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红霞是一位青岛知青,她曾经在潍县插队落户生活了八年多,1977年初夏最终招工回到青岛。可刚回到青岛参加工作不久,她竟然发现自己怀孕了。这件事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吓得邵红霞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了。

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情,邵红霞经历了一个不眠之夜的纠结和痛苦挣扎,她还是把这事告诉了她母亲。当时她母亲非常生气,一巴掌打在了女儿的脸上,然后把她揽在怀里呜呜哭了起来。

哭够了,邵红霞的母亲哽咽着问她:“红霞,你跟妈说实话,这个孩子是不是张学礼的?你到底是咋打算的?”邵红霞擦掉她母亲脸上的泪水说:“妈,这个孩子是他的,要不明天我去医院,把孩子打掉……”邵红霞话没说完,又呜呜地哭了起来。从小邵红霞就是个孝顺的孩子,她宁肯自己受委屈,也不惹父母生气。

邵红霞的父母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个小生命是无辜的,他们都不同意邵红霞去医院堕胎,随即邵红霞的母亲就带着邵红霞去了潍县,她们要去潍县找张学礼讨个说法。

事情的详细过程,还要从邵红霞下乡插队说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邵红霞说,她是1969年3月份到潍县插队落户的,当时刚过完元宵节,天气还有点冷,他们一百多号青岛知青乘坐五辆解放牌卡车来到了潍县的朱里公社,邵红霞他们十二名青岛知青被分派在了张李庄二队,大家暂时分散开借住在老乡家中。

来到张李庄的第三年秋天,张李庄小学的民办教师张学军到公社邮电所当了投递员,属于临时工,那时张学军的舅舅是公社革委会主任,是他舅舅把他安排到邮电所当的临时工。

张学军离开学校的时候,原本打算让他弟弟张学礼到学校顶替他的位置,张学礼虽然也有文化,但他不愿当这个民办教师,他就问本队的插队知青邵红霞愿不愿去学校教书,邵红霞当即表示愿意去学校教书。就这样,邵红霞成了张李庄小学的民办小学老师,她从心里感激张学礼。当然,大队书记要不是看在张学礼舅舅的面子上,张学礼也没有这个权利把民办教师的位置让给邵红霞。

1974年秋后,公社农技站举办拖拉机驾驶员培训班,大队书记就让张学礼去公社学习开拖拉机,当然,张学礼也是借了他舅舅的光。

半年后,张李庄大队购买了一台小型拖拉机,张学礼就成了名副其实的拖拉机驾驶员。有时候邵红霞去公社买学习用品或生活用品,时常会搭张学礼的便车。时间长了,邵红霞渐渐喜欢上了高大帅气的张学礼。当然,张学礼也非常喜欢漂亮大方又有文化的邵红霞,但考虑到邵红霞是大城市来的知青,张学礼就觉得自己配不让邵红霞。

一次去县城,张学礼给邵红霞买了一块红围巾,邵红霞竟然痛快收下了,这下张学礼就有了自信,他就向邵红霞发出了爱的信号。邵红霞没有拒绝,只是说这是终身大事,得先争取父母的意见。

1976年冬季,邵红霞回青岛探亲过春节,张学礼驾驶大队的拖拉机把邵红霞送到公社汽车站,还给邵红霞买了汽车票和钙奶饼干。

回到青岛,邵红霞如实向她父母说了自己和张学礼恋爱的事情,还说要不是人家张学礼帮忙,她就不可能去学校教书,她还一个劲夸张学礼勤劳善良,长得高大帅气。可当时下乡知青都在陆续招工进城,邵红霞的父母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在农村生活一辈子,他们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

春节过后回到张李庄,邵红霞把她父母不同意她在农村恋爱结婚的事情如实告诉了张学礼,张学礼当时就流泪了,他哽咽着对邵红霞说:“红霞,我不恨你,也不恨你的父母,我知道你爸妈是为你好,我是农民,我配不上你……”张学礼话没说完,竟然呜呜哭了起来。

那一刻,邵红霞心里很难受,她猛然扑到了张学礼的怀里,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那年初夏,张李庄大队得到两个青岛的招工名额,是去青岛纺织厂工作。当时张李庄大队还有七名青岛知青,这七个人只能两个人回城。得到这个消息后,张学礼买了两瓶酒去了大队书记家。

