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段时间,俄乌双方在顿涅茨克要塞阿瓦迪夫卡的攻防战还在继续,随着俄军伤亡人数的不断攀升,俄军“东方”突击集群的耐心似乎已经消亡殆尽,俄军最高指挥层为了赶在冰冻期之前拿下这座坚固的要塞城市,不得不加大进攻力度,将所有可用的军事资源一口气全部和盘托出,意图通过“快刀斩乱麻”的泼辣手段,一次性摧毁乌克兰守军的抵抗意志。

(俄军对乌军阵地发动集束炸弹攻击,十几公里外都能看见)

日前,境外社交媒体上公布的一段视频,首次展示了俄军开始在阿瓦迪夫卡战场大批量使用集束炸弹的场景,俄空天军和远程炮兵对躲藏在永久工事和地下暗堡的乌军实施了空前的火力投射行动。

俄军在阿瓦迪夫卡周边防御设施和阵地上批量投放集束炸弹,一时间乌军阵地前爆炸声此起彼伏,由集束弹药引发的爆炸持续了近半分钟,地面火光不断。这种看似绚烂夺目的震撼画面,给乌军带来的却是恐怖的“死亡之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留给乌克兰守军的时间不多了)

有分析称,俄军对乌军阵地发动的集束炸弹袭击行动,毫无疑问将对乌军有生力量造成重大伤亡。仗打到这种程度,在阿瓦迪夫卡城郊的乌军基层部队几乎已经失去了所有重型装备,加固掩体和地下暗堡也在多次攻防战中损毁严重,在如此高强度、高频次、大范围的集束炸弹攻击下,暴露在阵地外的乌军几乎毫无存活机会,近期俄军加大了对阿瓦迪夫卡城内重要建筑物和防御设施的轰炸,坚守城内的乌军第110国土防卫旅和第53机械化步兵旅伤亡人数激增数倍,城内已经在弹尽粮绝中逐渐失去抵抗意志。

(乌军M2A2步兵战车前出阵地压制俄军进攻部队)

经过2个月的激战,阿瓦迪夫卡攻防战实际上已经沦为名副其实的“大型绞肉机”,俄乌双方都在阿瓦迪夫卡战场投入了大量兵力,其中俄军投入26个旅、团级单位,乌军投入了12个旅级别单位。总体上,双方的战场损失其实都不小。即使俄军已经三面包围阿瓦迪夫卡城区,但乌军高层依旧试图向城内增派援军,试图守住阿瓦迪夫卡,这也造成了双方往往围绕几个本就不大的村镇级别据点,展开了多轮残酷攻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乌军炮兵)

有分析人士认为,随着月初俄军占领城北渣土山高地和城南“皇家狩猎”高地,进攻方的推进越来越顺利,乌军高层实际上已经在准备弃城撤退,一个显著的例子就是,当前已经不再投入更多新兵力坚守阿瓦迪夫卡,而且还没有进入阿瓦迪夫卡战场的战略预备队也已经撤退到了其他战线。

不过,乌军想撤退也很难顺利撤走,仍有多支乌军精锐部队在阿瓦迪夫卡周边战场被俄军拖住无法动弹,包括乌军最精锐的第47机械化步兵旅、第53机械化步兵旅等部队以及包括“伪军”俄罗斯志愿军、乌克兰国土防卫旅在内的超过10支成建制的旅级部队在阿瓦迪夫卡城内或周边,正在和俄军发生激烈交火。

(乌军步兵纵队试图压制俄军火力并占据前方阵地)

11月24日前后,在阿瓦迪夫卡西北方向,俄军钳形攻势的右部前锋已经进入斯捷波韦据点以东地区,这意味着乌克兰军队最后的补给通道即将被切断。俄军和乌军在补给通道附近展开激烈拉锯战,乌军使用为数不多的美制M2A2“布拉德利”步兵战车,向俄军阵地发动大规模快速冲锋,在这些装甲车的炮火掩护下,乌军步兵在斯捷波韦东部区域控制了一小块前沿阵地,成功遏制了俄军的进攻。遭受重大人员损失的俄军并未进行还击,而是有序撤出了战场,退到了铁路线东侧等待炮火支援。

(被乌军袭击后起火的俄军装甲车)

造成这种结果的主要原因是俄军面前的作战区域,早已被乌军埋设了大量的地雷让俄军不敢轻易组织反突击。和俄军埋设反坦克地雷不同,乌军不光埋设反坦克地雷,还埋设了不少反人员地雷。在阿瓦迪夫卡周边区域,进攻的俄军不但需要担心,头上有没有乌军的自杀无人机突然俯冲攻击,还需要担心脚下是否会踩到乌军地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了防范乌军无人机的偷袭,俄军坦克变成了这样)

有视频显示,一名俄军士兵在己方的一辆BTR-80装甲车附近检查车况,突然触发了一枚地雷以后瞬间引发爆炸,这名俄军士兵被炸的七零八落。随后乌军无人机也靠近俄军目标,对BTR-80装甲车投放了一枚榴弹,爆炸让这辆轮式装甲车迅速起火燃烧。

(乌军装甲兵)

事实上,俄军在面对乌军针对单兵和装甲车的偷袭时已经不胜其扰,所以对乌军阵地直接使用集束炸弹也就不足为奇。而且此前俄乌双方已经频繁在战场上使用集束炸弹。尤其是乌军方面,自从美国向乌军支援了最新的集束弹药后,乌军就多次使用集束炸弹打击俄军目标。不过在使用集束炸弹问题上,俄军也不遑多让,尤其是俄军的集束炸弹存在一个“缺陷”,就是集束炸弹的故障率过高,在发射集束炸弹后,一些子弹药不一定会在第一时间爆炸。

(乌军士兵)

据统计,俄军投放集束炸弹的爆炸成功率仅有不到60%,这意味着剩下的这些未爆弹,将成为埋设在地面的“不定时地雷”,即使在集束炸弹使用过的很长一段时间,任何人都要防范未爆弹突然爆炸的风险。而如今乌军阵地前被投放大批量集束炸弹,这不但在当时会给乌军造成不小的人员损失,还会在之后持续消耗乌军有生力量,不但会给乌军造成严重的战斗减员,更重要的是会强烈打击乌军基层士兵的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