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的哥哥死了。

整理他的遗物时。

我发现他的笔记本里夹着一张纸条字迹潦草的纸条。

上面写着:她要杀了我们!你快跑!

这,分明是哥哥的字迹!

我抬起头,看见妈妈对哥哥的照片露出诡异的笑。

她对上我的目光:“米丽,下一个就是你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我的哥哥米齐死了。

死在了我十八岁的生日那天。

那天一大早,他说要给我个生日惊喜。

等我下午放学回家就看得到了。

可我放学回家后并没有看到惊喜。

只看到他的尸体。

凶手的作案手法十分残忍。

用红酒瓶的碎玻璃割开了他的脖颈,鲜血喷洒得到处都是。

鲜血的腥味混着红酒的苦涩味道,令人作呕。

妈妈捂住了我的眼睛,“别看!”

其实我已经看到了,我还闻到了那股恶心的味道。

哥哥答应过我,十八岁就让我尝一尝酒的味道。

我哭了。

那瓶红酒肯定是哥哥送给我的十八岁生日礼物。

没想到那瓶带着哥哥美好祝愿的礼物,竟成了取他性命的作案工具。

很快,警察来了。

经过两天的调查。

他们同情地看着哭得撕心裂肺的我,“经过调查,你家里没有丢东西,你哥哥也没有仇人,他肯定是自杀的。”

这...这简直是胡说八道!

哥哥性格开朗怎么可能会自杀!

“不好意思,麻烦你们又跑一趟了。”

妈妈同意了他们的说法,还因为耽搁他们和他们道歉。

这可是活生生的一条命啊!

他们就这么草草结案了!

我“扑通”一声跪在妈妈跟前,抱着她的腿,眼泪哗哗直流,“妈妈,求求你了!你让警察立案再调查一下吧!找不到真凶,我哥死不瞑目……”

妈妈冷漠地看着我,不为所动。

现在我知道她为什么不愿意让警察深入调查了。

因为。

她就是杀害哥哥的真凶!

2

我称她为“妈妈”的这个女人。

并不是我的亲生妈妈。

我和哥哥的亲生妈妈在我十一岁的时候,出车祸死了。

妈妈死后,爸爸带回来一个漂亮的女人,让我们叫她妈妈。

我们不肯,她就打骂我们。

一次,她用爸爸的皮带抽打哥哥。

哥哥被打得奄奄一息,快死了。

我实在没办法,只能开口叫她妈妈,还保证让哥哥也叫她妈妈。

她才放下手里的皮带,冷漠地离开。

禁不住我的软磨硬泡,哥哥肯开口叫她妈妈了。

听我们肯叫她妈妈后,她对我们的态度终于缓和了一些。

爸爸因为工作常年不在家。

平心而论,她对我还是很好的。

她会开车送我上学,接我放学。

给我准备精致的三餐。

还经常给我买漂亮的衣服,给我扎漂亮的发型。

她经常抱着我睡觉,说我就是她的亲生女儿,她最喜欢我了。

但她不喜欢哥哥。

可能因为哥哥嘴巴不甜,不会像我一样经常说好听话哄她开心。

她不准哥哥去上学,她说哥哥活不了多久,去了就是浪费钱。

她不承认她就是对哥哥有偏见。

可是,哥哥身体这么健康,怎么会活不长呢!

但我半句都不敢反驳她。

因为爸爸经常不在家,家里都是她做主。

我只能乖乖地听她的话。

还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安然无恙了。

直到哥哥的葬礼后,我才看到他留给我的纸条。

3

哥哥的葬礼后,爸爸因为工作又走了。

对于哥哥的离世,他并没有表现出极大的悲痛。

我背着妈妈偷偷和他说让他找警察立案调查哥哥的死因。

他,无动于衷。

我真笨!

怎么会去求他呢!

就是因为他的私自冷漠,才让这个陌生的女人成了家里的女主人,还害死了哥哥。

我不能为哥哥伸冤,只能在他的房间里整理他的遗物。

他的房间不像平时那样干净整洁。

乱得像是被无数次翻过一样,被子衣裳扔得到处都是。

有人想在他房间里找到什么东西!

这个念头忽地闪过我的脑海。

这更让我坚定了内心的想法。

哥哥一定是被人杀死的!

很快,我在他的笔记本里找到了一张纸条。

他写下这张纸条的时候肯定很着急,时间也很仓促。

纸条被胡乱地塞在笔记本里,上面的字迹十分潦草。

要不是我熟悉他的字迹,也很难看出来他写了什么。

辨认出他写下的内容后,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背上像是爬上了一条冰冷的蛇,凉意从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里冒出来。

他说:她要杀了我们,你快跑!

她?

他说的是妈妈。

哥哥表面上叫她妈妈,私下要么称妈妈“那个女人”,要么称“她”。

妈妈竟然就是杀死哥哥的凶手!

难怪她不愿意让警方调查哥哥的死因。

难怪在哥哥的葬礼上,她对着哥哥的遗像露出诡异的笑。

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

原来她在得意。

她杀了哥哥,完美地隐藏了自己所犯下的罪行。

她在为自己的完美犯罪沾沾自喜!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她甚至还要杀了我!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她是不是也会把我伪装成自杀?

还是会用一些残忍的手法杀了我!

