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明明是山东人,老家在山东鲁西北的一座镇子上,不过他已经和老家渐行渐远,大学毕业后霍同学留在江苏南京工作,后来就在那里谋求发展,慢慢的也变成了南京人。

霍明明唯一坚持的事,就是每年初四的高中同学聚会了,这个同学聚会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他发起的,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直到高中毕业十年之后他和前班长齐玉茹倡导,他个人赞助才开始第一届聚会,后来也就慢慢形成了习惯,人数有多有少,最少时五个人,最多有三十六个,加上老师摆了五桌,当然一如既往都是霍明明出钱,他事业发展的不错,只是他很少谈自己的情况,但一顿饭还是不在乎的。

开始几年聚会没有女生,后来也是霍明明提议邀请女同学,继而所有的同学,为此班级还成立了微信群,不断拉人加入,齐玉茹说最大的心愿就是聚齐所有有过班级经历的人。

没有人知道霍明明的真实目的,他花钱请同学聚会,其实就是想遇到一个人:谢君,他曾经的高中同学,也是他的初恋。

谢君并不是原班同学,她是复读生,高三才来,那是一个长相并不出众的女孩,但身上有种很特殊的气质,就是那种气质吸引了霍明明,他高三时给谢君写过一封求爱信,谢君没答应他,不过说等他考上大学再说。

霍明明如愿考上了大学,他很勇敢地找了谢君,谢君却没有考上,她大哭了一场,决定复读。霍明明坚持给谢君写信,几乎每周写一封,是那种很狂热的追求。谢君复读了三年,每年都改一次名字自勉,二人也终于打破了男女之间的界限,就在谢君复读的第四年,她给霍明明写了一封长信,说自己可能怀孕了,一年年努力并无结果也决定最终放弃,她有个在农村的订婚对象,她之所以复读就是想躲避那段婚姻,现在不躲了,回家嫁人,以后二人再不联系。

从此后谢君踪影皆无,霍明明的初恋无疾而终。后来他没再h回老家,也是躲避那场刻骨铭心的恋爱。

不过人到中年之后,霍明明想再看谢君一眼,他并没有多少谢君的信息,二个人当初的恋爱更像是一场浮云,他都不知道最后谢君叫什么名字,其实即便是谢君这个名字也不一定真实,毕竟在当时的鲁西北,改个名字太简单了。

一年又一年,霍明明坚持着,他当时因为没有坚持失去了那个女孩,那么当三十年之后,他想要找回一段真挚的感情也许就只能坚持了。

班级微信群人越来越多,不过也越来越安静,五十多个人一年都很少说一句话,不过能坚持的就只有高中同学聚会了,除了疫情期间停了二年,后来一直延续着,霍明明本来准备以毕业三十年的名义,再组织一次盛大聚会,他也很勇敢问了当年复课生同学谢君为什么没加入群,有人知道她的信息吗?

终于,有一个陌生的号码加他微信,给他带来一个让他吃惊的消息:谢君五年前去世了,乳腺癌。

谢君从此再也不参加同学聚会了。

所谓同学聚会,也许只是等待一段历史的重演,或者等待一个并不曾消失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