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前夫罗俊背着我在外边偷吃了时,我曾有段时间陷入自我否定的深渊不可自拔,恨不能马上从这世上消失。

那一年,我38岁,他41岁。我们的女儿16岁,儿子13岁,正好一个面临中考,一个马上小学毕业。

我还是从头说起吧。

01

我跟罗俊是在朋友聚会上认识的。

他内向聪颖,话不多,总是带着浅浅的笑意静静地坐在那儿,偶尔被点到,也总是言简意赅地表明自己的观点,就不再出声。

这样的他,一下就被同样喜欢当安静小透明的我活捉到了。但我并不是一个太主动的人,没将自己的喜欢外露。

可缘分又是就那么奇怪,不久后有朋友给我介绍对象。仔细一问,原来是罗俊特意请她来的。

这时才知道,罗俊是个医生,也同样一眼就“瞄”中了我。

之后一切水到渠,我们结婚,生儿育女。

罗俊是上完医科大学后跟他父亲又学习了几年,才当上一个真正的医生的。他家开了个药房,他和他爸轮班坐诊,婆婆负责发药煎中药和其他琐碎事。

生下女儿后,婆婆主动提出让我辞去原来的工作,回家慢慢学起了掌管药房。罗俊也亲自找来了相关书籍让我看。

02

我虽然也上过几年大专,但看医书是真的枯燥。经常是前两天明明还在书上看到过的,真到发药时又得舔着脸去问婆婆。

每当这时候,婆婆总会耐着性子告诉我药的具体位置,并告诫我说一定要慢慢摸索出一种适合自己的记忆方法,尽快上手。

为此她还把带女儿的任务全盘揽了过去。

两年后,我终于完全适应了新身份,公婆这才做主把旁边门面租下来,将药店的业务扩大一倍,并把经济大权下放给我们。

他们每年从我们的收入中提取两成,直到他们本金全部收回为止。

之后,公公应聘到了市区一家大药房去坐诊,婆婆则继续留在家里帮我们的忙。

因药店开的时间长,口碑也不错,所以我们的生意还算好。我与罗俊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在经营店铺上,都配合得越来越默契。

女儿七岁那年,我们便全款买了新房,两年后又买了台车。

然而,正当日子如初升的太阳一般,一年总比一年高时,婆婆的身体却出了问题。

公婆一共养育了三个孩子,上边两个女儿都嫁去了外省,罗俊是最小的但他责任重大。婆婆这样一病,照顾她的责任自然落到了我头上。

婆婆的病非常奇怪,只要是着了点凉的话,就会头晕想吐,严重时会失去知觉倒地不起。

去市里的医院验过血,做过脑CT,也拍过颈部的片子,可医生都不确定是因为什么原因引起的。

身为老中医的公公,把收藏的药书都找出来又翻了几遍,开了不少药,效果也都不明显。

03

面对精神状况和记忆力每况愈下的婆婆,罗俊也整日双眉紧锁,神情压抑。

我也有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婆婆这病如果再拖几年,情况会更糟。

于是,我壮着胆儿跟家里提出,要带婆婆去外边的大医院看看,罗俊和公公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罗俊咂吧两下嘴,问:“那,家里怎么办?”

“办法总是人想出来呗。”我嘴上这么说,其实心下也没底。药房的事,还有一双儿女的上下学,都是问题。

思忖片刻后,公公凝重地开口说:“你妈这情况确实是再也拖不得了。也不是全无办法,罗俊把上班时间延长些,早上早点开门,晚上晚点下班。我可以负责接送孩子。店里发药的话……”

罗俊轻捏眉心,试探着问他爸:“要不爸您那边干脆辞职算了?”

