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包含虚构创作,内容为版权方所有。

这天,郝龙阳结束了为期半年的闭关学习,终于可以回家了。

可刚到家门口,只见门口挂着白幡、白灯笼,郝龙阳顿感不妙,连忙进了院子。

院中摆放着一口棺材,郝龙阳颤抖着走上前,当看清里面躺着的人时,感觉天都要塌了。

棺材里的正是他的哥哥,郝飞扬。

兄弟俩自幼父母双亡,是郝飞扬含辛茹苦将他抚养长大,二人感情很好。郝龙阳长大后,哥哥还将其送到书院读书。

郝龙阳平静下来后,才注意到棺材旁跪着一个陌生的美貌女子,此人眼泪汪汪,对前来祭拜的人磕头感谢。

郝龙阳问:“你是谁?我怎么从没见过你?”

女子并未开口,一旁来祭拜的村民连忙解释,“郝龙阳啊,她是你嫂嫂。”

从村民口中郝龙阳了解到,女子名叫郑玉萱,五个月前孤身来到村里,经过相处,嫁给了郝飞扬。

因当时郝龙阳正在闭关学习,所以郝飞扬并没有将此消息告诉他。

几天前,郝飞扬上山砍柴时不慎摔落悬崖,丢了性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村民们祭拜完便离开了,留下从没见过的叔嫂二人。

院中一片寂静,二人也有些尴尬,还是郑玉萱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郑玉萱道:“你长途奔波不如早些休息吧。”

郝龙阳忙不迭回了屋,可寡嫂的声音一直回荡在他的脑海,他总觉得这声音从哪听过,但就是想不起来。

几天后郝飞扬的后事处理完毕,郝龙阳觉得寡嫂还年轻,总不能一直守寡,便与其商量,让她离开。

可郑玉萱听后,跪在地上,泪眼蒙蒙,祈求道:“你哥哥刚过世,他生前一直提起你,让我好好照顾你,你别赶我走,好吗?”

郝龙阳见其如此,不好拒绝,便答应让她留下。

此后,叔嫂二人一起生活。

经过相处,郝龙阳发现寡嫂温柔贤惠,见谁都笑,每次看见她时,自己总是忍不住想要靠近。可想起二人的关系,郝龙阳只能将心意藏在心底。

郝龙阳眼中只有寡嫂,并没发现,家中黑狗每次看见郑玉萱就是一顿乱叫。

这天晚上,郝龙阳约了几个好友吃饭,酒过三巡,他醉醺醺的回了家,还没到家门口,只见一个黑影鬼鬼祟祟翻墙进了自家院子,不似好人。

果然,片刻后,屋内传来郑玉萱的尖叫声。

听到寡嫂的声音,郝龙阳顿时酒醒,连忙跑进院子,大喊:“嫂嫂,我回来了。”

那黑影似乎被吓到,连忙顺着后门离开。

等他走远,郝龙阳来到嫂子屋前,“嫂嫂,发生什么事了?”

听见是郝龙阳的声音,郑玉萱放下心来,“我正在洗澡,刚刚听到开门声,吓了一跳,现在没事了。”

听见嫂嫂正在洗澡,郝龙阳咽了口唾沫,心中突然升起一股火焰,想着与美貌的寡嫂只有一门之隔,他手脚不受控制的推开了一条门缝,偷偷朝里看去。

屋内云雾缭绕,郑玉萱边哼着歌儿边舀水,曼妙的身姿若隐若现,下一秒,她忽然回头,看到了偷看郝龙阳,朝他邪魅一笑,随后吐出一股黑烟。

郝龙阳不小心吸入黑烟,昏倒在地。

等他再次醒来时,他正躺在床上,家中的黑狗虚弱得倒在一旁,“是你救了我?”

