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代的内心里,对海涛的谈判没抱多大希望。因为加代很了解海涛。不是说海涛欺软怕硬,也不能说海涛不行,而是海涛没那么狠。当天晚上加代让王瑞买了第二天飞往深圳的机票。

一早,加代带着身边几个随行的兄弟赶回深圳。和江林见面一握手,江林说:“哥,这个夏磊,我打听过了。”

加代说:“我也打听了。”

江林问:“你问的谁呀?”

加代说:“我问的金远山。”

“怎么说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说:“不管怎么说,这小子是个人物,是个人才啊。查没查明白他背后什么关系?”

“上车说。”

加代一听,“怎么的呢?怎么还上车说呢?”

上车以后,江林说:“哥,这小子关系太错综复杂了。”

“有什么大背景啊?”

“大背景谈不上,但是我们认识的,他几乎都认识。”

加代问:“他跟杰哥也认识?”

江林说:“认识。”

加代一听,“你别告诉我,他跟康哥也认识。”

江林点点头。加代问:“怎么认识的呢?”

江林说:“这小子特别会舔。哥,没有他干不出来的事。任何人只要跟他一接触,他一定能攀上。他这小子特别能够卑躬屈膝,能能屈能伸。最难的时候,为了交人,宁哥自己在家啃馒头吃咸菜,也要把钱省下来去送礼。他能做到这一点。”

加代问:“白道很厉害?”

“不能说多厉害,但是肯定不软。他能把各个地方的企业家、老板拢到自己身边,为他所用,成立一个商会,商会干得如日中天。这小子绝对牛逼,他不仅笼络人心的本事厉害,而且他给人洗脑的本事也厉害,更重要的他给商会成员提供白道背景。有很多老板犯事解决不了了,他来解决。有很多老板打完仗没办法收场了,他全给解决。这一点他特别厉害了。”

加代一听,“有意思,有点意思啊。我让你准备的人,你准备了吗?”

“备好了。”

加代说:“那就先礼后兵。海涛没谈下来,我来谈。先回表行。”

到了表行,一百多兄弟都全到位了。加代亲自带着兄弟们去了广州。到了广州,先是跟笑妹、铁男、楚大国见了面,中午一起吃个饭。饭后又到东北商会。海涛一见加代来了,特别欢迎。海涛说:“代弟,感谢啊。我他妈昨天晚上气的一夜没睡觉。”

加代说:“不说那些了。涛哥,你跟这人接触过,他现在身边社会上的兄弟能有多少个?”

“不好说呀,他现在商会有多少人我都不能确定。”

加代一听,“你不是去过了吗?”

海涛说:“我去也没看全面啊。”

“行,你跟他有联系方式吗?”

“有。”

“你把电话号给我。”

海涛说:“代弟,我跟你提个醒,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准备?”

海涛说:“这小子听说过你,但是没什么印象。你得做好他不是认识你的准备。所以说你要谈的时候......”

加代说:“我明白,你把电话给我们。”海涛把夏磊的电话给了加代,尾号全是六。

加代拨通了电话,“你好,哥们儿。呃,你应该比我大,我得叫声磊哥,你好。”

“哪位你是?”

“我是深圳的加代。昨天海涛,涛哥和你见面,提到过我吧?”

“啊,哎呀,有印象有印象。老弟啊,你有名儿,深圳的,有名啊,听过听过。打电话有事啊?”

“呃,有这么个小事。想跟磊哥见一面,当面聊聊,电话就别说了。不知道磊哥方不方便?是我去找个饭店呢,还是我到你商会去跟你见一面呢?磊哥,你挑呗?”

夏磊说:“今天我挺忙。按理来讲,要是别人找我的话,我肯定不会给面子,我也不会跟他见面。但是今天你打电话了,我也不好不给你面子。这样吧,下午四点多钟,也是我们商会前段时间投资盈利了,要办个聚会,我们商会的人都来。你要是方便,愿意凑热闹,你到我商会来,在我这吃吃喝喝,正好也聊聊。你看怎么样?”

“那行,几点?”

“四点半。”

“好,四点半我到。磊哥,见面再说。”

“好嘞好嘞好嘞,哎,好兄弟。”

挂了电话。海涛说:“代弟,你跟他太客气了。他打我个嘴巴子,你应该不是这性格啊。”

加代说:“我什么性格?我们以谈事为主。说句不好听的,他这种人就怕我呀?你代弟是阎王爷呀?我手里有生死簿,打外钩,就能把人收走呀?代弟走到今天,又不是完全靠打架的。好人,我们要交。那种不行的,操蛋、装B的人,我们没办法了,才打的。我喜欢打架啊?谁他妈有杀人证呢?晚上我去看看去,跟他聊聊。要是行的话,打了你一个嘴巴,跟他要点赔偿。你听我消息吧。”

“反正你加点小心。这小子不可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说:“你拉倒啊。我用你给我提醒啊?你就是被他打了个嘴巴,心理不平衡。”

海涛大声说道:“我肯定不平衡。”

加代说:“涛哥,真不是我说你,你让我体会到一句话。”

“什么话呀?”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在你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涛哥,你才多大岁数?你才五十来岁就这样子了?五年前,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在广州你多牛逼呀!你东北商会一喊就喊二三百个兄弟。我听说你现在一百人都喊不出来啊?”

海涛一听,说:“放屁!我雇都能雇几百人。”

加代说:“嗨,涛哥,你自己心里有数。我给你提个醒吧,以后路怎么走,你自己考虑考虑。我回去了,晚上我去见面。”

“你心里有点数吧。”

加代和海涛就此分开,下午加代去夏磊的商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