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厅级干部退休,为工作没有生育儿女,如今给我70万让给他养老

作者:肖寒先生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天打电话给舅舅,问他近况如何,舅舅说他在云南旅游,今年过年就不回来了,和一些老战友一起过年。我原本是想让舅舅到我家过年,他一个人肯定没意思,现在看来,舅舅早有安排。

舅舅叫刘壮,人如其名,长得确实高高壮壮的,从小喜欢舞枪弄棒,当然学习成绩也很好,高中毕业后就去当了兵,没想到聪明能干的舅舅,最终留在部队工作了十多年。

我妈妈兄弟姐妹6个,舅舅是年纪最小的,看上去是一个很粗狂的人,但其实是一个心思细腻,为人善良的人。舅舅原则性很强,在我小的时候,感觉舅舅说话很有力度,即使和我爸爸聊天,年纪轻轻总是能讲出一些大义凛然的话语,我对舅舅从小就很佩服,而舅舅对我也很疼爱,鼓励我用功学习,将来做一名对社会有用的人。

我和舅舅相差15岁,在我4岁那年,妈妈带着我去了外婆家,因为舅舅要去当兵,所以全家人举行了欢送仪式,当然这个仪式很简单,就是买了几斤肉,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吃了一顿饭。

记得很清楚,舅舅在走时胸前戴着一朵大红花,从中有好几个青年当兵,所以全村人把舅舅等人送到村口,看到外婆在流泪,我有些不解,也跟着流泪,长大后才知道,外婆是不舍自己的小儿子离开。

等我再次见到舅舅的时候,是在八岁那年,此时的我对舅舅的印象很陌生,而舅舅看到我长大了,走过来一下子就把我抱在怀里,问我学习情况怎样,还说给我买了新衣服还有玩具,甚至还有一大袋子的糖果。

自始至终,我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怔怔地看着舅舅,有一种亲切感,而那种陌生感并没有退却。

可能是受到舅舅的鼓舞,我在之后的学习过程中很努力,成了当时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毕业后回到老家县城的林业局工作,而舅舅在这个时候也转业到安徽宿州工作,至于为什么不回老家,是在后来才知道的。

舅舅的一个战友是安徽宿州的,两个人私交甚好,像亲兄弟一样,可这位叔叔殉职了,留下老婆孩子没人照顾。舅舅为了照顾战友的家人,选择复员,而舅舅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都没有结婚。

外婆在临终前一直催促,但舅舅总说:“我都这个年纪了,一起长大的伙伴都要当爷爷奶奶了,我找个媳妇也只是搭伙过日子,还不一定过得自在,再者工作那么忙,哪有时间找对象,结婚了就要对人家负责,可我的工作怎么办?”

舅舅是一个大孝子,在外婆临终前的半个月,舅舅一直陪在身边,可外婆知道,舅舅的心里肯定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惦记着自己的工作,可能是外婆用尽了最后的力量,让自己看上去身体恢复了,再者舅舅走后的第四天外婆去世了,舅舅没能见到外婆最后一面,成了一辈子的遗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和舅舅的来往并不多,除了他的身份特殊之外,再者舅舅平日里工作很忙,我也不想打扰。

母亲经常对我说:“你舅舅以后老了该咋办,一辈子无儿无女的。”

“我给舅舅养老,像孝敬你和爸爸一样。”信誓旦旦的话,让妈妈感到开心,其实那个时候这番话说出去又有些后悔,不是我不想给舅舅尽孝,而是自己有家庭,赡养父母天经地义,但如果是舅舅,那就有了额外的压力。

可话一说出,无法改变,妈妈第一时间就把我的话转达给了舅舅,舅舅在电话中对我说了一句话:“志贤,真的谢谢你。”

舅舅一路做到厅级干部,一辈子省吃俭用,他从不帮助亲戚朋友,在他看来那是徇私舞弊,所以哪怕他的亲姐姐亲哥哥,舅舅都不会多联系,家里人理解,没人说舅舅的坏话,甚至还感到骄傲,因为在我妈妈兄弟姐妹6个人中,舅舅是最有出息的,其他人要么当一辈子农民,要么做点小生意。

随着舅舅退休,我们晚辈想给舅舅办一个退休酒宴,舅舅没有拒绝,我和三表姐去安徽宿州接的舅舅,从安徽宿州到陕西安康有着900公里的路程,舅舅说不着急回去,一路上走走看看,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最真实的百姓生活。

我们在路上走了四天时间,舅舅每到一地,都会和当地人交流,看得出来,舅舅这个人,即使退休了,还是关心着百姓。

回到老家,兄弟姐妹六个人聚齐了,大家都很开心,都说转眼间就成老头老太太了,而舅舅也说自己这一出去就是几十年,想回来养老。这个话没人敢接,因为是舅舅亲自提出来的,大家心里很清楚,舅舅有退休金,谁接了都不好。

而舅舅把目光转向我:“志贤,你可在二十多年前就说过要给我养老,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可得算数啊。”

我尴尬地笑了笑,没想到妻子一马当先地站起来对舅舅说:“欢迎你来我们家一起生活,以后还得你多指教呢。”

大家也都纷纷指出让去我们家,因为就我们家在县城有房子,其他人都在外地,老家的房子虽然很多,可大家都在市里生活,有的要带孙子,有的要打工,没有空闲人。我知道此时不能表态,亲戚之间的繁琐事情最容易产生误会,但舅舅可以直接在我们家养老。

舅舅嘴上说会留下来,但他在家里待了半个多月就走了,说他刚退休,想过几天潇洒日子,和战友们聚聚会,旅旅游。

这几年来,舅舅每年回来一次,每次都是直接到我家,然后在我家住上几天,再去看望自己的哥哥姐姐。

毕竟舅舅是花甲老人了,纵然身体硬朗,我还是放下不下,时不时地会给舅舅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舅舅也很关心我的工作,一直让我要做一个廉洁的干部,不能做对不起他人的事情。

真的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舅舅给我的人生注满了关心和鼓励,而我也在人生路上走得一帆风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