公公没好气地反驳说:“你以为我没想过?你以为我就是块木头,没想过亲自带你妈去看病?你妈这情况还没有明朗,我得赚点钱放手中心里才踏实。”

我瞬间明白了公公的意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4

公公在那边药房上班,每月有6000块基本工资,加上提成的话,差不多有一万块。如果他辞职的话,那这笔收入就没有了。

照眼下这安排,我这边请个发药员也就三千多的样子。店里只需罗俊多花点心思,照样运作,家中每月至少可以多出7000块的收入。

我果断说:“那就这样吧,马上张贴招聘启事,只要卫校毕业能发药就行,请好人我马上带妈动身。”

罗俊只得默认。

十天后,公公托他那边药房老板找来一个刚从卫校毕业的女生。我满怀希望,拉着婆婆出了门。

我带着婆婆先后去了上海、南京的好些医院。

婆婆一辈子都没出过县城,刚离开家的那段时间,吃不习惯也睡不好。每到晚上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看得我既好笑又心酸。

后来在同病房室友的建议下,我开始给她做颈肩部位的按摩。按到两手酸软时,休息一会儿再继续。

慢慢地,婆婆竟然有了些好转。每天坚持帮她按摩二十来分钟,睡眠质量有了明显好转。

只是,婆婆身体到底哪儿出了问题,一直都没有一个准确的结论。

只有一位医生说,以他的经验来看,很大可能是颈椎出了问题。但颈椎问题是婆婆这个年龄段的人的高发病,而且也没有特效药。

于是,我干脆带着婆婆又跑到两个大姑姐那儿玩了一大圈后,才回家。

一直到双脚踏上自家药店的门口,我才惊觉,我竟然带着她老人家在外边浪了大半年。

05

回家后,我依然记起各处医生的话和自己的实践经验,每天坚持替婆婆按摩半小时以上,婆婆也找尽机会搞锻炼。

一年后,奇迹终于出现,婆婆再也没有犯过病。只是我跟罗俊的感情,也在这个时间段里迎来了一个非同寻常的变化。

带着婆婆看病刚回来那段时间,我心中记挂着婆婆的恢复情况,当罗俊提出要把那个毕业不久的发药员留下,我并未多想。

只是本能觉察到,罗俊替人诊病的间隙里,目光会时不时粘着对方。

但我安慰自己说,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出水芙蓉一般,连我这半老徐娘都忍不住要多看几眼,更何况是罗俊这正值壮年的男人?

直到三个多月后,公公以非常强硬的姿态将她辞了,罗俊以为是我的主意,跟我摆脸色,事情才真正引起我的重视。

多花三个月工资将出水芙蓉辞退的当天晚上,罗俊跟我闹起了别扭。不但早早地下了班,还跟人喝酒到深夜才回家。

睡床上了也拿后背对着我。

我终于嗅到其中的不同寻常,主动问他:“我不在家的这半年,是错过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了吗?”

06

没想到,罗俊脱口便说:“人家都有男朋友了,能有什么事?”

他的不打自招,让我的心瞬间化身成了一辆钢绳陡断的井底吊车,笔直地往下掉了去。

人家都有男朋友了,这话多酸?会有什么事,又透着几多的遗憾?

眼泪始于心窝窝里,终于眼角。

我哽咽着说:“你若舍不得人家,现在挽留还来得及的。”

罗俊腾一下翻过身子,将脸对着我,两眼似是要喷出火来:“我挽留什么呀?我是把人家吃干抹净了还是咋地?”

我强忍心底剧痛,一字一顿地说:“你跟她有没有事老天知道。辞退她不是我的主意,你少跟我废话。”

那是我跟罗俊为了“出水芙蓉”吵过的唯一一次,也是伤害性最强最大的一次。

在我心里,自那时起,罗俊便不再是我的爱人,而只是共同对付生活的战友。

中年人的生活就有那么残酷,老的一天天地老,小的一天天地大,无论你情感上遇到怎样的挫折和打击,你都得肩负起应尽的责任来。

尽管我跟罗俊的感情被撕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但白天在药店,我们还是那配合默契的男女主人。