一时间,电影里那些残忍的作案手法一一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的双腿像是被灌满了铅一样沉重。

我无法思考,也无法逃跑。

只能任由恐惧混着寒意将我一点点吞噬。

恍惚间,她走向我。

她对上我的目光,一脸不耐烦,“米丽,下一个就是你了!”

4

醒来时我躺在自己的床上,已经是晚上十二点。

妈妈手里拿着一杯热牛奶,站在床前,满脸担忧地看着我。

“丽丽,我知道米齐的事情让你很难过,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了,妈妈希望你能够赶紧好起来!来!喝点牛奶,好好睡一觉!”

哥哥死后这几天,我吃不好睡不好,现在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别说逃跑,就是现在她要杀我,我都没有半点力气去反抗。

我只能在心里不断和自己说,不能和她撕破脸,不然她一定会立刻杀了我。

所以我听话地接过牛奶,假装喝了一口。

她看我喝了牛奶,很满意,转身出去了。

“她怎么样了?”

门外传来陌生男人的声音。

我赶紧起身,光着脚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背后,将耳朵紧紧贴在门上。

“没事了!”

“你把药放在牛奶里了?”

“放心吧!她喝了!”

他们越走越远,隔着门我几乎听不见声音了。

她要毒死我?

这个男人又是谁?

爸爸前脚刚走,她后脚就叫了这个男人过来。

他们什么关系?

一连串的问号穿梭在我脑袋里,喉咙处一阵又一阵地发紧,心砰砰砰跳得已经到嗓子眼了。

是,中毒了吗?

可我分明把那口牛奶吐出去了。

剩下那一杯一口也没动。

怎么会这样!

身体不受控制地向下倒去。

一秒后,地面发出闷响。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跟着响起。

妈妈衣衫不整地推开门,小心翼翼地扶着我靠在她怀中,“丽丽,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我想跑,想离开这个恐怖的杀人魔。

可我因为中毒,全身动弹不得。

屋外电闪雷鸣,一道闪电落下,照亮整个房间。

这时,我看清了妈妈身后的男人。

这人好像有些眼熟。

我在哪里见过他?

“轰隆隆!”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雷声,我猛然想起在哪里见过他。

眼前这个男人,是当年撞死我亲生妈妈的杀人凶手!

5

也是这样的一个电闪雷鸣的雨夜。

他跪在我们家院子里,恳求我们的原谅。

他一直在磕头乞求,额头上鲜血混着雨水流下。

远远看着他好像血流满面,模样相当瘆人。

他说如果得不到我们家属的谅解书,他就会被判很重的刑。

这辈子就毁了,他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家人的生活就全部毁了。

我不想原谅他,他杀了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

但他看起来有点可怜,我出去送了把伞给他。

过往的回忆一幕幕在我脑海里划过。

我想起了我的亲生妈妈,多了些对抗他们的勇气。

我抬起颤抖不止的手,直直看着他,费力地张开嘴,“杀人犯!”

声音很轻,足以传到他们的耳中。

他听见那三个字后,脸色从担忧变得惨白,眼里染起浓浓的恐慌。

看着他的糗样,我有些得意。

但下一秒我就后悔说出那三个字了。

因为妈妈此刻正满脸怒意地看着我,眼里的凶狠恨不得把我撕成碎片。

刚刚逞一时之快,我忽略了一个残忍的事实:他们随时会杀了我。

现在反应过来后,我害怕了。

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对不起,对不起……”

我拼命动着僵硬的嘴巴,努力和他们道歉。

他们相视一笑,露出满意的表情。

我悄悄动了动自己的手。

我好像能动了!

趁着他们神色松动了些,我顾不得全身的不适,一跃而起,将他们推出了我的房间,重重地砸上门,将门反锁。

一鼓作气地做完这一切,我几乎瘫在地上。

“咚咚咚!”

“丽丽,开门!”妈妈在说话。

我才不听她的!

她就是想让我开门,然后杀了我。

“我去拿钥匙过来。”

钥匙!

我猛然想起家里每个房间的钥匙都有备份,就放在妈妈的房间里。

绝对不能让他们打开门!

我赶紧推书桌过来挡门。

书桌里面放满了书,很重很重,肯定能把门挡得紧紧的。

我使出全身的力气,一点一点挪着桌子。

它真的太重了,我累得气喘吁吁,热得全身流汗,脱了睡衣,只留下薄薄的背心。

“钥匙来了!”

那个男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咚!”

又是沉闷地一声。

终于,在钥匙拧动锁的那一刻,我成功地用书桌挡住了门。

“咦?怎么打不开!”

“是不是拿错钥匙了?”

“没有啊!就是这把!”

他们不死心,又转了几次钥匙。

锁被打开,锁上,反锁,再次反锁,打开……

他们耐心的一遍遍拧动着手里钥匙。

“好像有东西挡住了!”

他们发现我用书桌挡住门,就边开锁边把门向里退推,力气明显比之前更大了。

我丝毫不敢松懈,用尽全身气力紧紧推着桌子,和他们对抗。

我的努力没白费,门始终纹丝不动。

“她好像把门给挡住了!”

“那怎么办?”

“丽丽,你把门打开!”妈妈的语气里多了一丝耐心。

我才没有这么蠢!

这扇门可是我最后的底气了!

“她就一个人在里面,我们拿一个小丫头还没办法了!”

“拿斧头过来,把门给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