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重庆市歌乐山上,有“两口活棺材”,便是曾经谋害过众多爱国革命者的白公馆、渣滓洞。

抗日爱国将领黄显声、同济大学校长周均时等仁人志士皆受难于此,遭受了非人的待遇,而被大家所熟知的“江姐”江竹筠也是在渣滓洞监狱中因拒不投降,而在1949年11月14日被敌人杀害并毁尸灭迹,她牺牲时,年仅29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51年2月2日,一名教师正在像往常一样教授着课程,然而,几位持枪的公安人员却破门而入,将其逮捕,并移交至了司法机关。

经过法院审理,将其定性为国民党特务,这位教师不是别人,正是参与过“11.27”大屠杀的黄茂才。

1949年,革命即将取得最后的胜利,然而在11月27日,却有众多革命党人牺牲在了黎明之前。

这一天,一群穷凶极恶,恼羞成怒的国民党特务冲进了白公馆、渣滓洞,用机枪将关押在此的共产党人疯狂射杀,不仅如此,他们还妄图用大火毁尸灭迹。

这场屠杀震惊全国,中央迅速做出行动,逮捕了一众犯下滔天罪行的“敌特分子”,其中的一个主谋徐贵林本想逃往台湾,却奈何众多卡口都有我党在进行严格盘查,所以只好隐姓埋名,伪装成菜农,但天网恢恢,徐贵林坏事做尽,上天也不会让他轻易逃脱制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次偶然的机会,苗圃厂长叶兰英向党中央密报,称她在路边发现一可疑的卖菜人员。在经过几天的蹲点摸查后,工作人员确定此人正是一直寻找的徐贵林。

于是便迅速开展抓捕,被抓后的徐贵林还带着侥幸心理为自己辩驳,但随着人证物证的出现,徐贵林也终于认罪伏法,并在公判大会上,被当场执行了死刑。

在百姓“枪毙这个刽子手”的呼声中,黄茂才也被押赴刑场,准备对其执行枪决,然而就在即将要定罪行刑时,黄茂才却声嘶力竭的喊道:“我是冤枉的,我不是杀人凶手,我为江姐做了很多事!”

其实刚刚逮捕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多次声称自己是无辜的,但人们都认为他是害怕被清算,所以在做挣扎,而且黄茂才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自己是无罪的。

但在此刻,在一众犯罪分子都已经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的时候,黄茂才却仍然在努力的自证清白,而且神情激动,眼神里透露着与他人不同的真诚,这一举动不禁让法官和当地政府人员觉得事有蹊跷,于是便先将其改判为无期徒刑,等着以后再细究真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于是黄茂才便捡回一条性命,开始了自己的服刑生涯,在监狱中,他积极改造,多次立功,被减刑数次,最终在服刑11年后,便刑满释放,获得了自由。

但出狱的他日子却并不好过,因为身上背有“迫害革命党”人的罪名,所以很多民众都对他横眉冷对,犹如过街老鼠般,人人喊打,于是苦闷、委屈的黄茂才又踏上了艰辛的为自己平反昭雪之路。

所以,黄茂才难道真的是被冤枉的吗?

黄茂才出生在四川省荣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里,虽然家境一般,但其父母还是很重视儿子的教育,让他上学识字,一直供养其念到了中学毕业。这也为他后来被国民党军统收编埋下了伏笔。

在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共双方的统一战线也随之瓦解,蒋介石也随即开始为发动内战而四处招兵买马,强抓壮丁充军,黄茂才的父亲看到形势动荡,为了保全儿子,不让其落入国民党之手去当“炮灰”,便托关系让儿子到了自己的东家刘仲威家中打杂。

而刘仲威正好也算国民党中有点地位与话语权的“头脑”,时任稽查处副处长,黄茂才就这样兢兢业业的在其家中干了一年多,在相处过程中,刘仲威逐渐对黄茂才刮目相看,因为他不仅干活利索、精细,还有文化基础,写的毛笔字清秀漂亮,甚至不落知识分子下风,最重要的是,黄茂才还忠厚老实,不会偷奸耍滑,所以很受主家信任。

