方预期。当时,美、韩军已经攻占平壤,仅用3天时间就越过德川、元山一带。

再看志愿军,才刚刚开始入朝。

图|志愿军

即便如此,美、韩军有一个致命弱点:不了解我志愿军。

在麦克阿瑟看来,中国根本不可能出动一兵一卒。再加上战争已经接近“接近”尾声,美军还等着在感恩节之前回家,

自然不会重视与志愿军或朝鲜人民军之间的战事

毛主席根据敌军的进攻态势和对我军情况懵然无知的特点,重新部署了第一仗。

在一日数电的沟通下,彭德怀和邓为基本实现了毛主席“

在稳当可靠的基础上争取一切可能的胜利

”这一目标。

图|彭德怀

首先,将预设地域组织防御调整为运动中歼敌。21日2时半的电报中,毛主席明确指示歼灭敌人2-3个师,重点放在西线。

毛主席非常精准地分析了战时和战机问题。

志愿军入朝之初,是争取战机问题。几天之后,就要谈作战问题了。

其次,毛主席明确了攻打联军的顺序:先打韩军再打美英军。

毛主席分析韩军贪功心切,脱离美英军分兵冒进。

然后,再利用敌未料到的突然性。在第一仗之前,毛主席已经定好了一条方针:利用敌人完全没有料到的突然性全歼两个、三个甚至四个伪军师。

图|毛泽东

为了做到敌未料到的突然性,

毛主席特别强调隐蔽我军意图和行动

。具体细节:要求渡河部队每日黄昏开始翌晨四时即停止,五时以前隐蔽完毕并须切实检查。

10月25日,志愿军第40军所属部队与韩军遭遇。韩军冒进且骄狂自信,整师歼敌有些困难。彭德怀向毛主席报告之后,要集中全力歼灭一团或两团,以防止敌人乱窜,更可以稳定人心。

经毛主席批示又调整了作战方案部署,第一次战役12天时间,

志愿军不仅重创美陆军王牌部队,还将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从靠近中朝边境打回至40度线

图|联合国军

第一次战役结束后,经过短暂修整。11月15日,志愿军发起第二次战役。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更是一败涂地。

12月8日,彭德怀致电毛泽东,请示接下来作战部署。在彭德怀看来,下次战役只要十几天即可结束。倘若未能如愿,也可以让敌占三八线,以便来年再战。

但毛主席不仅着眼战争胜败,更着眼政治。

要不要越过三八线,不仅是军事问题,更是政治问题。

所谓三八线,是二战结束时美苏根据雅尔塔会议期间达成的秘密协议人为划定的。

图|三八线

美苏两国受降的临时分界线,因为地缘政治及意识形态对立,导致朝鲜半岛分裂。也正是因为如此,以三八线为界衍生出两个对立的政权。1950年9月30日,美、韩军曾试图通过越过三八线占领全朝鲜。当然,结果自然是失败了。但美韩的行为,等于否认了三八线。

12月上旬美国寻求停火,又妄图操纵联合国决议,在“三八线”停火,欲给失利的自己争取喘息机会。

毛泽东接到电报后,经过5天思考,终于回复了彭德怀的电文。

目前美应要求在三八线以北停止,以期望整军再战。我军必须越过三八线,如在三八线以北停止,政治上大不利。

图|毛泽东

在毛主席看来,战争要打多久,不能总让美国占主导。

尤其是三八线的废立,更不能由美国单方面说了算。

12月31日,中朝军队向联合国军发起进攻,不到一天时间便全线突破。

1951年1月4日,中朝军队进占汉城。8日结束第三次战役后,部队转入休整阶段。毕竟这是志愿军第一次打多道防线的阵地进攻战,第三次战役也是志愿军入朝以来第一次与朝鲜人民大规模作战。

被动逆转取胜

此时,美军已经了解我军后勤补给能力较弱,打乱我军修整计划。

1951年1月25日,我军被迫实施第四次战役。虽然第三次战役,我军取得了胜利,但这次战役暴露出我军一些弱点。

图|志愿军

美、韩军趁机发起反攻,我志愿军一度处于被动。

此时,美军第八级团军司令李奇微不甘心中朝军队未能进入他设计的圈套,便改变战术,希望利用我后方供给较弱的特点,不断组织猛烈攻击。

自1951年1月25日开始,联合国军开启多路纵队返工。中朝部队也不得不停止修整,进入防御作战状态。

毛主席回复彭德怀电文:

