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因为在广州过冬感染风寒,洪学智被迫住进了北京的301医院。

尽管这场疾病来势凶猛,给他的身体带来了极大的负担,但是老将军依然坚持每天收听新闻联播,心系国家大事。

一天,他的长子洪虎到北京出差,顺道来医院探望父亲。

没想到,当着同来的省政府秘书长马俊清的面,洪学智就数落起已经担任吉林省省长职务的儿子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天,一同探病的还有原四平市委书记马俊清。

洪学智一见马俊清,就赞不绝口,不仅夸他是好人,好书记,还着重提起维修四平烈士陵园的事情。

可是,到儿子洪虎这里,洪学智却“翻”了脸。

质问他在吉林省长的任上这么久,却连个四平战役纪念馆都建不成。

末了还不无揶揄地问洪虎,他这个省长到底是怎么当的?

一番话,说得洪虎甚为尴尬,不知该如何作答。

幸好马俊清在场,这才让洪虎过了关。

四平,对于现代人来说,或许只是吉林省一座普通城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对于洪学智而言,四平却是一座英雄城市,是他和他的战友们历尽硝烟,披肝沥胆解放的城市。

更是为他留下难以磨灭回忆的城市。

永远的痛——“四战四平”

自参军以来,洪学智参与的大小战争无数。

上至土改时期的赤城游击队,下到立国之战——抗美援朝,洪学智可谓是历经战火,几经生死。

如果论哪场战斗给他留下的印象深刻,最为艰难,“四战四平”必是榜上有名。

这四次发生在四平市四平街的战斗,不仅是改变东北前途与命运的大决战,更是拉开“辽沈战役”的重要序幕。

1945年,抗日战争虽然结束,但蒋介石却没有止戈的打算,背地里已经做好打内战的准备。

对于这一点,我党高层高屋建瓴,早有预料。

因此,资源丰富、工业化水平高的东北地区,成为我党领导人划定的必争之地。

用当时话说,“有了东北四省,我们就有胜利的基础。”足见,解放东北对于国共内战的影响之大。

而四平,就是我们争夺东北控制权的起始之地。

1946年3月,随着苏军撤离,毛泽东、朱德立即下令,进军东北。

3月17日夜,东北联军的三个旅对四平城发起奇袭,国民党四平省长刘翰东和他率领的4000保安队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成了俘虏,四平解放战,就在这充满戏剧性的情况下宣告胜利。

然而,从战略角度来看,这仅仅是国共决战的开始。

四平的重要性,共产党知道,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将领同样知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此,没过几天,蒋介石就派出了他的王牌部队国民党新一军和七十一军,率先向四平南郊与东北民主联军展开激战,四平保卫战就这样打响了。

当时,洪学智和邓华受到林总的直接领导,白天在各个阵地上跑,晚上回到总部向林总汇报。

四平保卫战,国共双方投入的兵力巨大,将近有20万大军奔走在四平城郊区的阵线之上。

为在国共谈判中争取更多的筹码,四平必须守住。

在一个多月的拉锯战,东北民主联军让国民党军损失惨重,我军伤亡亦达8000人之多。

国民党依托其雄厚兵力,对我军造成的压力越来越大,洪学智最终得到林总通知,撤离四平。

战场是最好的教员,经历这场正规军的对战,我军上下都得到了相应的提升,洪学智亦如此。

次年,他已是东北民主联军第六纵队的司令,再度返回四平。

只是,当时他还不知道,四平攻坚战不仅仅是他军旅生涯中的一次战役,更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1947年6月,东北民主联军先后投入3个纵队强攻四平。

开战后的前五天,东北民主联军的进攻称得上顺利。

除第一纵队一师伤亡过大,被迫撤出外,民主联军占据了绝对优势,几乎占领了四平铁路以西的全部市区。

为进一步扩大战果,上级命令洪学智的第六纵队十七师与第一纵队三师,西满纵队一起,向东市区的国民党重要据点开展夹击。

可天不遂人愿,东北民主联军在这里遇上了大麻烦。

国民党军在战场遍撒黄豆,严重影响了联军战士冲锋的速度,以至于民主联军伤亡十分惨重。

次日,由于西满纵队一二两师被调走,四平攻坚战的全部重担压在了时任第六纵队司令员洪学智的身上。

在他的统一领导下,民族联军苦苦奋战8个昼夜,面对国民党9个师的增援力量,洪学智带领全部战士在四平城内浴血奋战。

弹药打光了就刀砍枪刺,刀枪砍断了就拳打嘴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6月29日夜,整个四平城犹如白昼一般。

