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12月,同在一个部队大院长大的张丽和苗宏民,二人穿上军装到了部队,5年后张丽退伍到学校工作,苗宏民军校毕业分到仓库,张丽被催相亲,和父母关系一度紧张,不久她租房搬出去住了,苗宏民一个举动两家坐下来谈婚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丽和苗宏民的父亲同在一个研究所工作,还都是一个项目组的同事,苗宏民的父亲是室副主任、项目组长,而张丽的父亲则是晚两年到所工作的一般科研干部。

二人都是五十年代的大学生,从地方大学毕业后入伍,到研究所工作已经二十多年了。

六十年代,二人多次受命奔赴沙漠戈壁滩,完成重要课题研究任务,多个项目获奖,为新中国军事科技发展建立了功勋。

后来,苗宏民的父亲先后担任项目组长、研究室副主任,而张丽的父亲则是项目组的成员。

在事业上相互支持的两个父亲,却因个性和日常科研工作认识上的分歧,渐渐面和心不和,但是,两人谁都没捅破这层纸。

然而,两家都住在研究所的家属院,张丽和苗宏民从小学到中学毕业,同乘坐单位的学生班车上下学,近十年的小学和中学生活,让两个孩子成了彼此关照的小

伙伴。

这两个小人,并不知道他们的父辈心中隔阂,他们彼此有好感,经常在一起讨论作业,谈论共同感兴趣的话题。

1978年底的时候,部队来征兵,苗宏民想当兵,而张丽听说苗宏民当兵的消息时,也和父亲说了当兵的事。

两位父亲知道了他们的孩子想当兵的心情后,都不约而同地向组织汇报了这个情况,研究所机关出面协调军分区,当兵的事算定了下来。

然而,没想到的是,张丽被北京军区的部队接走,而苗宏民则到了武汉军区驻豫部队。

天各一方,并没有阻碍两个年轻人的相互牵挂,天各一方,反而促进了他们的彼此关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们每月6元和6.5元的津贴,仅买信纸和邮票都要花去近2元钱,而他们一直通信这件事,他们的父亲并不知道。

1982年秋,苗宏民考上了陆军学校,而张丽因为所在单位考军校指标限制,失去了考学的机会,只能在军队医院里继续当兵。

1984年夏,苗宏民军校毕业,分到了山西一个军队仓库当了一名排长,而张丽则在这一年的年底退伍回到了家乡。

张丽退伍后,根据当时的相关政策,她被分到了市区一家医院,成了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

幸得识卿桃花面,从此阡陌多暖春,彼此的爱慕,都在对方的心里!

有了稳定的工作,张丽的父母便张罗着给女儿介绍对象,在一帮战友、同学、同事的帮助下,张丽还是耐着性子去相亲,因为心里不太情愿,后来自然便一个个没了下文。

渐渐地,比张丽的年龄过了27岁,父母催婚的着急,不仅写在脸上,让张丽也感到了喘不过气来,父母和她的关系很紧张。

后来,她索性搬到了医院附近的一个出租屋里,隔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

1988年,医院出现传染性高的病毒,张丽和同事不幸中招,而她拖着病体坚持上班,回到出租屋便昏倒了,幸好同屋的姑娘把她送到了医院。

和父母的结,她凭自己的能力,解不开了,内忧外患,病倒了。

张丽没有给父母说,怕他们担心,而挣扎着到邮局,给一直思念和信任的苗宏民打了一个长途电话。

而这时的苗宏民已是仓库勤务连的副指导员,接到张丽的电话后,急忙请假,坐了一夜的火车赶到了张丽的出租房。

见到许久未见的知心朋友和同学,张丽眼泪婆娑,而苗宏民则跑前跑后,买药、打水、买饭。

作为副指导员的苗宏民,并没有在张丽的出租屋里多待,他劝说张丽回父母那儿,父母的家才是最温暖的家,张丽当即说愿意回家。

这时,苗宏民拥抱了一下病中的张丽,说我和你一起去见你的父母,想和他们谈一谈。

其实,张丽不知道,苗宏民早已经知道父辈们心中的隔阂,他这次匆匆赶回后,和父亲深谈了一次,句句在理的话,让父母觉得儿子考虑得在理。

二老其实也很喜欢张丽,毕竟从小看着这姑娘长大,长相俊美,人也稳重,娶个儿子喜欢的儿媳妇,是件好事。

之于工作上的分歧,原本就不是原则性问题,在儿子婚事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为了稳妥起见,苗宏民请到了张丽父亲的同学、好战友、研究所刘总工出面,先给张丽的父母提前说和,不至于他们这两个年轻人回去太突兀。

当天下午晚些时候,苗宏民陪着张丽回到了家,刘总工也到了。

张丽父母一看到病中的女儿,心早就软了,相比于女儿的身体,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然而,他们看到上门的苗宏民,尽管刘总工已经打了铺垫,但心里总觉得不是味,脸色自然不太好看。

但是,苗宏民早已想到了这个局面,他拉过一个凳子,坐在张丽父母面前。

他先亲切地叫了声叔叔、阿姨,我是你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在我的心中,您们就像我的父母一样可亲可敬。

这些年在部队得到了成长和锻炼,我也更深好了解了您和我的父亲这些年为国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科技事业做出的努力和贡献。

以前我不懂,现在我懂了,您们从事的事业,是国之大者,我也经常在教育战士时,提到研究所和父辈们的功绩!

张丽年轻,也任性了点,我以前在信中以及这次回来,也当面说了她的问题,相信您们也不会生她的气的。

您们比张丽自己更希望她幸福,希望她快乐,父母永远比儿女考虑得更深更远!

听到苗宏民的话,刘总工和张丽父母相互看了一眼,并没有说话,但看得出张丽父母的脸色柔和了许多。

刘总工接过苗宏民的话说,我看啊,这两年轻人从小在一起长大,又一起上学、当兵,彼此很了解,如今他们的年龄啊不小了,该让他们自由相处了!

现在的社会,孩子的婚姻大事,得由他们作主,父母不能包办。只有这样,他们才幸福,家庭也才会幸福!

张丽的父亲深情地看着张丽,叹了一口气,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张丽的母亲则拉过女儿的手,看着老张大声安慰着张丽:这事,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和你父亲没意见。

看到这个情况,苗宏民当即提议,请两个家庭一起吃个饭,请刘伯伯赏光出席。

第二天晚上,在一个饭店的包间里,两个家庭和刘总工一起吃了个幸福的晚饭,而两个年轻的婚事,也在这次晚宴上敲定下来。

浮华褪却,童年时期的青梅竹马,最终还是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2013年,当年的苗宏民已从勤务学院副师职部长位置上退休,和妻子张丽一起,周末交替着回到双方的父母家。

而他们的父母,都已是90多岁的老人了,这4位老人的身体仍然很健康!

有一种幸福,叫军队大院里的青梅竹马!

有一种幸福,叫相隔千里的双向奔赴,纵然有千山万水,时光不老,真情永在!

【图片选自网络,联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