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进口火化炉蒸馏冷却后的人油,清亮剔透,没有丝毫异味,甚至还带有一点天然动物油脂的醇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凌晨三点,我骑着一辆两边绑着空塑料桶的摩托车,在一条林间的便道上行驶着。那一夜,月黑风高,我把车前灯调到最亮,但坑坑洼洼的路面却让我不得不把速度放得很慢很慢。

这条便道我已经走过无数次了,知道只要再过一个弯道,就能到达目的地。

在马达的轰鸣声中,我终于来到那处弯道之前,我正准备扭动摩托把手,忽然看到正前方的一棵树上,吊着一个飘飘摇摇、没有头颅的白衣人。

我无奈地耸耸肩,心想这种吓人的伎俩也未免太老套了吧,小学时我就常在路边树上悬挂破旧的白色T恤衫,吓唬过路的司机。但我还是在那棵挂着白色衣裳的大树前停下了车,朝上望了一眼。

这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有蕾丝花边,没有一点破损的地方,似乎还很新。这让我有点诧异,即使有人想吓唬过路的司机,也不必赔上一件完好无缺的连衣裙呀。而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路边的密林中,传来了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似乎正有人试图穿越树林,奔跑的身体撞断树枝后才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谁会深更半夜在树林中奔跑?难道是企图劫道的歹人?我不禁摸了摸衣兜里的钱包,感到一阵心悸。是非之地不宜久留,我赶紧用最快的速度跨上摩托车,发动油门,驶过了弯道。几秒后,我回过头,那件悬挂在树上的白色连衣裙已经隐没在一片漆黑的暗夜之中。我松了一口气,再朝前看,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目的地了。

在我面前,是一堵墙,墙边有扇紧闭的小铁门,挂着明晃晃的铜锁。我从衣兜里拿出钥匙,打开铁门,然后将摩托车推了进去。

铁门内,依然是一条便道,两旁种满了密密麻麻异常茂密的灌木。

窸窸窣窣的细碎声音又从门外的密林中传了出来,仿佛有人正向铁门这边靠近。我吓了一跳,连忙关好了铁门。这一下,危险总算与我隔绝了。

而我现在该去做自己的事了。

我现在所处的地方,是本市殡仪馆的后院。我拥有打开这里后院铁门的钥匙,却并不代表我就是殡仪馆的职工。那把钥匙,是福伯给我的。

福伯是这家殡仪馆的守夜人,他的工作就是在每天夜里,拎着手电筒在殡仪馆中走来走去,严防盗贼光顾。不过,又有哪个不开眼的盗贼会在殡仪馆偷东西呢?这里不是躺在冰棺里的尸体,就是搁在骨灰盒里的骨灰,就算那套价值不菲的进口火化炉,也绝对不会有人惦记着。

在殡仪馆里当守夜人,是件无聊且无趣的工作,而且薪水微薄。和所有薪水微薄的人一样,福伯一直渴望着有天能够发笔横财。但他的胆子太小了,既不敢私拿陪死者一起送入火化炉的殉葬纪念品,也不敢把尸体偷出来卖给医学院,幸好他遇到了我。

我是在一家小餐馆里认识福伯的。当时,我去餐馆送货,看到他一边喝着简装二锅头,一边向餐馆老板抱怨着在殡仪馆中挣钱太少的苦恼。等他出门后,我立刻跟在他身后,叫住了他,并且向他指了一条发财的明路。

于是我和福伯成了生意上的搭档。

其实我让福伯做的事很简单。他给了我一把后院铁门的钥匙,然后每天夜里把殡仪馆火化车间的门为我虚掩着。

我每次从后门进来后,就直接进入火化车间,站在那套进口火化炉前,拉开挡板,然后我就能见到一个巨大的钢制容器。

这套进口火化炉确实很先进,尸体沿着履带送入炉中后,只要按一下按钮,三十秒后,尸体就会化为灰烬。机械臂会自动拣出残留的骨灰,而火化时所产生的副产品也会经过净化处理后,流入一个巨大的钢制容器中。

所谓的火化副产品,其实就是尸体经过高温熔炼后所炼出的油脂。换句话说,就是人油。

而我每天夜里到殡仪馆里来,就是为了拉走两塑料桶的人油。

对了,我还没做自我介绍,我叫李伟,是一家副食批发店的老板。我的副食店中,卖得最好的就是物美价廉的散装色拉油。当然,我卖的散装色拉油,就是那些从殡仪馆火化车间拉回来的人油。

经过进口火化炉蒸馏冷却后的人油,清亮剔透,没有丝毫异味,甚至还带有一点天然动物油脂的醇香。千万别说我为了挣钱而不择手段,事实上,我每次拉走的人油,只是钢制容器中的一小部分。剩下的人油都被殡仪馆倒在后院的灌木丛中,所以那些灌木才生长得异常茂密茁壮。