图片来源网络

第二天,邵红霞就得到了一份招工审批表,这份招工审批表是张学礼亲手送给邵红霞的。

几天后,邵红霞就办好了回城手续,她虽然非常舍不得淳朴善良的张学礼,可父母不同意她在农村恋爱结婚,她又能怎样?她实在是不想让疼爱自己的父母伤心难过。

离开张李庄的头一天晚上,邵红霞把张学礼约到学校里,她哽咽着对他说:“学礼,谢谢你对我的关爱和照顾,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等我回城后,你就找一个好姑娘结婚吧……”

那晚,两个人在学校的教室里待到半夜才各自回家。那天,邵红霞哭了无数次,张学礼也哭了好几次。

第二天一早,天刚放亮,邵红霞就悄悄来到张学礼家的院子里,把自己那个心爱的军用挎包和一个新茶缸放在张学礼家院子里的那块条石上,她就背着自己的行李去了公社驻地。头一天她已经和张学礼说好了,不让他送行了,免得两个人分别的时候都伤心难过。

回到青岛后,邵红霞把张学礼替她争取招工名额的经过都告诉了她父母,她父母很感激也很愧疚,都觉得对不起人家张学礼。

邵红霞回到青岛在家蒙头大睡了一天,跟她妈到商店买了一身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就到纺织厂去上班了。她心里虽然很想念张学礼,可事已至此,又能怎样?

参加工作后,邵红霞满脑子里还是张学礼的影子,一想到张学礼对她的好,一想到和张学礼分别的那个晚上,她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和痛苦。

工作了一个多月,邵红霞突然感觉身体不太舒服,一向很准的例假也没来,她感觉不对劲,就去医院做了检查,尿检结果呈阳性,她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邵红霞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父母后,她父母都不同意她去医院堕胎。纠结了一天,考虑到张学礼多年来对女儿的关爱,邵红霞的父母又问她:“红霞,你说实话,你是真心喜欢张学礼吗?你觉得他对你是真心的吗?”“学礼对我是真心的,我也是发自内心地爱他,要不然我俩也不会……”邵红霞一边说一边哭,哭得很伤心。

两天以后,邵红霞跟着她妈去了张李庄,直接去了张学礼家。那天正好有人给张学礼介绍对象,张学礼说啥也不去相亲,他父母正为这事犯愁呢。

知道了邵红霞和她母亲回到张李庄的真相,张学礼上前搂住邵红霞呜呜大哭,哭得像个孩子。张学礼的父母也很高兴,当即就说:“红霞妈,有啥要求你尽管提,只要我们能办到,哪怕让我和学礼他娘当牛做马都行。”

最终,邵红霞的母亲和张学礼的父母达成了共识,先让张学礼和邵红霞回青岛领取结婚证,然后让邵红霞继续上班,张学礼进城的事情再从长计议。

1978年3月份,邵红霞生下了一个白胖的男孩,张学礼当时正在为大队拉石头盖学校,等邵红霞出了满月,他才和他母亲赶到青岛来,在青岛待了两天就回张李庄了,学校还没建完,还等他拉石料,家里还有牲灵,他父亲也不会做饭。

直到1983年春天,张李庄大队分田单干实行了大包干,张学礼筹钱买下了大队的那辆拖拉机,他开着拖拉机来到了青岛,在青岛市郊搞起了运输。

三年后,张学礼的拖拉机换成了汽车,他的运输生意搞得风生水起。再后来,张学礼有了属于自己的运输车队,还经营了一家石化产品经销处,他成了一位小有名气的个体老板。

目前,张学礼把他创办的物流公司交给儿子儿媳管理,他和邵红霞还在经营他们的石化产品商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说起自己的情感生活经历,邵红霞很激动也很感慨,她说当年差点辜负了张学礼对她的一片真情,幸亏父母有主见,要不然她会后悔一辈子的。她还说,她下乡插队最大的收获就是找到了一个好丈夫,也感受到了乡亲们的淳朴善良和热情,一辈子她都不会忘记第二故乡的乡亲们。

作者:草根作家(讲述人:邵红霞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