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韩雪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宝钗有两次特别清醒的认知,一次是她过十五岁生日,她点戏,另一次是提醒邢姑娘不要佩戴碧玉佩那些富丽闲妆,不要小看这个年纪不大品格端方容貌丰美的小姑娘,她可是有远见又现实又清醒,有时候可以理解,为什么王夫人支持金玉良缘,相比之下,满园的姑娘,还就宝钗最懂人情世故最会持家,知道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这样的儿媳妇,婆婆自然满意,省得自己督促儿子了。

1、宝钗的出世

这个最务实的白富美,除了世俗气的一面,还有出世的一面,她年纪不大,博览群书,而且经历过家族的中落,从金陵当地一霸,到京里寄居于亲戚家,从薛家说一不二,到仰人鼻息,这个变化,对于薛宝钗的心态影响特别大。

所以她点的那曲寄生草,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这样的几个字,居然能入了她的心,只能说明,她有出世的心,她担忧宝玉被移了性,证明,人家读书是进去了,还能出来,不会读进去了,出不来,不过,她为什么如此的心境,只能说薛家变故里,她感悟到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其实王家对薛家的态度,肯定不是热情满满,肯定有冷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宝钗的清醒认知

到了薛邢联姻,薛家订下了邢夫人的内侄女邢姑娘,这成了一家人,她和邢姑娘的关系,成了姑嫂关系,不过她们是同类人相处的极好,她是一早就欣赏和主动照顾邢姑娘,算是对同类人的一点怜惜。

宝钗看见探春送邢姑娘的碧玉佩,就开口提示,这是大官家的小姐的富丽闲妆,薛家有几箱子,不过她从不佩戴,因为这是一个身份的象征,是官家千金才用的,而薛家不比从前,也不比他们,这是薛宝钗的自知,哪怕你和三春住在一个大观园里,可是身份不一样,她们是国公府的千金小姐,薛家只是个商户,这是身份的区别,这是阶层的不同,这才是为什么薛家要力主金玉良缘的原因,是不要跌出那个贵族圈子,不过,她清醒的不奢侈不浪费,就是提醒薛家的儿媳妇,要有身份感,不要和人攀比。

这样的清醒,同是薛家人,薛大少就没有,成天是吃喝玩乐不务正业,好似和人家混一个圈子,其实人家当他是傻子。

【作者简介】韩雪丽,石家庄人,热爱诗歌,有作品发表在《写乎》《作家荟》等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