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你,我知道我逃不掉了,我的确不是彭德勇,而是当年的索小江。”被抓的男子看到人群中熟悉的面孔,认了命似的不再挣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9年3月11日,旺苍县一桩命案的主犯索小江潜逃20年后终于被捕归案,办案老刑警黄永光自1999年凶手逃走后从未放弃过追其行踪,直到2017年重启案件后在旧卷宗无意中发现一枚索小江的指纹,才知凶手这么多年一直藏在“最安全的地方”。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主犯索小江在杀人后,究竟藏到了哪里,才让警方迟迟没有抓到他?

年少冲动,因怒杀人

有时候,生死就在一念之差,或将铸成大错,或相安无事。1999年前发生在四川省广元市旺苍县的一桩凶案,正是因为凶手年轻气盛,无法掌控自己的情绪,最终因怒气杀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个犯下凶案的年轻人正是索小江。关于索小江的身世,据说其在年幼时就生活在单亲家庭,家境贫困,父母也未尽到教育孩子的责任,于是野蛮生长,浑浑噩噩长大,十几岁就是令人头疼的问题少年

因为家庭困难和性格原因,索小江读完初中就辍学,早早进入社会大染缸,时常跟着不着调的混混讨生活,染上一堆坏毛病,这不,1999年5月底,19岁的他因为打架斗殴刚从拘留所被放出来。

一大清早,索小江从拘留所大摇大摆地走出来,俨然一副熟客的样子,无所事事的他百无聊赖地走在大街上,只要看见光鲜亮丽的人群他都怨气颇多。

这时,一对看起来郎才女貌的年轻男女迎面走来,女孩姣好的面容和性感的身材令索小兵眼前一亮,同时对男子生出嫉妒之心。他那颗不安分的心又按耐不住了,必须做些什么才行!

于是,他痞里痞气地挡住两人的路,吹着流氓口哨,旁若无人且不怀好意地盯着女孩说:“呦,小姐嘛。”这可气坏了旁边男子,同为年轻小伙的马某狠骂了几句,因双方不认识,女友不愿节外生枝,拉着马某速速离去。

可没想到,1999年6月1日,索小江在KTV再次碰到马某。马某年轻气盛,也不是个省心的主,此时正和狐朋狗友们狂欢,瞅见前一天侮辱过自己的索小江,且见对方一人,于是二话没说伙同兄弟几个将其暴揍一顿报仇。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索小江咽不下这口气,立马找来自己的结拜兄弟王平和苟加忠,提着刀就要去报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晚夜深,索小江三人提刀找到马某一伙人,狡黠的马某见情况不对,火速逃走,留下跑在最后面、年仅24岁的潘刚在一座大桥上被围攻,因为身材瘦小,没法做出抵抗,短短几分钟,就被仇恨冲昏头脑且年轻气盛的索小江三人连砍29刀,失血过多毙命。

当受害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索小江这才从愤怒中惊醒,一下子慌了神,三人迅速逃离现场,不知所踪。

这场残忍的命案几乎轰动整个县城,令当地公安部门极度重视。旺苍县派出所第一时间出动,进行现场取证、侦查。而被害者潘刚的母亲一时间难以接受儿子被杀害的消息,泣不成声,恳求公安部门一定要为死去的儿子讨回公道。

成功躲过一劫的马某自觉愧疚,主动配合警方还原了当天事情经过,并详细描述三人的身份特征,使得警方很快追查到王平和苟加忠的下落,并将两人追捕归案。可始作俑者索小江的行踪却始终不明。

据王平和苟加忠的口供,当天逃离现场后三人就分开了,各自不知彼此的藏身之处。可谁知,索小江这一逃就是20年,追捕之路令当年的办案人员苦不堪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旧卷宗发现指纹,才知凶手帮身边

1999年凶案发生后,其中两名共犯王平和苟加忠短短几日内便被抓捕归案,尽管主犯还未归案,但这两人行凶杀人的证据事实俱在,当年就被判处死刑了,但因为主犯没有抓到,所以一直未执行。

可当时审判的纠结程度估计只有办案刑警黄永光感受深刻,毕竟马某几人一致将在KTV揍过索小江的事拒不承认,而王平和苟加忠又是半路被拉去报仇的,不清楚前因后果,所以抓到索小江是当务之急。只可惜,几个月过去了都毫无进展。

要知道,当时刑侦手段并不先进,一旦逃离本地区,追查起来便十分困难。起先,黄永光为了寻找线索,费力找到索小江的亲人,结果得知其单身家庭出身,十几岁就离家独自闯荡了,早和老家所有人断了联系。

虽在亲朋好友处得不到半点讯息,但有一点仍让黄永光心怀希望:索小江没读几天书,学历不高。这种情况下据经验判断,他肯定逃不远的。可事实却是时间过去了几年,也没有任何消息。凶案只能搁置,而共犯王平和苟加忠依法处置。

谁能想到,一个学历不高的毛头小子竟然凭借假身份潜逃20年!