在这个提倡节约的社会大环境里,殡仪馆的做法实在是极大的浪费。而我拉走的人油,只要我不说,绝对不会有人知道我卖出去的是什么。

但是今天夜里的情况,却令我有点意外,火化车间的大门是关着的。

这是以前从没遇到过的,我连忙摸出手机,准备给福伯打个电话。可等我拿出手机后,才发现手机竟没电关机了。换好电池后,我拨通了福伯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就听到他在听筒那边压低了声音,轻声说道:“李伟,你怎么一直关机?我给你打了这么多电话,一个都没打通。”

我干笑一声后,解释手机没电了,然后说我现在就在火化车间外,让他赶紧来给我开门。

过了一会儿,福伯就慌慌张张拎着手电筒出现在我面前。但他并没有为我开门,而是对我说:“李伟,这个星期我都不能让你进去拉人油了……有点特殊情况……”

“什么特殊情况?”我有点急了。每个月我卖人油的收入,都拿了三分之一给福伯,他哪能就这样让我一星期拉不了人油?

福伯连忙解释:“今天有个女人拿着作家协会的介绍信,说要到殡仪馆来体验一星期生活,夜里就住在殡仪馆中。我担心你拉人油的时候不巧碰到那个女作家,那可就糟糕了。”

那倒也是,毕竟我们干的都是见不得光的事,看来只有暂停一个星期的业务了。不过我还是有点诧异,为什么女作家会到殡仪馆来体验生活呢?

福伯喃喃自语道:“真是倒霉呀,一个星期拉不到人油,咱俩的损失也不小呀!要是她能提前离开这里就好了……”

他的话不禁令我心念一动。是啊,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想办法让这个女作家提前离开殡仪馆呢?是女人,胆子就不会大。只要让她对殡仪馆产生恐惧之情,说不定立刻就会提出离开。

对!我得想办法吓走她!

女作家就住在殡仪馆的办公楼里,福伯的领导特意为她拾掇出一间干净的值班室。

我和福伯设想出好几个吓走女作家的伎俩。比如让福伯把脸涂黑,戴上假发,再穿一件白色的寿衣长袍出现在女作家的面前;又比如关掉办公楼的电闸,用手机播放极为阴森的恐怖铃音,再把血浆倒进值班室的门缝……

不过,当我们来到办公楼后,才发现所有的计划都无法实施。因为,值班室的门大大开着,里面空无一人,女作家根本就不在屋里。

女作家到哪里去了?我与福伯面面相觑。这不是个好兆头,如果女作家整夜在殡仪馆里游荡,就说明她胆量出奇的大,根本不可能被我们装神弄鬼的伎俩所吓走。我给福伯递了根烟,说:“我们得找个安全的地方合计合计……”

福伯点上烟后,说:“我们到停尸间去聊吧。那里面只有一格一格像抽屉一样重叠着的冰棺,冰棺里全是等待火化的尸体,没什么地方比那里更安全了。”

说得也是,停尸间里只有尸体,而尸体是不会偷听我们说话的,更不可能泄露我们的秘密。

几分钟后,我和福伯走进了停尸间。停尸间是由一个仓库改建而成的,三面墙壁都矗立着重叠垒起的冰棺,我们一进来就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意。

我和福伯各自找了个凳子坐下后,却没了商量计划的心思,反倒聊起了天。我无意向他提起了在来的路上,看到一件悬挂在树上的白色连衣裙,还有路边密林中窸窸窣窣的细碎声音。没想到一讲完,福伯的脸色就变作一片苍白。

福伯面无血色地对我说:“李伟,你知道吗,最近附近出了一个专杀单身女人的变态杀人狂……”

他告诉我,那个变态杀人狂是一个礼拜前出现的,至今已经杀死了三个女人。杀人狂第一次行凶,是在距殡仪馆两公里外的一个小镇上,受害者是一家小学的女教员,她被杀后,身上的衣服被剥了下来,悬挂在房梁上,而尸体却被抛在屋外的水沟里。第二个和第三个受害者也得到了同样的遭遇,衣服被悬挂在高处,而尸体被抛在其他地方。

而且,每次行凶的地点,都距离殡仪馆越来越近。也有警察到殡仪馆来了解情况,但却找不到一点破案的头绪。为了不引起市民的恐慌,这一系列案件并没有公诸于众。但福伯很担心,殡仪馆会不会成为下一起凶案的发生地点。

所以当他听到我说在后院铁门外的便道上,看到悬挂在树上的白色连衣裙,立刻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我也隐隐感觉到后怕,如果我看到的白色连衣裙果真属于某个变态杀人狂的受害者,那么我听到的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绝对就是那个凶手发出来的。幸好我当时跑得快,否则要是撞到了凶手,我岂不是要变成第五个受害者?

对了,如果细碎声响真是凶手发出来的,他一定看到我从铁门进入了殡仪馆。他会怀疑我是目击者吗?他会偷偷潜入殡仪馆来找我麻烦吗?

一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浑身颤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