于是刘仲威便保举他去川康绥靖公署里做稽查处司书,这个职位听着好听,而且还不用干重活,也不用上战场受苦,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整理些案件、档案,黄茂才一听是个美差,再加上不好驳回东家的面子,便一口答应下来,就这样,黄茂才便顺利进入了国民党的阵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黄茂才进入到稽查处后,也算是干的得心应手,可好景不长,稽查处很快被合并到了重庆绥靖公署二处这个特务机构中,工作内容虽没有大的变动,但新的环境却乌烟瘴气,这里官僚之风盛行,溜须拍马是常态,贪污腐败和贿赂之事更是见惯不怪,于是,黄茂才这样不善言辞、土里土气的“老实人”很快就被周边众人排挤。

最后在1948年,黄茂才被赶到了渣滓洞当看守,也于此,他开始了自己的“弃暗投明”的转变。

因为渣滓洞所关押人员的特殊性,所以国民党方面也十分重视对于看守人员的培训,在他们上任之前,就做出了十分严厉的警告,给他们洗脑说关押于此的人都是罪大恶极,影响国家安全的“特务”,所以绝对不能私自与其串通或包庇。

一旦发现有违令者,便格杀勿论。

这让一向老实的黄茂才吓出了一身冷汗,虽然他本性善良,但更担忧自己的性命安全,而且先入为主的他也就随着上级指使,认为这里的罪犯都是些无可救药的坏人。

所以黄茂才在狱中也十分严苛,严格遵守狱中规定,让许多犯人苦不堪言。

但很快,一个新被关押的犯人开始转变了黄茂才的思想,此人便是重庆医学院的学生曾紫霞,与她一同被抓进来的人都是因为反对蒋介石的独裁与压迫。

曾紫霞被抓进来后,偶然发觉黄茂才的口音与自己老家的口音很像,便试探的用乡音询问起来,没想到这么一问,还真发现二人是相距不远的老乡。

而黄茂才看着这个年轻的小老乡,也动了些恻隐之心,一来二去,二人渐渐熟络起来,曾紫霞也讲述了许多国民党的劣迹与众多爱国人士被其迫害的事实。这让黄茂才大为震惊,彻底被颠覆了认知。

而曾紫霞也在相处过程中确定黄茂才本性不坏,只是被坏人人所蒙蔽利用了,便慢慢将其发展成为了我党的“线人”。

后来在“江姐”被关押进来后,黄茂才也多次用自己的职务之便,对其进行一定的照顾,还帮助共产党人向外界传话,并受“江姐”嘱托,冒着生命危险将一封密信安全送至了我党人员手中。这样的举动也让“江姐”和曾紫霞十分感动,便一起织了件毛衣送给黄茂才。

然而时局瞬息万变,“江姐”和一众革命者还是不幸遇害了,被辞退的黄茂才也常常责怪自己没能更好的保护住她们,只能时常拿出珍藏的那件毛衣来缅怀故人,回想监狱中的点滴。

为了生活,黄茂才便找了个在学校教书的工作,一直低调的生活,不料却在1951年被抓捕起来,因为在狱中得知他身份的革命者都已经牺牲,再加上我党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所以已经几乎没有人再能为他出庭作证,而唯一可作为证据的毛衣却也不翼而飞,所以黄茂才纵然冤枉,但也难于自证。

在其出狱后,黄茂才怀着复杂的心情去“江姐”的墓前进行悼念,也是皇天不负苦心人,正是在这次的祭奠过程中,黄茂才偶然听闻曾紫霞还幸存于世,于是立即辗转找到了她,两位故人一见面,便百感交集,欲语泪先流。

曾紫霞在听闻黄茂才的种种遭遇后,十分同情,当即同意自己会出面作证,并出具了一份书面材料。

当地政府收到材料后,十分重视,后续四川省委统战部还将黄茂才任命为荣县政协委员,每月发给他30元的生活费。

至此,黄茂才终于洗刷了冤屈,成为了受人们敬仰的功臣,但他也未改朴实的本色,继续与家人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并向周围人讲述着“江姐”和其他革命党人的事迹,让红色精神传承至千秋万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