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的一天,中顾委常委陈锡联,准备去301医院看望广州军区原副司令员詹才芳,便叫来了秘书,让他赶紧联系一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锡联

秘书听后,立即照办。不一会儿,他便重新进来,告诉陈锡联说已经通知完了,詹副司令员已经知道了。秘书说完,请示陈锡联,什么时间出发,他好调车。

可谁知,这话刚说完,陈锡联不知道哪来的脾气,瞪着眼睛直接问道:“你刚才咋说的,是通知吗?咋能给人家通知啊!”

秘书见陈锡联发火了,搞得一脸懵,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愣在了那里。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陈锡联现在是中顾委常委,而且负责过军委工作,当过副总理,又是开国上将,去看望一位军区副司令员,怎么就不能通知一下呢?

陈锡联

显然,陈锡联知道秘书想不明白,他的火气也未消,直接训斥说:“你刚到我身边不久,可能不知道,詹副司令是我的老首长啊,我当新兵时就跟着他。我去看望他,得说报告或是拜访啊。我的职务再高又能咋样,我能有今天,还不都是詹副司令员教我的啊。”

秘书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也觉得有些冒失了,低头不说话。

陈锡联也再没责怪,让他赶紧调车去医院。出发前,秘书问陈锡联,用不用再打电话报告大概到达的时间,被陈锡联止住了,说不用惊扰老首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詹才芳

可没想到,他们刚进病房,詹才芳已经下了病床等在房间里了。陈锡联见到詹才芳,恭恭敬敬地先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并笑着喊老首长好。

说完,就忙上前扶着詹才芳到病床上,埋怨说道,首长怎么能下病床来呢?现在正是身体虚弱的时候。

詹才芳听后,立即对陈锡联说,前面我让人打电话到你家了,问你出发了没有,估计你也快到了。首长来了,我得下床迎接啊。

詹才芳

陈锡联一听,立即回应说,首长啊,你就别折煞我了,我永远都是你的兵啊。二人说完,都笑了起来。

詹才芳这段时间,病得特别重,很多老战友过来看望,徐帅和李先念等人,前段日子也都过来了,这让他的心情大好。而这恰恰有利于治疗,康复得还是不错的。

当然,陈锡联这一来,他的心情又好了不少,尽管医生一直在叮嘱,会见不能超过半个小时,但两个人一聊,时间就控制不住了。要不是医生一再催促,说不定聊到什么时候。

陈锡联

有人不禁要问,为何陈锡联管詹才芳叫老首长,而秘书只是说了一句“通知”,陈锡联就训斥说他不尊重呢?这里就得讲一下他们的战友情了。

实际上,陈锡联就是詹才芳引上革命道路的。陈锡联14岁的时候,便加入了徐海东和詹才芳领导的游击队。

后来,这支游击队兵分两路作战。徐海东和詹才芳各带一路,陈锡联就一直跟着詹才芳,还给詹才芳当过通信员,两个人也在行军打仗中建立起了深厚的战友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左为陈锡联

后来,游击队编入红军后,詹才芳担任红四方面军红30团的政委,而陈锡联则是他手下的通信班长。因此,陈锡联一直敬重詹才芳,说他是自己军旅领路人,没有詹才芳,就没有他的今天。

实际上,陈锡联这样敬重詹才芳,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詹才芳也是他的救命恩人。

当年,陈锡联因为和战友凑钱,在外面吃了一顿油条,就被人诬陷为吃喝委员会成员,马上要拉出去枪毙了。

陈锡联讲解沙盘

关键时刻,詹才芳站了出来,怒斥保卫局的人员,说他们没有证据乱抓人,要求立即放人。后来,他还又找到了徐向前,才算把陈锡联保了下来。因此,陈锡联对于詹才芳的救命恩情,也是记了一辈子的。

而陈锡联在回忆中也讲道,一开始,就是詹才芳等老首长,教自己打仗,对他这个红小鬼悉心培养,没有他们的培养,他后来也不会成为开国上将。

虽然抗日战争以后,陈锡联成长进步非常迅速,甚至在新中国成立后,一度成为副国级的领导干部,詹才芳的职位相对于他来说,确实小了不少。

陈锡联

但是,陈锡联并没有因为自己职务高而忘记詹才芳,依然是一如既往地尊称他为老首长,依然把自己定位为老首长的兵,可见詹才芳在陈锡联心中的地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