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镇长和汪镇长分别为全县经济支柱的两个乡镇,相互隔河相望,且在耕地面积、人口规模和经济发展水平上旗鼓相当,每隔两三年,便会把其中一个镇长进行提拔,这两个镇便成了全县人才成长的摇篮。

王镇长年近五十了,在乡镇算年长的镇长,基层工作时间累计达三十多年,有着丰富的基层经历,也一心想着多为镇里多办些实事,群众基础比较深厚。平时不是深入村队走街串巷查看生产,就是到企业工厂一线,帮助解决困难。

每天都很忙碌,不仅如此,一旦洞悉到对乡镇发展好的政策,王镇长也会自主同奋勇到市里、县里争取资金、项目和政策。不过,私下也有些人对此议论纷纷,认为这么大年纪不应该还这么拼,但王镇长对此不以为然。

汪镇长从县里实权部门直接空降到最大的乡镇担任镇长,到乡镇后,总认为自己下来就是镀金长经验,心中只希望平平安安度过,最怕出乱子、生事非,在执政过程中更看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汪镇长在大会、小会,都把避免出现矛盾、产生问题放在第一位,只要谁那里出了点小问题,承受的将是无情的责备,反而是不担当、不干活的经常受表扬,时间一长,下属员工遇工作推三阻四,生怕在自己手里出了问题,懈怠、不担当越来越突出。

在这样的背景下,全国上下拉开的高标准农田建设的会战开始了,这两个镇作为全县大镇,首当其冲地成了全县的试点。各乡镇也清楚王镇长和汪镇长的处事风格,也都拭目以待看他们谁又能更胜一筹。

王镇长认为高标准农田建设关系全镇农业生产,是做好农业工作的根本,作为乡村振兴的第一要务,牢牢抓在手上。在项目开始以前,认真了解和掌握建设的标准及要求,定期了解和掌握推进情况。

项目一开始就一大难题拦在王镇长面前,这次农田建设项目大、资金多,上到市里,下到村里的施工企业对此眼馋至极,特别是镇里的几家施工企业觉得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拿下项目是水到渠成的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镇长在了解了施工企业资质后,发现乡镇里这些企业唯利是图,前期承接的一些项目出现诸多问题,但将农田建设项目全部公开招标,自知实力不足几家企业却十分抵触,最终果然一个都未能中标。

建设项目开始后,乡镇里的这些企业负责人,本着自己就是镇上的,家族势力大,便伙同人员阻拦施工正常进行,导致施工单位进场后面临诸多难题,一会这里被断了水,那边被挖了路,严重影响了正常施工进度。

王镇长对此焦头烂额,这些问题必须尽快解决,便带着人逐村逐村做通村民工作,及时宣传高标准农田建设的重大意义,农田建设质量直接影响全村人的根本利益,所以选择市里的优质企业来承建。

乡镇里的这几家企业又怎会甘心与高额利润失之交臂,继续从中作梗。王镇长只好召集村民代表召开协调会,会上王镇长说一句,他们就顶十句,导致会议根本无法开下去,王镇长把手上杯子摔到地上,才勉强镇住场面,会议勉强开了下去。

这次摔杯子很快被别有用心之人发到网上,并有意无意说王镇长的官威大,并在网上成为热搜,县里专门成立调查小组核实情况,带头人对并不认可县里调查,坚持要把王镇长赶下台,最终王镇长却被批评教育了。

汪镇长看到王镇长的遭遇,以他一心求稳,一心怕乱的做法,为了避免出现得罪乡镇上施工老板,激化矛盾,便把农田建设项目平均分配给乡镇的施工队建设,施工队老板们感到有这么懂事的镇长,心里乐开了花,还敲锣打鼓地给王镇长送锦旗、送牌匾。

汪镇长认为化解了矛盾而沾沾自喜,更让汪镇长感到欣慰的是镇上农田建设项目比王镇长他们的价格低了10%以上,

镇里、村里都对汪镇长照顾村里的行为大加赞赏,县里得知后认为汪镇长群众基础好,准备把他进行提拔。

举报王镇长中标价高、中饱私囊的信件不断寄出,上级再次派出审计组进驻,审计了几个月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反而是汪镇长分配的施工队建设的高标准农田出现大量开裂、漏水和塌陷等情况,施工队偷工减料行为也被曝光了。

王镇长建成的农田质量上乘,最终得到村民的认可,大家逢人便讲幸好我们有王镇长这样的父母官,才保证了我们今后的生计不受影响。上级很快调整了用人方向,王镇长最终获得了提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