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秦氏犯了何罪?为何要打四十九日解冤洗业醮?刘姥姥和李纨为啥拿平儿当奶奶看?

文/姜子说书

《红楼梦》故事里,平儿是王熙凤的陪嫁丫鬟,而王熙凤是四大家族之一的金陵王家的千金小姐,但贾琏的小厮兴儿却说,王熙凤反而畏惧平儿这个屋里人三分。

  兴儿道:“虽然平姑娘在屋里,大约一年二年之间两个有一次到一处,他还要口里掂十个过子呢,气的平姑娘性子发了,哭闹一阵,说:‘又不是我自己寻来的,你又浪着劝我,我原不依,你反说我反了,这会子又这样。’他一般的也罢了,倒央告平姑娘。”

贾琏多看一眼的丫鬟,王熙凤有本事当着贾琏的面,打个烂羊头。王熙凤这样一个楚霸王似的人物,为啥怕平儿呢?兴儿说了几个原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一、王熙凤打发了贾琏原先的两个屋里人,自己脸上过不去,他让平儿当屋里人,一则显他贤良名儿,二则又叫拴爷的心,好不外头走邪的。

其二、平儿是王熙凤自幼的丫头,又是个正经人,从不把这一件事放在心上,一味忠心赤胆,是王熙凤唯一的心腹。

更有趣的是,原文中有一个桥段,暗示平儿最终降服了王熙凤,最终反仆为主,成为了贾琏的正妻。没错,贾琏和王熙凤夫妻的这一番对话,恰恰证明平儿的身份不一般。

  平儿道:“别叫我说出好话来了。”说着,也不打帘子让凤姐,自己先摔帘子进来,往那边去了。凤姐自掀帘子进来,说道:“平儿疯魔了。这蹄子认真要降伏我,仔细你的皮要紧!”贾琏听了,已绝倒在炕上,拍手笑道:“我竟不知平儿这么厉害,从此倒伏他了。”

书中贾宝玉为平儿理妆,感慨平儿面对“贾琏之俗,凤姐之威”的周全和无辜挨打的不幸,亦是作者在写平儿的出身并不低。

  宝玉因自来从未在平儿前尽过心,且平儿又是个极聪明极清俊的上等女孩儿,比不得那起俗蠢拙物。不想落后闹出这件事来,竟得在平儿前稍尽片心,亦今生意中不想之乐也。

《红楼梦》故事里,刘姥姥慧眼识人,一语道破贾宝玉的屋子最为精致,林黛玉的屋子最为高贵典雅,更是一眼看出平儿不凡,以至于把她错当成了二奶奶王熙凤。

便是大奶奶李纨,也说平儿比王熙凤体面高贵,甚至于当众就说王熙凤“给平儿拾鞋也不要,你们两个只该换一个过子才是”。以出身论高低贵贱的古代,李纨何出此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纨揽着他笑道:“可惜这么个好体面模样儿,命却平常,只落得屋里使唤。不知道的人,谁不拿你当作奶奶太太看。凤丫头就是楚霸王,也得这两只膀子好举千斤鼎。他不是这丫头,就得这么周到了!”

《红楼梦》故事里,作者笔下的人物,皆非凡夫俗子,脂砚斋作为第一个读者兼指导作者写作的总编,就把香菱、平儿、袭人等丫鬟,与林黛玉和三春等主子相提并论。

  庚辰双行夹批:细想香菱之为人也,根基不让迎、探,容貌不让凤、秦,端雅不让纨、钗,风流不让湘、黛,贤惠不让袭、平,所惜者青年罹祸,命运乖蹇,至为侧室,且虽曾读书,不能与林、湘辈并驰于海棠之社耳。