之后的许多年中,当年潘刚被杀案的办案刑警已陆续调换于其他岗位,黄永先也不例外。可压在他心中的重石始终未放下过。或许需要等待一个时机。

2017年,按照公安部门的要求,全国许多旧案需要清结,而当年的旺苍县凶杀案也被重启,得知此消息,黄永先马不停蹄进入专案组。

时隔十多年,刑侦手段先进不少,黄永先首先将索小江的人像进行人脸比对,原以为能有点收获,可竟然没有一人能够匹配,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呢?对此,黄永先甚至猜测过此人一直躲在深山或者进了寺庙,总之毫无音讯。

眼看着案件面临再次被搁置的可能,黄永光心中十分焦急。可就在他仔细重新翻阅当年的卷宗时,竟意外发现一枚索小江的指纹,还是他之前犯事进拘留所时的卷宗,令黄永光再次燃起希望,毕竟可以利用DNA数据库比对。

黄永光不愿再等待,当下就进行比对,令他惊喜的是,还真匹配上一个叫彭德勇的湖南郴州人。从照片来看,经过仔细对比、勘合,尽管模样已随着年龄增长大为改变,可黄永光用敏锐的眼光基本确定此人就是潜逃20年的索小江。

进一步调查彭德勇的下落,黄永光发现他竟然这么多年来就藏在身边。原来,2006年彭德勇犯下金额颇大的抢劫罪,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此时正在监狱服刑,难怪这么多年来一直查无此人。

正当黄永光信心满满地联系监狱方面时,却被对方告知彭德勇由于在监狱中表现良好,改造颇有成效,因此于2018年初就获得提前释放。并告知彭德勇在服刑期间一直无人探视,自离开监狱后,不知去往何处。

到手的线索突然中断,陈年旧案该何去何从?

凶手潜逃20年后终落网

时间来到2019年,距离彭德勇出狱已经一年。黄永光并没有气馁,他同专案组人员先去湖南郴州实地走访彭德勇身份下的相关信息地和住址,发现早已人去楼空,问起周围邻居,都表示根本没有彭德勇这号人物。对此,黄永光更加确定此身份是伪造的。

与此同时,旺苍县前去索小江老家的工作人员也确定彭德勇出狱后,未和当地亲朋好友有过联系。难道真的无处突破了吗?

正当大伙陷入死胡同时,郴州监狱方面传来好消息。毕竟,彭德勇服刑多年,和同住的犯人也相处多年稍有些感情。其中一位表示彭德勇说过出去后会帮忙照顾他家人,而几个月前家人来看望他时提过有个陌生号码曾联系过几次,只可惜未留下地址。

天无绝人之路,另一位狱友表示彭德勇几天前联系过其家里人,被妻子留了电话。信息综合之下,黄永光顺利定位了“彭德勇”的活动区域,派遣多名工作人员利用几个日夜守株待兔。

2019年3月13日,蹲守在“彭德勇”住处附近的便衣们待目标任务进入室内,立马迅速出动,一举拿下。

突然被戴上手铐的“彭德勇”还试图狡辩并挣扎,直到他看见黄永光,才认命似地低吼一声,便出现开头的一幕,面对主办20年前旧案的老刑警,他终于承认自己就是索小江。

原来,当年他从四川逃往广东,一路上都是走偏僻地方,颇有反侦察能力,但由于旧毛病不改,遂因为偷窃被拘留过几次,无奈之下又流窜至湖南郴州,几番周折弄来假身份“彭德勇”,后又因重大盗窃罪被判刑长达十几年,在监狱里,索小江对过往只字不提,或者编造说辞,以免露出马脚。

面对办案人员的审讯,索小江交代了当年事情经过。他承认是自己与马某等人先有过节,后才叫来兄弟们报仇,最后三人砍数刀使潘刚重伤倒地。综上,索小江为这场命案的主犯无疑。然而是能想到,原来警方苦苦追捕的主犯居然就躲在监狱里,这果然是“最安全的地方”,当然也算是灯下黑吧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当年旺苍县命案主犯索小江在潜逃20年后终落网,最终,索小江和他的两个同伙全被判处死刑

正义虽然迟到了20年,但最终犯罪分子还是伏法了,也算是告慰了死者家属。正如开头说的那样,这本是因为怒气杀人的案件,起因就是小混混索小江嘴贱挨揍后不服,纠集两个帮凶报复杀人。

错在索小江,挨打纯属活该,但杀人就是重大犯罪了,两个帮凶因为哥们义气杀人,算是无妄之灾。而后索小江潜逃还多次抢劫,足以说明此人是多么的恶劣。哪怕在监狱潜逃近20年,也最终没有逃脱法律的制裁。这三个凶犯最终被判死刑,算是活该,也算是对冲动最好的惩罚。

此时告诉我们,年轻人要克制自己怒气,哥们义气要不得,要走正途,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犯下不可挽回的过错,搭上自己美好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