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代提出解决问题,只要做到一点即可。夏磊问:“哪一点?”

加代说:“你们商会给楚大国、霍笑妹、杜铁男和海涛赔一点钱。我算了一下,一人两千万。以后就各干各的,井水不犯河水。我今天来找你就这一个意思。”

夏磊说:“四个人是八千万?”

“八千万!”

“加代,我要是不给你钱呢?”

加代说:“要是不给的话,我就让你知道被抢市场是什么感觉。你们可能没体会过,我让。你们体会体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夏磊问:“你来找我之前,你研究过我吗?”

“我不用研究。”

夏磊一听,“加代,你小小年纪,你说话挺猖狂啊。今年快五十了,我这边这帮人岁数最小的,也是五十朝上了。说句不好听的,在广东待的时间比你年龄都长。你何德何能啊?”

加代说:“无德无能,就一句话。你可以不给,我打你就完了,我把你清出去,我叫你们在广州立足不了,把你们的商会的大楼砸了。”

夏磊说:“海涛也说过这样的话。”

加代说:“他做不到,那是他的事。你可以看看我能不能办到。你想试试啊?”

“那就试试呗。”

加代说:“行啊。那今天你的聚会就别聚了,我今天就把它砸了,你信吗?你不用信。江林!”

“哎,哥。”

“打电话叫人上来。留一部分人把前后门堵住,里不出外不进。”

夏磊一听,一摆手说:“等会儿等会儿等会儿。加代,我俩往日无冤,今日无仇。仅仅因为几个一个市场,我还没说把你哥们家的买卖怎么样呢?我也算得上是公平竞争。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你知道吗?”

加代问:“后果是什么呀?你告诉我吧。”

夏磊说:“我跟郝云山认识,我跟你那所谓的杰哥也认识,我跟康哥更认识。加代,我给你提个醒。我俩要是撕破脸,对谁都没有好处。”

“能怎么样?”

“啊?”

“能代表什么呀?我该打你,还是打你。你把他们几个叫来,我当他们面打你。”

夏磊一听,说:“加代,你太狂妄了。你狂得没边了。我不跟你逞口舌之勇。牛逼你就来。你也让我见识见识,你怎么把我商会砸了。你把人叫来吧。今天我都不走,我们就在这宴会厅待着。我就不信了,你加代是社会,我们这里一百来个做买卖做生意的,都是企业家,我就不信你敢挨个打,我就不信你把我们商会砸了,你什么事没有,能全身而退。你认识的关系,我们也认识。加代,今天你只要能动手,我连手都不还,你砸吧。我看看有多硬。”

加代一挥手,“叫人!”

夏磊一看,“不是,你真叫啊?”

加代手一挥,江林拨通了电话,说:“都上来。小毛、厚明,在四楼。”

加代看着夏磊,夏磊指了指加代,说:“行,我打电话”

加代一摆手,“你去吧,你尽管打电话。”

来到一边,夏磊拨通电话,“陆哥,是我,磊子。”

“磊弟啊,今天你聚会......”

夏磊说:“不是聚会不聚会的事。我跟你说个事,你知道深圳的加代吗?”

“加代?我知道。怎么了?”

夏磊说:“来我的商会了。说要当商会的会长,要把我商会的大楼砸了。陆哥,你是不是来一趟?”

陆哥一听,“他什么意思?”

夏磊说:“他就替海涛出头呗。他跟海涛关系好。刚才他还骂你了。说你替我出头,撅了海涛,今天要连你一起收拾。陆哥,怎么办,你是不是过来一趟呀?”

“哦,行。我,我一会儿过去。”

“不是,陆哥,你赶紧来呀!”

“我。我知道,我一会儿过去,你等我一会儿。我这边有个会,一会儿我过去。好嘞,你先撂了吧。”

“不是,陆哥......”

“你先撂了吧,我这边有点事。”挂了电话,陆哥自言自语说了一句,加代来了。

夏磊再给陆哥打电话,陆哥就拒接了。

商会的前后门各派了三十人堵住了。一百来人带着刀枪棍棒来到了四楼,往宴会厅门口一站。宴会厅里跳舞的、唱歌的、喝酒的、聊天的都停了下来,整个宴会厅一下子安静下来,很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

加代一招手,“磊哥,磊哥!”

夏磊手里拿着电话,“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过来,你过来呀,我们事还没谈完呢。”

有几个商会成员跑到夏磊身边,问:“会长,怎么回事啊?门口怎么来这么多人呢?我看都带着家伙来的。这是谁呀?要不要给老军和大东打个电话?”

“他们人呢?”

“两个人在楼上休息呢。”

夏磊说:“把他俩叫下来。他们身边有没有人?”

“人不多,三四十个。”

夏磊说:“把他俩叫下来,我过去看看。”

来到加代跟前,厦磊说:“加代,我们聊聊行吗?我也没说不答应你。说实话,你今天真要是把我的宴会砸了,把这帮老板打了,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是不是?”

加代说:“不用跟我拖延时间。你坐我对面。”

夏磊坐在了加代的对面。加代说:“我也能看出来,你的商会确实挺有实力,有钱有势。说实话,我动你也费劲,别说我那几个穷哥们了。但是我没办法,我不得不动你。我要是不这么对你,你都要把我这帮穷哥们欺负死。我加代不敢说有多讲究,但是我最起码不能眼看着你欺负我这帮哥们。我再把我提的条件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