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文学博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九九八年暑假的一天,我正在做着农活。本村一个我教过小学五年的女孩子,突然来到我家,告诉我她已经初中毕业了。由于家庭困难,不打算继续读高中,要去报考博山区职业学校。她现在急需要去报名,但家里拿不出报名费和车费。爷爷让她再过些日子,等地里的花椒熟了,卖了钱再说。老人家哪里知道,时间是不等人的。明天就是技校报名最后一天了,错过就会耽误一年,甚至是一辈子。

女孩很焦虑,但她来我家,并没有借钱的意,只是自个烦闷。她知道自己家里的确没有钱。不忍心闹腾年迈的爷爷奶奶。却又实在舍不得放弃这次机会。内心极度愁苦,才来找我诉说的。我听后当即给了她十元钱,让她明天一早去报名。女孩有些惊喜,结巴着说:“老师只需要八元。”我告诉她剩下的中午吃点东西。

说起这孩子,确实让人可怜。本是爸爸妈妈的掌上明珠 ,爷爷奶奶手心里的宝。可就在她五岁那年,灾难从天而降,无情的车祸,夺走了爸爸的生命。原本幸福的家瞬间坍塌了。不久,妈妈带着襁褓中的妹妹远嫁他乡,从此年幼的她跟着爷爷奶奶生活。而爷爷奶奶因经不住丧子之痛,久病不愈,几乎丧失劳动能力,家境十分窘迫。记得当时家里连电费都交不上,被迫停止用电,重新张起了油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住的不是很远,有很长一段时间,她每天晚上都要到我家里写作业。因为白天她要帮爷爷奶奶料理家务,还得下地干活,所有作业只能留到晚上完成。每次写完作业我都是亲自把她送回家。那时农村经常停电,且都是在晚饭后。记得有一次我正给她讲解难题,突然停电了,我不得不起身去拿蜡烛,又担心她害怕,摸索中嘴里不住地说:“别担心我就在你身边,坐着别动,马上就有光明了。”当我点燃蜡烛时,女孩愣愣地看着我,晶莹的泪珠在眼里打着圈。我以为她害怕了,就搂了搂她,说:“没事了。”然后继续教她学习。没想到这件事,在她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一刻,她是想起了自己的妈妈,而那时候,她的妈妈也早已撒手人寰了。后来女孩多次在她的文章里把我称作“烛光中的妈妈”。

其实,女孩非常优秀,以她的实力,完全能顺利考上高中,去实现大学梦想,只是因为家庭条件不允许。

她不负所望,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技校。新学期开始,她高高兴兴地来向我道别。这时,我把二十元钱塞到她手里,祝她学业有成,实现自己的理想。女孩两眼含泪说:“老师等我有钱了,一定还你。”我笑着告诉她:“钱,老师不要了,只要你好好学习。”送走女孩,我心里特别酸楚,很想多给她一些帮助。可我无能为力,我当时只是一名农村的代课教师,每月工资仅仅四十五元。

后来女孩子真的走出了大山,留在了博山城。通过打拼与爱人一起创办了自己的机械设备厂。如今,她膝下有一双可爱的儿女,家庭美满幸福,事业蒸蒸日上。没想到当初一点微薄之力,改变了她的人生命运。

作者简介:任爱平 ,女,微信名 平凡,博山镇郑家庄人。古韵格律诗词学会会员;淄博市散文学会会员;淄博市诗词学会会员;博山区诗词学会会员。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祖国,热爱大自然。热心于文章阅读,喜欢安静的生活环境,性格恬静,乐于在字里行间寻找快乐。作品见于(快乐老人报)(海河文学)【山东广播电台】【颜山旧报】【淄博晚报】【孝妇河畔】以及各网络平台等文艺宣传报刊。

主 办:《文学博山》组委会

协 办:博山区摄影家协会

博山区酒水行业协会

总 编:王正军

副 编:远方 袁程刚

监 制:郑良前

本期编辑: 苗会红 文博 孙建萍

顾 问:毕玉奇 刘培国 李琦胜

王延刚 任纪昆 李福源

2023年第320期 总第66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