随着婆婆病情的好转,店里生意像不停脚的坨螺一样地折腾,我压根儿就没时间和精力去悲春伤秋。

直到几年后东窗事发。

07

儿女们双双面临毕业前夕,我从罗俊手机上意外发现了他偷吃的证据:他趁我还没下班时,屡次带人开房的付款记录。

他几乎没怎么犹豫就说出了真相,对方就是那“出水芙蓉”。虽已结婚生娃,但还是委身于了他。

我只跟他说了一句话:“你们还真够情深似海的。”

尔后斩钉截铁提出了离婚。

听到消息的公婆连夜赶到了我们住处。

从公公嘴里,我也意外得知了当初错过的一些片段。

原来,罗俊跟对方的那点小九九,公公早就心中有数。所以他才出面把人给辞了。

公公说,他原以为罗俊应该能从他的这举动中,看到他们当父母的的立场和良苦用心。岂料,罗俊还是执迷不悟,即便对方已经结婚还犯下如此大错。

有时候,变了心的男人是真可怕。

罗俊把在他父亲那儿受到的气全部转发到了我身上,坚持认为他爸妈就是我请来的救兵,还说我这人心深似海,毒如蛇蝎,定不会有好下场。

可他也不想想,普天之下那么多的儿子犯过男人都会犯的错,多的是帮亲不帮理的父母。为什么独独我的公婆、他的父母就能把道德与情感的天平操控得如此平衡?!

我对罗俊失望之极,暗地发誓:一世夫妻情,殂于此时此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8

让我更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十二点多钟,我们就接到了派出所打来的电话。

公婆出事了。

到那才知道,原来公婆出了我们家的门,便直冲“出水芙蓉”的家。将她训斥一番后,明确表示哪怕是她跟罗俊双双离了婚,也绝不会容许她嫁进来。

“出水芙蓉”本就不是善茬,又是当着她老公孩子的面,自然矢口否认。

公婆气不过,这才愤而砸了人家的家具电器,扬言若敢再招惹他们的儿子,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公婆还说,如果罗俊执意不回头的话,他们还会上门去闹,也要把药店的管理权收回来。

公公字字句句都透着威严:“小莉这样的女人有什么不好,替你生了一儿一女,协助你把店铺搞得红红火火的。最难得的是,你妈妈这病要不是有她照顾,能好起来吗?你怎就这么狼心狗肺?每天帮你妈妈按摩半个小时,长达一两年时间,你做得到吗!”

婆婆也恨铁不成钢地骂道:“家里药店没你照样能开,大不了你爸回家坐诊就是。没有了钱,看谁还愿意跟你,书都白读了吗?这样的女人品行有问题,今天能为了你背叛她男人,将来就能为了别人背叛你,你怎么连这点道理也想不通呀……”

罗俊直到这时候,才低下了他那倔强的头颅。

最后,公婆出资赔了对方损失。我跟罗俊经过近一年的修复后,生活回归了正常轨道。

那“出水芙蓉”被婆家扫地出门,臭了名声,去了外地。

之所以没有执意离婚,不是因为觉得跟罗俊能和好如初,而是基于现实的考量。

舍不得一双儿女是最主要的。然后,如果真离了婚,我将面临非常被动的局面。

真按公婆说的那样将罗俊逐出的话,我跟公婆毕竟没有血缘关系,即便公公真能来店里坐诊,也是合作关系。如果罗俊再婚,这合作关系还会透着无数变数和尴尬。

反过来,罗俊浪子回头,有着“曾经犯错”这个污点在,他永远摆脱不掉“夹起尾巴做人”的使命。只要我不旧事重提将往事引爆,我们就能相安无事。

而今,这事已经过去三年。

有人说,婆家的事情女人千万别冲在前面。要我说,做人做事,还是不要那么唯利是图,精于算计的好。

因为,你付出过的真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回馈到身上来,还会带给你意想不到的收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