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包含虚构创作,内容为版权方所有。

这天,柳承枝还没起床,就听见外面一阵敲锣打鼓。出于看热闹的心态,他连忙起床来到门外围观。

只见一个美艳的女子穿过人群,来到柳承枝面前,满脸羞红,道:“柳承枝,小女子对你芳心暗许,你能否娶我为妻?”

一语惊起千层浪,围观者议论纷纷。

这女子名叫玉容,是城中邵富商的掌上明珠,家境殷实,长得倾国倾城,平时接触的也是各路的公子哥。

再看看柳承枝,自幼父母双亡,跟着小姨生活。满脸麻子,两个龅牙,又黑又胖,出身贫穷,完全拿不出手。两人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围观者都怀疑玉容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

这时,柳承枝的小姨韩氏将柳承枝拉到一旁,严厉问道:“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对人家做了什么,让姑娘亲自上门求亲?”

柳承枝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出二人结识的经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个月前,柳承枝上山打猎,在寻找猎物时,听到了一阵救命声。

他循声找去,发现一个女子掉在悬崖边,好在一棵树接住了她。

可眼看着树枝就要承受不住,柳承枝一个箭步冲上去,飞快抓住了女子的手。

事后,他才知道,女子名叫玉容,是城中邵富商的女儿,外出游玩,不小心摔落悬崖。

柳承枝猜测,玉容应该是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才以身相许。

韩氏听后满脸不可思议,觉得玉容目的不单纯,便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你撒泡尿照照,以你的样貌哪里配得上她,若我是他,宁愿多给些钱,也不会以身相许啊。做人得有自知之明。”

柳承枝听后,十分生气,“小姨,你这是看不起我?更何况,难道我这个样子,就该打一辈子光棍吗?”说着,就要走。

韩氏连忙拉住他,“小姨不是这个意思……”

话还没说完,柳承枝甩开了韩氏的手,来到玉容面前,答应了她的求亲。

韩氏很是无奈,只得由着柳承枝,应允了二人的婚事。可她总感觉玉容没安好心。

婚后,二人十分恩爱。就在韩氏以为自己误会了玉容时,她发现了一件怪事。

这天,自从二人成婚后,韩氏就再没见过柳承枝,于是来到邵家找他聊天,还带了柳承枝最爱的羊肉汤。

谁知,韩氏刚到门口,就被俊朗的男子拦住了。男子还喊她“小姨”。

韩氏从没见过这个男子,问道:“小伙子,我从没见过你,可不要到处认亲戚啊。”

“小姨,我是柳承枝啊!”男子满脸得意回道。

“柳承枝?”韩氏满脸震惊,这个俊朗的男子哪里还有柳承枝的模样。

“只半个月没见,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柳承枝神秘一笑,拉着她进门,缓缓解释,“玉容天天给我炖羊肉汤,说可以让我变美,我原本还不相信,谁知,喝了羊肉汤后,效果显著!”

原来,玉容为了能让丈夫改变容貌,特意求助了一个世外高人,高人给了她一种名叫飞羽羊的羊。据说此羊的羊肉炖成汤,服用后能让人变美变英俊。只要坚持七七四十九天,容颜就能达到巅峰。

自那以后,玉容天天亲自炖羊汤,柳承枝本想拒绝,可见妻子亲自下厨,不好辜负她的心意,便日日喝汤。

谁知仅仅喝了半个月,柳承枝就变得俊朗了。

韩氏觉得有些不对劲,遂问道:“羊肉汤在哪,能不能让我也尝尝?”

柳承枝有些尴尬,挠了挠头,道:“小姨,不好意思啊,不是我舍不得,只是玉容说了,羊肉汤只能我一个人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话一出,韩氏更觉得事有蹊跷,端出自己带的羊肉汤,问:“你闻闻是不是这个味道?”

柳承枝闻完摇了摇头,“不是,你这羊肉汤一点儿都不香。”

韩氏问:“你家羊圈在哪?我想见识见识。”

柳承枝回道:“玉容说,这种羊饲养条件苛刻,不能养在家里。”

韩氏皱了皱眉,没再多问。

事后,韩氏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便找来一个高人,请他暗中跟踪玉容,看看这羊圈到底在哪。

几天后,高人回禀,玉容行踪正常,没去过什么羊圈。

韩氏暗道:“看来那不是羊肉,而是……”她想到这里,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随后韩氏叮嘱高人,让他暗中盯着邵家,看有没有生人进出。

这次果然发现了端倪。

高人发现,每天天不亮,就有一辆马车停在邵家后门处,从里面出来的人都神情木讷,行为呆板,很是奇怪。

韩氏询问马车从哪接的人。高人写下一个地址。

韩氏看后,眉头紧皱,上面的地址竟是城外的乱葬岗。

这天,柳承枝收到消息,小姨生病了,他忙回家探望。

谁知,进门后,小姨竟好端端地站在他面前。

柳承枝有些生气,埋怨道:“小姨,你这是干嘛啊?”

韩氏没有回答,死死盯着柳承枝的脸,问道:“你多久没照镜子了?”一边问,一边将一面镜子递给他。

柳承枝左看右看,并没有看出异常,遂问道:“你想说什么?”

韩氏道:“你没看出了吗?你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了!”

见其不为所动,韩氏带着他直奔城外的乱葬岗。

两人来到一座坟前,韩氏缓缓移动了墓碑,随后一条通道出现。

柳承枝一头雾水,“来这干什么?”

“你不是喝的羊肉汤吗?带你去羊圈看看。”

经过通道,远处时不时传来阵阵哀嚎声,二人加快了步伐。

只见十几个男人被铁链拴住,困在一个巨大的铁笼中。那些人似乎神志不清,只能发出阵阵哀嚎。

柳承枝被眼前的一幕吓到,悄悄问小姨,“这,这是怎么回事?”

韩氏冷冷道:“你喝的不是羊肉汤,而是用人炖的肉,你要再喝下去,必死无疑啊。”

话音刚落,通道处传来鼓掌声。

只见玉容鼓着掌从中走出,笑道:“没想到啊,姜还是老的辣,你们竟然能找到这里!”

听了玉容的话,柳承枝颤抖着问:“所以,我小姨说的是真的?”

玉容一脸嫌弃,“不然呢?你当真以为我能看上你这样的丑男人?我不过是利用你罢了!”

原来,玉容曾经喜欢上一个邪道。邪道因害人不浅被正义之士围剿后,其魂魄碎成四十九块,进入了四十九个人的体内。后给玉容托梦,让她找到这四十九个人,然后让和自己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喝掉用四十九人的肉炖成的汤,他便能用那人的身体复活。

为了复活爱人,玉容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了那四十九个人,将其囚禁。后又找到和邪道同生辰的柳承枝。为了结识他,设计出英雄救美的戏码,并借机以身相许。

柳承枝喝了汤,吸收了邪道的魂魄,渐渐变成了邪道的模样。

好在韩氏发现端倪,顺藤摸瓜找到了乱葬岗。

见事情败露,白凤喊来十几个人,想要痛下杀手。

这时韩氏吹了一声口哨,十几个衙役冲了进来。

原来,韩氏在来到乱葬岗时就通知了县衙。

事后,玉容被当众处斩。柳承枝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在小姨的撮合下,娶妻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