《红楼梦》故事里,刘姥姥眼中的王熙凤至尊至贵,普天下人都该站着说,阿凤独坐才是,却见阿凤在贾母跟前独站。

  刘姥姥进去,只见满屋里珠围翠绕,花枝招展,并不知都系何人。只见一张榻上歪着一位老婆婆,身后坐着一个纱罗裹的美人一般的一个丫鬟在那里捶腿,凤姐儿站着正说笑。

别说大观园中姊妹们都比王熙凤尊贵,便是给贾母捶腿的鸳鸯,还坐着呢。便是贾母喊人给王熙凤凑份子过生日那回,依然还是王熙凤独自站着。

  宝钗姊妹等五六个人坐在炕上,宝玉坐在贾母怀前,地下满满的站了一地。贾母忙命拿几个小杌子来,给赖大母亲等几个高年有体面的妈妈坐了。贾府风俗,年高服侍过父母的家人,比年轻的主子还有体面,所以李纨凤姐儿等只管地下站着,那赖大的母亲等三四个妈妈告个罪,都坐在小杌子上了。

为啥贾母笑话王熙凤是破落户呢?王熙凤的出身到底如何?为啥作者只字不提王熙凤的父母是谁呢?为啥贾府的儿媳妇,地位不如贾府未出阁的小姐呢?因为这些小姐原型都是帝王。

  贾母笑道:“你不认得他,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皮破落户儿,南省俗谓作‘辣子’,你只叫他‘凤辣子’就是了。”

不但贾母郑重其事地说过王熙凤是破落户,便是李宫裁也当着王熙凤的面说过:“都像你泼皮破落户才好”的话,连王熙凤自己也说,他在所有人眼里都是破落户。

  凤姐冷笑道:“我也是一场痴心白使了。我真个的还等钱作什么,不过为的是日用出的多,进的少。这屋里有的没的,我和你姑爷一月的月钱,再连上四个丫头的月钱,通共一二十两银子,还不够三五天的使用呢。若不是我千凑万挪的,早不知道到什么破窑里去了。如今倒落了一个放帐破落户的名儿。”

《红楼梦》故事里,尤氏也笑话过王熙凤是破落户,而王熙凤却自负胜过普天下所有人,她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尤氏笑道:“罢,罢!可以不必见他,比不得咱们家的孩子们,胡打海摔的惯了。人家的孩子都是斯斯文文的惯了,乍见了你这破落户,还被人笑话死了呢。”凤姐笑道:“普天下的人,我不笑话就罢了,竟叫这小孩子笑话我不成?”

其实,王熙凤的原型是魏忠贤,出身于市井,与醉金刚倪二相似,书中除了王熙凤,符合破落户和放帐身份的人都只有倪二。庚辰侧批:仗义人岂有不知礼者乎?何尝是破落户?冤杀金刚了。

  倪二听了大怒,“要不是令舅,我便骂不出好话来,真真气死我倪二。也罢,你也不用愁烦,我这里现有几两银子,你若用什么,只管拿去买办。但只一件,你我作了这些年的街坊,我在外头有名放帐,你却从没有和我张过口。”一面说,一面果然从搭包里掏出一卷银子来。

《红楼梦》故事里,平儿是明朝平叛的将领,出身反倒比王熙凤体面几分,贾琏代表朝廷,正因为如此,平儿虽在王熙凤手下,出身却并不比王熙凤低,而且最终在王熙凤死后被扶正。

再说与王熙凤关系甚好的秦可卿,为啥凡事都要用到七七四十九日的最高规格呢?哪怕是秦可卿与公公贾珍真有不妥,也无需解冤洗业吧?真相是秦为华夏,秦氏一家三口去世,隐喻华夏朱明帝王去世,作者眼中亡天下的亡国之君,罪在亡国,又是前朝帝王,故如此规格,如此大罪,托梦所言又是华夏千秋大业之计。

  一面吩咐去请钦天监阴阳司来择日,推准停灵七七四十九日,三日后开丧送讣闻。这四十九日,单请一百单八众禅僧在大厅上拜大悲忏,超度前亡后化诸魂,以免亡者之罪;另设一坛于天香楼上,是九十九位全真道士,打四十九日解冤洗业醮。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红楼梦》程高本、《脂砚斋全评石头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