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话题虽然有点沉重,但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刚看到故事中的主人翁时,我有点不相信他的年龄,他比实际年龄苍老了许多。

1968年初秋,乔智勇从北京来到了东北(黑龙江)边陲的苇子沟大队插队落户,一同前来的还有黄文华和李春山,他仨和山东来的五个知青编在了一起,成立了一个知青集体户,乔智勇是组长。

在这个知青集体户里,乔智勇的文化程度最高,他是高中毕业生。乔智勇虽然身子骨有点单薄,可他很精明能干,能吃苦耐劳,大家对他的评价还不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到苇子沟插队落户的第二年春天,乔智勇第一个想到了利用塑料膜加火炕的方法,领头搞起了水稻育苗温室,随后又第一个想到了玉米催芽播种法,他想到的这两种方法都得到了当地社员群众的认可,后来在全公社推广。因此,乔智勇成了知青集体户中的明星人物。

1971年开春,乔智勇带领其他几名知青,在他们知青集体户后院建了两个猪圈,大伙把积攒下来的分红凑在一起,买了几头小猪仔,利用剩饭剩菜加上青草野菜喂猪,到年末,他们饲养的四头猪都长到了一百多斤。那年过年杀了两头猪,全生产队的社员都分到了猪肉。存栏的那两头猪第二年开春卖给了公社的一家饭店,收入归生产队集体所有。乔智勇发明的冬季温室养猪和青饲料贮存方法得到了当地社员群众的认可,他吃苦耐劳、任劳任怨的奉献精神也得到了大家的表扬。

1972年年末,乔智勇担任了生产队的会计兼现金保管。起初,他觉得账务和现金应该分开,免得出现差错和纰漏,可全生产队的社员群众都相信他,都说让他一个人先干着,慢慢再物色合适的人选。反正那时生产队的现金也不多,还有队长和副队长监督,也出不了什么差错。正是因为这个错误的决定,让乔智勇犯下了无法弥补的错误,也让他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和无奈。

第二年春天,乔智勇和山东知青唐梅(化名)谈起了恋爱。唐梅是苇子沟插队知青中出了名的美女,整个苇子沟大队也找不出这么漂亮的女孩。因为她太漂亮,所以追她的男人真的是排成了排。乔智勇之所以能和唐梅交往,主要是乔智勇是全公社的模范知青,他很快就能被推荐上大学或优先招工返城,这是其他知青无法可比的。

谈恋爱就避免不了要有经济上的消费,那时的女孩虽不物资,但也不拒绝接受物资。一次乔智勇和唐梅去公社供销社买日用品,唐梅盯着那块羊毛围巾多看了一眼,乔智勇心神领会,马上给唐梅买下了那条羊毛围巾,还为她买了牙膏、牙刷、香皂和手电筒,虽然这些东西也花不了多少钱,可那时谁兜里也没多少钱啊。等到了年末,乔智勇分红的红利还不够还账的。看着别的知青都往家寄钱,乔智勇也不好意思不往家寄钱啊。

1974年的春天,公社革委会副主任赵强(化名)和几位公社干部到苇子沟大队检查春耕备播的情况,他在田间地头看到了唐梅。第二天,赵强就让大队书记介绍唐梅给他儿子做对象,还说为她安排工作。大队书记当即告诉赵强,说唐梅已经跟乔智勇乔会计恋爱了。

两天后,公社革委会派下了工作小组,来到苇子沟大队检查各生产小队的财务状况。当时好像重点检查了乔智勇的账目,结果乔智勇的现金和账面对不上,少了十八元五角现金。这下可麻烦了,乔智勇当即被公社干部带走了。

经过一天一夜的审问,乔智勇终于承认挪用了生产队的钱,过年时寄给了父母。他本计划等年末分了红利,就赶紧补上挪用的那些钱。这下好了,乔智勇再也没机会了,公社革委会的定性是贪污公款,一时间他成了全公社的反面教材。

贪污事件发生后,唐梅第一时间宣布和乔智勇断绝恋爱关系,知青集体户的知青也都和他划清了界限,乔智勇从一个模范知青变成了贪污犯,他的人生彻底被改写。

很快,乔智勇递交的入党申请书被退了回来,他被推荐上大学的指标也给了别人,招工返城的名单里也划掉了他的名字。承受不了这么沉重的打击,乔智勇喝下了半瓶农药。好在抢救及时,乔智勇的命是保住了,可他落下了声音嘶哑的后遗症。

1975年元旦,唐梅和公社革委会副主任赵强的大儿子结婚了,她当即就离开了苇子沟大队,去县城当了工人。唐梅的结婚对乔智勇打击很大,他得了抑郁症。

图片来源网络

之后的日子里,在苇子沟插队落户的知青陆续离开了苇子沟大队,有的被推荐上了大学,有的招工返城了。最后离开苇子沟的是黄文华和李春山,他俩实在是不愿意把一同来插队落户的乔智勇一人扔在苇子沟。

等恢复高考后,乔智勇还是没有返城的希望,黄文华和李春山就劝乔智勇参加高考,争取他们仨一起去上大学,一起离开苇子沟。可乔智勇已心灰意冷,他说什么也不去参加高考。没办法,黄文华和李春山通过高考,也先后离开了苇子沟。

苇子沟就剩了乔智勇一个人,他就像变了一个人,走路总爱低着头,见谁都很少到招呼。八十年代中期和八十年代末,他的父母到苇子沟来过两次,他们希望乔智勇尽早返城,说家里已经为他联系好了工作单位。乔智勇见到父母,跪在父母面前就哭,他说给父母丢脸了,他对不起父母,他说没脸再回北京了。

后来,乔智勇的父母相继去世,他就留在了苇子沟,再也没回过老家。他的姐姐和哥哥也经常到苇子沟看望他,开导他,可他就是不能从贪污的阴影里走出来。

时间过的飞快,可对于乔智勇来说却显得格外漫长,他一直生活在悔恨和自责中不能自拔。因为一时的思想松动,因为那十几块钱,他搭上了自己的一辈子。

目前,乔智勇渐渐从贪污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他居住了半辈子的老房子也拆迁了,政府为他修建了新房子,就等他乔迁新居了。他的五亩水田和五亩旱田都被村里统一流转了出去,村里为他申请了低保,他生活上没有任何困难。

临离开苇子沟时,乔智勇拉着我们的手说:你们一定要告诉年轻人,违反规定的事情一定不要做,贪污犯罪的事情坚决不要做!我因一时糊涂做错了事情,我后悔自责了大半辈子,我好后悔啊!可世上什么都有卖的,就是没有卖后悔药的!乔智勇还说,等明年春暖花开了,他就回老家给父母上坟,回去看看他的哥哥和姐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七十一岁的乔智勇已是满头白发,看着他饱经沧桑的面容和脊背弯曲的样子,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愿他能彻底放下包袱忘记过去,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作者:春笋待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