黑狗虚弱地叫了一声,算是回应。

郝龙阳这才发现黑狗的变化,先前这黑狗是条流浪狗,郝龙阳见其可怜,将其带回了家。郝飞扬也很喜欢黑狗,便时常给他肉吃,因黑狗长得很壮硕。

可不止从何时起,这黑狗竟然日渐消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时,黑狗突然口吐鲜血。郝龙阳连忙为其检查身体,这才发现,黑狗的肚子上有一道深深的伤口。

他忙抱起黑狗就要出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没用的,它是被妖怪打伤的。”

话音刚落,一个道士走了进来。

郝龙阳眼中满是敌意,“你是谁,你怎么知道它是被妖怪所伤?”

道士冷冷回道:“是黑狗来找我帮忙的。这是你的桃花劫。”

据道士所说,郑玉萱是个修炼千年的狐妖,为了吸食阳气变成女子下山,郝飞扬其实是被她吸食了阳气才死的。郝飞扬死后,又看上了郝龙阳,因他还是童子之身,若吸食了他的阳气,修行便能更上一层楼。

黑狗发现郝龙阳昏倒在郑玉萱门口,唤出分身找道士帮忙,自己则和狐妖对抗。

狐妖已修炼千年,黑狗自然不是她的对手,这才受了伤。

得知事情经过,郝龙阳懊悔不已。

这时,黑狗突然叫了一声,道士听后,道:“黑狗说眼下只有一个办法能救它,只是……”

见道士吞吞吐吐,郝龙阳急道:“快说,什么办法?”

“得用你的血!”

郝龙阳没有犹豫,掀起袖子,道:“是它救了我,只要能救它,一点血算什么。”

谁子,黑狗听后嘿嘿一笑,竟口吐人言,“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一口咬住了他的胳膊,贪婪的吸食着。

随着鲜血的吸入,黑狗身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随后松开了他的胳膊。

一旁的道士邪魅一笑,“等了这几年,终于等到这一刻了。”说着也变成了一只黑母狗,咬住了郝龙阳的胳膊。

黑狗一脸得意,嘲讽道:“啧啧啧,没想到,你这么单纯,说什么你信什么。”

“你什么意思?”郝龙阳不解的问。

黑狗冷哼一声,道出事情真相。

原来,这两条黑狗是一对狗妖,它们意外发现了一株千年人参,就要下手摘时,被狐妖抢先。

狐妖告诉它们,这人参是用来救命的。

可狗妖不想看着嘴鸭子飞了,便打算抢回,可它们根本不是狐妖的对手,只能眼睁睁看着人参被带走。

后来,它们一路尾随狐妖发现她要救的竟是一个男人,狐妖喜欢上了人类,可这个男人竟得了不治之症,只能用千年人参救命。

谁知男人服下人参后,身体无法承受,最终还是死了,并转世投胎成了郝龙阳。

狗妖发现了郝龙阳是男人的转世,想到吸食他的鲜血可以提升修行,于是装成流浪狗进了郝家。担心突然吸食他的鲜血引起怀疑,所以一直再等机会。谁知,狐妖找上了门,他只能马行动。

得知事情,郝龙阳满脸震惊,“那狐妖呢?”

“当然是被我们解决了。”黑狗妖得意回道。

“那你看看,我是谁?”说罢,郝龙阳摇身一变,变成了郑玉萱的模样。

黑狗妖大惊,“怎么,怎么会是你?那我刚刚吸食的是……”

郑玉萱戏谑道:“是蕴含我千年灵力的血。”

说完,两只黑狗妖的身体越变越大,最终爆体而亡。

这时,郝龙阳从门外走进来。

郑玉萱含情脉脉的望着他,“我终于找到你了。”

郝龙阳微微一笑,二人情到深处,紧紧拥抱在一起。

原来那一晚,二人已经相认了。先前郑玉萱误把郝飞扬当成了郝龙阳,郝飞扬死后她伤心欲绝,直到看到郝龙阳才意识到认错了人。为除掉狗妖,于是将计就计。

事后,二人离开了村子,再也没人见过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