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千万不要把防范意识说成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因为社会充满了尔虞我诈。

加代让江林把从深圳来到的一百二十人、杜铁男的十来人以及宋鹏飞的二三十人提前潜伏在夏磊商会周围的游戏厅、洗浴、饭店以及宾馆等地。

下午四点,加代带着江林、徐远刚、马三、丁健、左帅、郭帅、陈耀东、孟军等身边的大兄弟来到了夏磊的商会。

几个老板坐在一楼的大厅里。加代一进门,一个老板就看到了,一摆手,“哎呀,你好,你是罗湖加代吧?”

“哎,你好。”加代回应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哎,我是东莞的,我以前跟太子辉一起做过生意。兄弟,你好,你怎么过来的?”

“哎,你好啊。我过来找磊哥。”

“哦,找会长啊?一会儿在四楼吃饭,你也在这吃呗。”

“在这吃。”

“一会儿我跟你喝酒。”

“好好。”加代带着头兄弟上楼了。

四楼宴会厅里,一百多人,有男有女,有坐着喝红酒、喝威士忌、抽雪茄的,有在端着酒感觉聊天的。很多人不是上层社会却装着高端。

加代往门口一站,身后跟着和个兄弟。加代身上带着一种气场。宴会厅里马上有不少人看向了门口,并且开始小声议论。

“哎呀,这是谁呀?商会的新人吗?”

“不认识,没见过。”

旁边有人说:“这你都不认识呀?你不是说你在深圳牛逼吗?你在深圳做买卖,这人你都不认识?”

“谁呀?”

“深圳罗湖加代。”

“这是加代呀?我艹,我没见过,但是我听过。”

“在深圳特别有名。做手表起家的,现在怎么样?在深圳哪个敢得罪他,那是吹牛逼。”

秘书跑到夏磊身边,说:“会长,加代到了。”

夏磊一回头,挥手喊道:“哎呀,老弟!”站起身迎向前,“你好你好,老弟啊。”

“哎哎,你好,磊哥。”两人握了握手,加代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夏磊说:“投资成功了,大家在这里聚一聚,搞个庆功会。赶紧进来,进来进来。后边的朋友一起来的吧,来来,我给你们找个前面的位置,等一会我们多喝你一杯。”

夏磊把加代等人引到了前排坐下。夏磊说:“兄弟,第一次见面,但是早就听过你的名字,如雷贯耳啊。今日一见果然了不起,一表人才。”

“磊哥,过奖了。今天挺热闹啊,一会儿我多喝点。”

“那你多喝点。代弟,我们虽然第一次见面,我跟你也不拐弯抹角。允许我猜想一下,行不?”

“猜什么?”

“代弟,我猜你找我干什么来的?我要是猜对了,我们俩干一杯。我要是猜错了,也别批评我。我这人就是好瞎说。行不行?”

加代说:“那你说我找你干什么来了?”

“你找我呀,有可能是找我合作的。”

加代说:“对一半,接着往下说。”

“那我就接着往下说。兄弟,我也打听到了,你在深圳的表行做得很大,但是表的源头在哪?在越秀,是一家姓霍的表厂。你还有几个好朋友,玩批发的楚大国、开棋牌室的杜铁男等等,我就不一一说了。他们和我们商会可能有点矛盾。主要原因就是没加入我的商会。兄弟,我一直都认为你是人中龙凤。宴会厅里这么多的老板、企业家,一个个听上去响当当,但是没有一个头脑能比得上你的。整个宴会厅能看懂你心思的只有我一个。”

加代说:“说得挺好。然后呢?”

夏磊说:“我是这么想的,你是高人,那必然有高见。你一定是带着你这帮朋友,一起来跟我合作,大家一起挣钱,共同发财。这个年头,什么都是假的。唯独把钱揣在兜里是真的。兄弟,你看我猜的对不对?”

加代问:“你说完了?”

“我说完了。”

加代说:“你说完的话,那我来说。想法挺好,我也确实这么想。但是我有个条件。”

夏磊一听,“兄弟,那你赶紧传授,我洗耳恭听。什么条件?”

加代说:“我的这帮哥们可以跟你们合作,进你们的商会。我的表行也可以进入商会。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我当会长。“

“啊?”夏磊一下子懵逼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说:“我说你把会长让给我干,你当副会长,我们合作。你今天这么捧我,正好我也有这想法。我觉得我有能力发展好商会,有心往大了干。你就配合我吧。你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是不是?”

“老弟,你是来跟我开玩笑的啊?你要是跟我开玩笑,一会儿多喝点,说点酒话。你要是没喝多,我们就谈点实在话,心里话,你这净他妈说笑话,你这一天的。兄弟啊,话说到这种程度了,也别说谁干会长了,这他妈都是子虚乌有的事。”

加代说:“怎么能是子虚乌有呢?”

“不是,怎么就不子虚乌有呢?”

加代说:“是你先跟我说笑话,我才跟你开玩笑的。”

“行了,不说了。兄弟,开门见山,你来找我干什么,你就直说呗。你这几个朋友的市场被我抢了,被我占了。海涛跟你关系不错,被我撅了。你是替他们出头来了?还是说有什么意思?直说吧。”

“我不告诉你我要当会长吗?”

“加代,你要是没有诚意,没有谈的想法,我们今天就不谈了。我今天这么多朋友在,我也挺忙。”

“行。我俩不闹了。两句话说明白。我的三个朋友,杜铁男、霍笑妹、楚大国的市场被你抢了。你们马上准备挤垮海涛在南站的酒店和旅店。这些我都不管。我只要求一点,你们能做到,这事就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