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本文整理自:Kyle(ID:kylehello)

据官方消息,李美金老人于2023年11月9日在海南澄迈逝世,享年98岁。

这条消息发出后,迅速被顶下了热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美金的离世,是所有参与纪录片《二十二》拍摄的,原二战时期慰安妇受害者的幸存者已全部离世。

慰安妇,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日本推行的一种日军性奴隶制度。

至今距离日本投降已经过去78周年了。

当初,日军在战败时销毁了大量的档案,并且在战后一直篡改历史教科书,再想统计到准确的慰安妇受害者,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据现有的资料统计,二战时期世界各国的慰安妇受害者大约为41万,我国妇女受害者占到了20万,是日军胡作非为最大的受害地。

截止到现在,经过“上师大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调查确认,中国大陆登记在册的慰安妇受害的幸存者,仅剩9人了。

当年,她们受伤害时还只是十七八岁的少女,如今已是耄耋之年的老人,随着身体机能与日剧降,生命也进了倒计时。

这几位老人一直在等一个道歉,而他们在等老人们死去。

01

1939年,日军侵占海南后,抓捕了大量的中国妇女,无论是年老还是年轻的,他们都不放过。

侯二毛,是位13岁的小女孩,也被关进了日军的据点。

在这个据点里,所有的妇女每天都要帮日本人洗衣打扫,各种脏活累活都要干,晚上还要遭受他们轮番的强暴。

这种非人的折磨,幼年的侯二毛遭受了四个多月,她的父母终于在几经波折后,卖掉了所有的家当,才将她赎回来。

父母看到侯二毛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忍住心中的怒火和难过,宽慰道她,都过去了,会好起来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没过多久,侯二毛怀孕了,怀上了日本人的孩子。

村里人知道后,都来到侯二毛家示威抗议,说她怀的这是孽种,是不祥的孩子,绝不能让这个孽种降生。

家里人只好请来位老医生,给侯二毛喝了一碗打胎药,侯二毛被药痛折磨了三天三夜,孩子终于死了,瘦弱的侯二毛也因失血过多离世了。

即使这样,村里的人还没放过这对已经死去的母子,他们请来一位铁匠,用三个大长铁钉,一点点的钉到她的肚子里,一边钉一边说着“日本鬼子永世不得超生!”

侯二毛死了,其他慰安妇活下来的,饱受了一世的歧视。

02

1920年农历7月27日,韦绍兰出生在广西桂林荔浦县新坪镇。

韦绍兰被日本兵抓走时24岁,遭受了三个多月非人的折磨后,也是怀了身孕,她逃出了慰安所,生下了这个孩子,取名罗善学。

她的一生都被“慰安妇”这个身份折磨着,她曾经起了轻生的念头,喝药后被邻居救过来了。

丈夫对她冷嘲热讽,周围人也都看不起她,她的儿子也遭受异样的眼光和歧视,找不到老婆,如今73岁了,终身未娶。

在很长一段时间,人们把“慰安妇”看作是妓女。

更离谱的是,日本人把“慰安妇”看作是伟大的一件事,说是自愿奉献肉体,为二战时的日军带来安抚愉悦的。

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和凌辱,还被日军销毁证据并强加为“伟大的事”,这就是为什么受害者们都不愿意把这处深深的伤疤揭露出来。

她们害怕讲述出来遭到误解,怕过度的坦诚再次遭到伤害。

03

这,绝对是个天大的谎言,他们一直在撒谎也不承认。

像侯二毛、韦绍兰这样的受害者不计其数。

野蛮的日本兵在杀戮中,心态已经发生了扭曲,在肆虐抓捕中国妇女时,如果被家人阻拦时,他们会当众残杀掉被阻拦的家人们。

有的日本兵还会当着亲人的面,侵犯妇女。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不允许妇女们表现出反抗和痛苦,还要让她们面带微笑,稍有不对,就会挨毒打,就连生理期或者怀孕的妇女也不放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们会被饿上好几天,在她们没有力气时敲掉门牙,四肢被捆绑在床上,没有反抗的余力。

