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岁的小毛是永昌县城里一个普通的青年,父母都在县医院工作。2022年,他刚上大学一年,为了省钱就读了家乡的大专。

暑假回家,小毛觉得无聊极了,高中同学们都出省读大学去了,家里也没什么娱乐活动。小毛也只能在家里不停地刷手机。

通过社交软件,小毛认识了一个叫小红的女生。

她比小毛小了7岁,长得漂亮可爱,性格开朗活泼。虽然小毛还是个年轻人,但相比于小红他还是算“大人”,小红对他十分依恋,经常给小毛说一些学校的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这个过程中小毛逐渐喜欢上了小红,常常约她一起逛街、吃饭、看电影。小红也乐意接受小毛的追求,两个人开始了热恋。

小毛非常投入这段感情,把小红视为自己的初恋,想方设法讨她开心。

父母看到儿子谈恋爱也很高兴,但考虑到小红只是一个初三的学生便叮嘱小毛不要影响小红的学习。

但小明只是敷衍的答应着,当时正值暑假所谓的影响学习无从谈起,确认关系之后他便开始天天和小红腻歪在一起。

感受着爱情美好的小毛感觉自己每天都十分快活,然而他不知道,小红原来已经有个暗恋她的男同学——14岁的小郭。

小郭是小红的隔壁班同学,从初一就开始暗恋小红。知道她交了新的男朋友后,小郭肝肠寸断,愤恨不已。

这个暑假,小郭经常窥看小红与小毛约会的每一刻——逛街时他远远跟着,吃饭时他在对面偷窥,夜里他蹲在小红家门口望着她回家。

小郭觉得小毛这个外来者抢了自己的女神,这让他嫉妒到睡不着觉。终于,他决定要教训这个抢了自己女朋友的混蛋。

2022年7月29日那天傍晚,小毛照常去接小红两人去公园约会。分手后,他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格外愉快。

走在回家的小巷,天色已暗,路灯昏黄。前面一个拐角处突然闪出八个身影,将穿着红T恤的小毛围在了中间。

原来是小郭约了手下7个哥们,他们都还是未成年的中学生,在小巷里堵住小毛的去路,自己穿了件黑衣服戴上口罩和帽子,生怕被认出来。

“哥们儿,你最近春风满面啊!有什么好事给我们说说?”

一个声音阴沉沉地问。小毛一头雾水,问他们什么意思。

为首的人一拳就打在了小毛脸上,小毛踉跄着退了两步,才看清这些人大都戴着口罩,样子极其恶劣。

“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意思,我又不认识你们。”小毛警惕地说。那人冷笑一声,说小毛还装傻。旁边一个声音急促地说:“快点儿的,给我揍他!”

小毛这才意识到他们是冲自己来的。他想反抗,虽然他有21岁,对面的男孩都为成年,但双拳难敌四手,很快便落入下风。

拳头雨点般落在小毛身上,小毛疼得直咧嘴,可他们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小毛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挨这顿打,但还是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要害并且求饶。

但这些男孩并没有停手反而开始照着小毛的下体踹去,小毛下意识的想用手护住下体,但紧接着他的头又被猛踩了几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在这样的反复虐待之下,小毛已经被打的意识模糊,这个时候这群男孩也打累了,“行了行了,差不多就这样。”

为首的穿黑衣服的男孩说。小毛这才得以喘口气,他痛苦地蜷缩在地上,但满身酸痛使他难以移动分毫。

但就在这时黑衣男孩又说了一句话让小毛整个人都吓得蜷缩了起来。

“这就完了?太便宜他了!”一个声音不满地说。

“那怎么办?要不把他埋了吧!”另一个声音提议。“埋了行,正好我家后山没人。”黑衣人说。

小毛听到了这令人毛骨悚然的对话,他想求饶,但已无法发出声音。

四五个少年架起小毛的手脚,往山上走去。

少年们将小毛拖上山坡,找到一处乱石堆旁的空地,开始挖坑。小毛的头脑一片混沌,但他隐约知道自己就要被活埋了。

少年们很快挖好了坑,拽起小毛的手脚就往坑里摔。被扔到坑里的小毛十分害怕开始求饶:“别......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妈妈还在家等我.....”

他用仅剩的力气挣扎着想爬起来,却被人一脚踹回坑里。

随后几人拿着铲子开始填土,等把坑完全填满后才满意的离去,而年仅二十一岁的小毛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小郭也许认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但7月30日中午失去儿子音讯的小毛父母便报了案。

警方通过询问小红得知他们昨天在公园约会,随后一调取监控便看到了小郭一行人在打小毛的画面,随后警方便抓捕了小郭一行人。

小孩子没有什么抗压能力,经过简单的审讯几人很快便交代了全部的犯罪事实。

警方根据这些男孩的指认很快便找到了活埋小毛的地方并很快将小毛的尸体挖了出来。

看到小毛的尸体,联想到一天之前还活蹦乱跳的儿子,小毛的父母嚎啕大哭。

《刑法》规定:故意杀人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如果是正常情况小郭至少要无期徒刑起步。

但因为他是未成年人肯定会从轻或减轻处罚,至于他叫来的七名从犯有的连十四岁都不到甚至都不会有刑事处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谈个恋爱,竟然会把命搭进去,这真的是个悲剧了。

现在的有些孩子,仗着自己未成年,无恶不作,真的令人恨透了。

不知道,未成年保护法,什么时候才能保护受害的未成年,而不是施暴的未成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