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我入伍第5年,当时我已经提干,我请假回家看望了父母,父母看到我穿着军装回来,心里很高兴,特意买了肉,做了我最喜欢吃的红烧肉。

小时候家里穷,连白面馒头都吃不上,自从我当兵后,家里生活才好了一些,其实,从当兵到提干,我心里一直心存感恩,感恩所有帮助过我的人。

这次回来除了看望父母,参加哥哥婚礼,我还专程去大队看望了民兵连长郑叔叔,当年要不是郑叔叔帮忙到公社武装部给我说情,我可能也当不了兵。

我父母都是农民,全家靠种地为生,我还有一个哥哥,为了供我读书,哥哥很早就辍学回家帮父母种地了,其实哥哥学习成绩要比我好,我心里一直觉得亏欠哥哥,回来的时候,我给哥哥带了一双皮鞋,准备结婚的时候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回家后,我一直忙着给哥哥准备婚礼,哥哥结完婚,我才抽空去了一趟大队,给郑叔叔带了两瓶酒,郑叔叔和我父亲是小学同学,郑叔叔得知我提干了,心里也替我高兴,让我好好干,在和郑叔叔聊天过程中,我却得知,当年是堂哥把当兵机会让给了我。

我高中毕业后,当时高考已经取消,对于我一个农村孩子来说,读书是我唯一的出路,高考取消后,我也失去了继续上学的机会,虽然当时有推荐上大学一说,但是,对于我一农村家庭的孩子而言,根本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没学上,我只能回家种地,当时哥哥在距离我家三十公里外的赵家集工地上修大坝,工地上刚好缺人手,经哥哥介绍,我也去了工地上干活。

领头的王队长见我干活机灵又有文化,就让我在他手底下干活,帮他记账,我在工地上一干就是三年,这三年我也学到了不少知识,我学会了测量和制图,同时我也没有放弃学习,我一直在等待恢复高考那一天,我不甘心就这样平平庸庸过一辈子。

1971年,大坝到了最后竣工阶段,工期很紧张,要赶在新年之前把大坝建好,大坝上每个人都很忙,有一天,我正在和一帮民工顶着寒风工作,堂哥跑过来高告诉我说“村里来征兵了,你父亲叫你回去”。

我之前从来没有想过当兵的事情,直到堂哥告诉我这一消息,我才有了想法,我让堂哥先回去,我去找王队长说一下,马上就回去。

我把村里征兵的事情告诉了王队长,王队长不愿意让我走,说工期紧张,如果我走了,他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顶替我的工作。

王队长让我坚持几天,等他找到人了,让我再走,王队长平时对我也格外照顾,我也没好意思拒绝,就答应了王队长的要求。

结果,我一等就是半个月,这次父亲亲自来坝上叫我回去,王队长也不好意思再留我,在回去的路上父亲告诉我,报名马上要截止了,让我去找郑叔叔问问情况。

我回家第一时间去大队找了郑叔叔,郑叔叔告诉我,报名已经结束一天了,得知错过了报名时间,我心里很后悔,我当时都急哭了,让郑叔叔无论如何都要替我想想办法,一定要给我把名报上。

郑叔叔对我的情况也是了解,加上和我父亲又是同学,郑叔叔带着我拿着礼品,连夜去了公社武装部赵部长家,赵部长出去应酬了,不在家,我和郑叔叔一直等到了十点,赵部长才回家。

郑叔叔向赵部长介绍了我的情况,赵部长问我,为什么不早点报名,我把事情原委一五一十告诉了赵部长,赵部长脸色有些为难,说报名时间已经过了,他也无能能为力,让我去找负责征兵工作的刘指导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郑叔叔又带着我去找了刘指导员,当时刘指导员正在统计各村报名人数,郑叔叔和刘指导员客套了几句,说了我的情况,刘指导员得知我是高中学历,而且还会测量和制图,破例把我的名字加了上去。

从刘指导员办公室出来,我长舒了一口气,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的都是当兵的事情,虽然成功报了名,但后面还有体检和政审。

三天后,我们报了名的一百五十人在公社大院集合,进行了初检,这其中就有我堂哥,初检下来就淘汰了二十人,第二次体检是在我们县医院,这次体检要严格很多,又有五十多人被淘汰了,我和堂哥两次体检都顺利通过了,最后一共有七十五人通过了体检,但是,因为征兵名额有限,只能优中选优,最后还要淘汰一部人。

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政审过程中,有人给刘指导员写了一封匿名信诬陷我,虽然我后来澄清了,但是,当时入伍名单已经确定了,就当我感到绝望时,刘指导员却突然通知我,让我回家准备一下,等待入伍通知。

我非常珍惜这次机会,入伍后我努力训练,各项科目训练成绩都表现优秀,我还被推荐到军校学习,从军校毕业后我提了干,穿着军装回家探亲。

我回家看望民兵连长郑叔叔,我们两个人聊天时,我才知道,当年我能顺利入伍,是堂哥把机会让给了我。

堂哥比我大一岁,我从小一起长大,堂哥父亲是公社主任,高中毕业后,在队里小学当了临时代课老师,堂哥知道我失去入伍机会后,他主动放弃了,后来,刘指导员才把机会给了我。

我从郑叔叔家出来,买了礼物去了堂哥家,堂哥在我入伍第二年就结婚了,堂哥告诉我,他不去当兵还可以回家当老师,而我却没得选,我心里很感激堂哥,这份恩情我永远不会忘。

恢复高考后,堂哥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堂哥放弃了城里的工作,回老家中学当了老师。

而我也在1995年转业回到了老家,回首我的军旅之路,从参军到上军校提干到后来转业回家,我要感谢的人很多,他们对我的恩情,我至今都没有忘记,在我的军旅生涯中,我也把这份恩情传递给了新兵,希望他们能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