有的动作稍慢了一点,就会被割掉器官、被野狗撕咬,最终活活疼死,或者感染而死。

有的反抗太厉害,就会当场被杀掉,身体赤裸着,被刺刀活活钉在墙上,直到血流干了。

不幸染上性病的妇女们得不到治疗,残忍的日本人就像处理一件物品一样,直接将她们活埋。

变态的惩罚还有很多,例如让人毛骨悚然的“四脚牛”。

他们让受罚者四肢撑在地面上,身体下方是一把锋利的刀,日本兵用各种刑具对她们施虐取乐,妇女们由于长期填不饱肚子,体力耗尽后就倒下去,被那把刀刺穿身体。

我们能有今天这和平的盛世,都是先辈们用鲜血换来的,对于历史的篡改,我们决不允许。

随着相关研究的继续开展,1992年,国际上出现了第一位有勇气站出来揭露日军的罪行的受害者,她就是万爱花。

1929年,万爱花出生在内蒙古和林格尔县韭菜沟村。

4岁的她就被卖到陕西省盂县阳泉村李五学家做童养媳。1943年日军扫荡了阳泉村,万爱花还有其他4位少女都被当作战利品带到了进圭炮楼,经受了21天残忍的虐待后,万爱花逃回了阳泉村。

年近百岁的她,6次到日本出席作证,那段残忍的回忆每当被提起,都激动地一度昏厥。

历史带给这代人的创伤,是无法篡改,没法被原谅和解的。

“慰安妇”这个词,不过是日军为了掩盖罪行,对他们曾经做下的丑恶而进行的美化,强加给这些二战中受伤害的女性的污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4

那段历史,受到残害的不止中国妇女。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在中国发起了惨无人道的“731”细菌部队,又名石井部队、加茂部队。

据当时731部队的成员回忆到,当时日本兵秘密逮捕了很多人,没有麻药生剥人皮,用做人体细菌和毒气实验。

他们残忍到,连嗷嗷待哺的孩子也不放过。

作家张纯如在《NanJing大屠杀》书中有段记录,常志强是幸存者之一。

他回忆到,9岁的他目睹了父母和4个弟弟被杀害的场景,姐姐被连刺5刀后又被强暴。

他说,妈妈的衣服拽开后,几个刀口都在流血,还冒血泡,弟弟小还不懂事,还在拼命的吃奶。

小小的常志强赶忙给妈妈捂住刀口,让妈妈坚持一会就好了,妈妈已经讲不出话了,直流眼泪,没一会就倒下去了。

书里还记录了很多像常志强这样的受害者。

一位孕妇在被抓后,她对要把她拖出去强暴的士兵拼命抓打反抗,没有人敢过去帮她。

那个士兵把她杀死后,用刺刀划开她的肚子,把胎儿和肠子都挑了出来。

一个多月的时间,一场浩劫残杀了30多万中国百姓。这是日本残害我们最铁的铁证!

《NanJing大屠杀》的作者张纯如,因为长期接触大量的历史资料,心理上受到创伤患上了抑郁症,在2004年时,她在车里开枪自杀了。

05

1996年,联合国对慰安妇的议题做出了报告,把慰安妇制度认定为“性奴隶制度”。

中美韩等国都将日语的“慰安妇”一词改为“被强迫的性奴隶”,要让日本正视他们曾犯下的罪行。

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分馆——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于2015年12月1日正式对外开放。

2016年,中韩等11个国家和地区的民间组织,再次申请了“慰安妇”资料“世界记忆名录”遗产登记。

2017年,关于“慰安妇”的纪录电影《二十二》上映。

即使这么多的铁证,日本依然还有很多右翼分子拒绝承认这段历史。

据相关记载,2023年3月18日,菲律宾“慰安妇”制度受害者Hilaria在家中离世;5月2日,韩国又一位“慰安妇”受害者离世;5月10日,92岁的蔡阿嬷去世。

登记在册的“慰安妇”受害者的幸存者仅剩9人。

李阿婆是中国台湾地区的最后一位“慰安妇”受害者的幸存者,她的离世代表着中国台湾地区的“慰安妇”已全部离世。

研究中心调查确认的,中国大陆地区登记在册的“慰安妇”受害者中的幸存者,仅剩9人了。

至今,还没有等来对方的一句道歉,但我们不能忘!

我们要继续替她们记录保留这一切,历史不能忘,那段屈辱的历史不能忘。

让我们记住她们的名字和面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