要求发起第四次战役,歼灭两万至三万美李军。

起初,双方兵力大体相当。中朝军队第一线兵力共28万,联合国军地面部队25万人。

图|美军物资

不过,对方的飞机、大炮、坦克等物质明显优于中朝军队。

第四次战役刚开始阶段,中朝军队作战十分艰难。彭德怀为加强各军作战指挥,将两军组成东西和中三个集团。随后,他根据敌军态势,实施西顶东放的作战方案,得到毛主席的批准。

战役打响之后,西线战斗十分激烈。

敌军占领仁川之后,猛攻38军主要阵地。

38军指挥员虽然组织顽强抗击,依然损失惨重。这一阶段历经23天,歼敌2.2万,我部队伤亡也较多。

到了第四次战役第二阶段,作战已经更加艰苦。彭德怀心急如焚,将部署交由邓华指挥后,立即请求回京向毛主席直接报告。

图|彭德怀

1951年2月21日,彭德怀向毛主席报告了志愿军作战

四大困难

首先,

伤亡大

,兵力不能及时补充。其次,敌机对道路、车辆毁坏严重,

物资无法保障

。当时正值寒冬,战士还

穿着单薄

,大量兵力被冻伤。还有最主要的一个问题,

没有充足的粮食供应

,很多人都营养不良,甚至患上夜盲症。

毛主席沉思良久后提到: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战争能速胜则速胜,不能速胜则缓胜。

随后,彭德怀提出的困难,由中央军委召集各部门负责人逐条得到解决。

3月初,彭德怀返回朝鲜途中已经看到二番部队向南开进。当时,各部撤回三八线进行防御部署。

图|李奇微

当联合国军抵达三八线后,麦克阿瑟自恃武器装备和兵力优势,准备以武力统一朝鲜。此外,他还鼓励蒋介石反攻大陆。

只不过他的想法被杜鲁门一票否决了

不仅如此,麦克阿瑟还被解除了“联合国军”总司令及一切职务,全权交由李奇微接替。

刚刚上位的李奇微敏锐地了解到中朝军队主动后撤,并有准备大规模反攻的意图,遂令各部队停止进攻。

图|志愿军

就这样,长达两个多月的第四次战役第二阶段作战告一段落。

进入第五次战役后,

“不能速胜则缓胜”思想成为主要思想

。这一次战役是志愿军入朝后,打得规模最大、投入兵力最多的战役。志愿军兵力得以补充,武器装备也有了较大改善。

经历了第一、二和三次战役的进攻,再加上第四次战役的积极防御,毛主席对抗美援朝战争总指导方针有了更精准的概括:

战争准备长期,尽量争取短期。

1951年5月26日,毛泽东在给彭德帅的电报中指出:

一次包围美军几个师,或一个整式师,甚至一个团,都难达到歼灭任务。这是美军现在还有强烈的战斗意志和自信心。为了打落敌人自信心,每次作战野心不要太大,只求我军一次作战中歼灭美、英、土军一个整营,至多两个整营,就够了。

毛主席对志愿军进行的持久阵地战总结和概括即“零敲牛皮糖”。

图|秦基伟

志愿军十五军军长秦基伟总结上甘岭胜利原因时,也提到了落实“

零敲牛皮糖

”这一战术原则,不断消耗敌人,以小胜为大胜争取时间。

经过志愿军各军苦战,将战局逐渐稳定下来,争取到了停战谈判局面。不过,此时志愿军的被动局面依然没有改变。

停战谈判时,美国人依然“招式”不断。

我们想在三八线停火,美方则提出“海空补偿论”。好嘛,谈判谈不拢,那就继续在战场上见。

于是,美军又在夏季和秋季发动了两次大规模攻势。虽然志愿军依然处于被动状态,毕竟装备水平摆在那里。

但是,志愿军在战场上顽强的坚持让美国人在谈判桌上有了让步。

不过,美国人依然觉得自己占了上风。

只不过,这时美国人只是内心觉得占了便宜,战场上已经没有了昔日的战斗力和自信心。

美国人愿意停战。一方面其精锐部队不断被压制,另一方面可谓屡战屡败。

这一刻,美国人终于承认自己打不过志愿军了。

他们败给了无所畏惧、信念坚定的最可爱的人。

没有那一代人的英勇牺牲,就没有我们现在的和平生活。致敬英雄!

参考文献

抗美援朝的五个重要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