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封控在家,我在网上和人吵架。

【有种你就来我家杀我】

消息刚发出去,我就后悔了。

因为我的手机即刻就收到了一张隔空投送的照片。

照片上的人是三天后惨死街头的我。

【一】

我惊恐的向四周环顾一圈,心里也忍不住一阵阵发毛。

没有任何发件人的信息,唯一比较显眼的是一个看上去就很血腥的头像。

一朵红色的罂粟花绽放在血泊中,仔细看看还怪吓人的。

我让吓到了,这估计是谁的恶作剧吧。

现在人工换脸这么厉害,ps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把权限关掉,然后打开短视频平台准备刷短视频。

可就当我沉浸在段子里的时候,我的手机又收到了一张隔空投送。

那是一张颈部的特写照片。

我的颈动脉被割开,血液咕噜咕噜的流出来。

照片还有日期?

我放大一看,那是一张来自三天后的照片 。

照片拍得很清晰,我甚至依稀能看到在我脸上浮现的痛苦表情。

【可是我不是已经关闭权限了嘛!】

【这些照片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和我长得像的女孩吗?】

【日期也可以作假的对吧。】

虽然依旧在自我安慰,但慌乱的心可骗不了自己。

我是真的有点害怕了。

一时间看过的变态杀人案侵入我的脑袋,我慌的在沙发上坐都坐不住。

这是来自未来的启示?

还是,这是凶手给我的提示。

我的心跳的通通的,可是也不知道是该报警还是喊救命。

突然我又不经意地瞥见照片上的小细节。

【那是拍照者的一把手,大概是他都没注意到手不小心入了镜头吧。】

那是什么样的一只手呢?

细嫩白皙,骨节分明,像是从漫画里拷贝出来的一样。

但是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手上沾满的血。

白皙的手,鲜红的血,这种强对比度让我不由得有点晕眩。

我的后背一凉。

这个人多像一个没有感情的侩子手啊。

【二】

我吓得都快哭出来了,狠不得扇自己两嘴巴。

【怎么这么欠呢,和别人骂什么骂,人家是什么身份你知道?这下好了,小命都要不保了。】

我颤颤巍巍的摸出来我的手机,打开隔空投送。

我和这个变态也没有其他交流的方式了,我只能用投送向他求饶。

【大哥你别这样,我为我的鲁莽道歉。】

对面又没了消息,我等了等也没有回复。

这种精神折磨我实在是受不住了,还不如自己盛着月黑风高夜进来直接把我杀了来的痛快呢。

何必要给我发来恐吓照片和死亡日期。

像一刀刀凌迟处死的极刑,让我感觉现在活着的每一秒都是煎熬。

我忍不住向房间的四周看一看。

家里太安静了,只有客厅的灯亮着,其他房间都黑兮兮的。

他应该找不到我家里吧。

何况,怎么会觉得有人真的会因为一句网络上的话而专程来找我呢。

我又假装淡定的坐回去。

说不定就是恶作剧,我们要相信科技。

但是我的心还是扑通扑通地跳,忍不住去厨房拿了一把最趁手的刀握在手里才有一点点安全感。

【我才不怕,不就是个人嘛,他敢来我就砍死他。】

就像是回应我的自言自语一样,手机又叮咚响了一声。

又是隔空投送。

这次是一个表情包,带着些戏谑的意味。

我重重地舒一口气。

【让我猜对了吧,恶作剧就搞不出什么花样来。】

可就当我放下刀 ,惊魂未定的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

【我来杀你了,准备好了吗?】

就这几个字。

伴随着这个恐吓的语气,我哭着就是要报警。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我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警察叔叔,有人要杀我。】

带着哭腔去报警,人们还以为我怎么了,语速极快的问我的地址。

我刚想说,可我的电话被挂断了。

拿下手机的时候发现,信号没有了,一格都没有。

这种灵异事件我更害怕了,这可能都不是人。

我蹲在客厅的地上,用地毯包裹住身体。

在这样的事情面前,我甚至不知道那个变态是谁,藏在哪里。

只能蜷缩在一起,念一百遍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今天注定得死,那就死吧。

我围着地毯瑟瑟发抖,门铃却非常巧妙地响了起来。

【是我,开门。】

【三】

声音听起来可谓是中气十足,正义凛然。

我想起我刚刚报了警,这一定是警察叔叔来救我了吧。

我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爬也似的准备去开门。

这时候我的手机又 收到了一份隔空投送。

【现在我在你家门口哦。】附送一张我家防盗门的照片。

我一下子停住了。

本来都握住门把手的手慢慢的松开。

【我不开门你就进不来。】

【进不来就没有办法杀我。】

抱着侥幸的心理,我的紧张慢慢的平静下来。

【咚咚咚!!!!】

敲门声骤然响起。

我从地上连滚带爬的站起来,抄起一把菜刀,心扑通扑通的狂跳,腿软的都没办法站稳。

我的手上都是冷汗,慢慢地靠近猫眼。

我想看看门口的人究竟是谁。

楼道是声控灯,没有声音的情况下暗下来几乎什么都看不到。

只有安全出口的绿色应急灯亮着,悠悠的笼罩着整个楼道。

目光从猫眼望出去,依稀看见好像有个头戴鸭舌帽的人站在我家门口。

看不清楚脸,只觉得这个人身影挺拔。

好像还穿着一身黑色风衣,长长地把身体都包裹进去。

我就这样盯着他,大气都不敢喘。

呼吸声在这个时候太明显了,我强行抑制住自己的紧张可也无济于事。

门外这个是那个偷窥狂,我的一举一动都尽在他的掌握。

他抬起头了,好像发现我了。

他举起了那双戴手套的手指着我, 仿佛用眼神告诉我:

【你逃不掉了。】

我吓得都不敢看了,双腿一软就跪倒在门口。

【咚咚咚!!!】

敲门声又响起来,好像带点不耐烦。

【是我,瑶川。】

啊啊啊啊啊,他甚至还知道我的名字。

我吓得双手抱头,心里默念一万遍。

【我不在家我不在家】

这时候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来,有人给我打电话。

【tmd。】

我几乎发的是气声。

【四】

【喂?】

我的声音颤颤巍巍,细如蚊子声。

【我要死了,有人要杀我,就在我家门口。】

我紧张的要命,对面却不以为意的哈哈的笑起来。

【瑶川,你看看门口谁来了~】

我举着手机再次看向猫眼,楼道的灯亮了。

一个穿白卫衣的男士站在我家门口,脸上笑意十足。

那时我的男朋友淮之。

我赶紧把门打开放他进来。

关门的时候还不忘往走廊看一眼,走廊又变得空荡荡的,带着一丝丝冷意。

我只觉得浑身发冷,估计是刚刚出的冷汗。

淮之笑话我平时看了太多恐怖小说才会疑神疑鬼的脑补,说罢便拥住了我,用极具有安全感的声音安慰我。

他的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慢慢的拍打着我的后背,我就靠在他的怀里,心里那份不安才慢慢消减下去。

良久以后,我从他温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拉住了他的手。

我想和他说刚才发生的事情。

可是我摸到的那双手极其冰凉。

好像刚刚急匆匆的在那里洗了一下,都没来得及用热水。

我低着头牵着淮之的手,这双手我牵过无数遍,可从未如此认真的观察过。

这双手骨节分明,皮肤白皙,手指纤长。

是真的好看。

有一种小说里病娇反派的感觉了。

可当我反应过来,巨大的恐惧将我笼罩,突然觉得毛骨悚然。

巧合吗这一切?

【我男朋友会不会就是那个神秘的杀人犯。】

当我有了这个想法以后再抬头看他,冥冥中我有种感觉。

他好像就是那个恐吓我的杀人犯,现在的他是在观察猎物的反应。

我的眼眶通红,一步一步的退后。

摸到了餐桌上的水果刀。

一秒,两秒……

【五】

淮之向我走过来,我的刀已经握在了手里。

【你别过来……】

我的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劈过去,划伤了淮之的胳膊。

喘着粗气的我半蹲在地上,手里紧紧地握着那把刀。

我的手汗津津的,腿哆嗦得撑不住,一屁股瘫倒在地上。

淮之没有对我反常的行为表示疑惑,而是淡定的走上来抽走了我手上的刀。

他淡定的样子像是我做了任何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一样。

可是我挥刀想杀他啊,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武器被夺走的那一刻我吓死了,开始声嘶力竭的喊,想着引来几个邻居救我。

我盯着他看,这个人好陌生啊,他根本就不是我那个温柔的男朋友,他的表情让我有点害怕。

两个嘴角扯上去,变成一个极其夸张的角度,细看真的很像马戏团里的小丑。

我的心都沉了下来。

肯定是他,是他要筹谋杀我。

但是淮之应该不知道我的内心活动,依然扮演好男友的形象。

他扮演着温顺的微笑,两只手扣住我的肩膀。

手劲有点大,好疼。

【宝贝,你生病了吗?我给你冲一杯蜂蜜水好不好。】

我的脑子好疼啊,一瞬间我就觉得眼前这个人太陌生了。

冥冥中有个声音问我:

他真的是我男朋友吗。

他把我扶上了床,倒了一杯蜂蜜水。

他轻车熟路的找到厨房,找到那罐我都不知道放在哪的蜂蜜。

我端着杯子怔了好一会儿,可我突然注意到淮之的表情。

满脸期待,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想看着我喝掉。

喝了蜂蜜水以后我的紧张情绪缓和多了。

我使劲的敲了敲头想敲醒自己。

【瑶川,你一定是被那个恐吓短信吓到了。】

【你怎么能怀疑淮之呢,他对你这么好,他可是你男朋友啊。】

我看着眼前温柔的淮之,柔柔地开口。

【亲爱的,你来的时候有看到一个穿黑色风衣的人吗?】

回想起刚刚那个人和淮之几乎是前后脚的来到我家,我潜意识认为他们是遇到过的。

没想到淮之坚定地摇摇头,几乎没有一点怀疑的回复我。

【没有看见啊,你家是一梯一户,我上来的时候一个人都没看见。】

可是,我回想起刚刚那种恐惧感,回想起刚刚他像个幽灵一样站在我家门口。

不可能这都是假的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