城中,被燃烧弹击中的民宅火光燃燃,整个市区堆满了残肢断臂和来不及收敛的尸体。

被鲜血染红的街道变得异常黏着,让走在上面的人变得行动迟缓。

可以说,整个四平攻坚战是用生命铺就的战斗。

我军在这场战争中死伤人数高达1.4万余人。

其中,近4千人来自洪学智率领的第六纵队。

看着昔日的同袍一个个倒在自己的面前,洪学智可说是心如刀绞。

尽管,四平攻坚战让洪学智充分发挥了他的指挥作战能力,亦受到中央的高度认可,但是,就洪学智个人而言,四平战役给予他的只有悲伤。

也是基于这个原因,他才会对身为吉林省长的儿子如此生气。

好在,2005年,在洪学智将军离世的前一年,吉林省政府终于冲破阻力,完成了四平纪念馆的修建工程,让更多的人了解了这段历史,也让那些为新中国成立付出生命的英雄们再度被世人铭记。

从容淡泊大丈夫

除了心系他人,洪学智还是个心胸豁达,淡泊名利之人。

其做人做事的态度,曾被党内很多同僚当作标杆看待。

洪学智一辈子没有不良嗜好,既不喜欢跳舞,也不热衷打牌看戏,唯有工作对他的吸引力最大。

担任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时,他制定了严格的规定,约束他人,更约束自己。

就比如,每逢周六休息,他就会对属下说,明天就是周末,大家可以睡个懒觉,九点钟再来加班。

对于部队的财务管理,也到达“抠门”的程度。

一天,他去某部队检查装备,对方有一匹马死了,将肉卖了50元钱。

洪学智知道后认为不管卖多少钱都是部队的钱,要求对方必须将钱上缴财务部。

对后勤伙食管理同样如此。他按照书上写的营养配餐,规定全军战士每天都能吃上一斤半的蔬菜、一两肉、一两禽鱼蛋、一两豆制品以及一两动植物油。

这套营养配餐在当时的将士中反响不小,被总结为“斤半加四两”,颇受欢迎。

相对地,在对待自己方面,洪学智下手就没这么轻了。

有一次,他到部队调研,基层官兵们亲手给他摘了一袋花生,想让他返程的时候吃。

不了,秘书拿着花生给他时,引来了洪学智的火气。

他说:“我们到部队,吃人家的,住人家的,临走还拿人家东西,哪有这样的道理!”

还有一次他去兰州出差,临走前他就让秘书找负责人去结账。

秘书去了发现工作人员不在,就想第二天再付钱。

可洪学智知道他没有马上结账,心里非常着急,生怕他们走了忘记付钱,硬逼着秘书把事情办完才安心。

放到现在的环境,很多人会觉得,跟着这样的同事、领导做事情是件糟心事。

可事实上,工作上严肃认真的洪学智,并不缺乏处理好人际关系的高情商,而他不记仇的豁达性格,也为他赢来了绝佳的口碑。

生活中的洪学智极富幽默感,说话办事充满艺术气息。

抗美援朝战役,洪学智任第13兵团副司令,给彭德怀做参谋,兼管后勤。

彭老总的脾气火爆出了名,谁都不敢去触他的逆鳞,只有洪学智知道如何与之相处。

入朝后,美军飞机天天来轰炸,洪学智就让工兵连在彭德怀总部附近挖了防空洞。一天,他预感美军要来轰炸,劝说彭老总进防空洞躲避,彭老总死活不走。

其他将帅不敢再劝,只有洪学智,趁彭德怀睡觉,偷走他的指挥地图。

这才把他“骗”进防空洞。

也正因如此,才救了彭老总一命。

第五次战役前,前线60军发来错误电报,让彭德怀误会洪学智没有给前线战士提供后勤保障,被骂了一顿。

搞清事情后,彭总拿梨给他,当作赔礼,洪学智丝毫没有因受误解生气,反而陪着彭德怀下了几盘棋。

作为我军现代后勤工作的开拓者,洪学智的一生充满传奇,也光辉灿烂。

作为老一辈共产党人,他用自身的行动让后人知道何为党员楷模!何为人民公仆!我们应该永远怀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