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号“林大头”,任伪哈尔滨警察厅特高股长、警佐,他亲自审讯过许多共产党人和抗日志士,参与了许多重大案件。

如1934年日伪警察制造的所谓“中共满洲省委事件”,由哈尔滨日本总领事馆侦查逮捕后,送交伪哈尔滨警察厅特务科由林宽重负责审理。1937年“法政大学事件”和“口琴社事件”,也由林宽重负责侦查、缉捕和审讯。

著名抗日女英雄赵一曼也是由林宽重审讯的,他对赵一曼动用了包括电刑在内的各种酷刑,也不能使英雄屈服。他怀疑地说:''这个女人竟这么顽固、连帝国最新式的电刑也摧垮不了她的意志!怎么可能?该不会是电刑设备有问题吧?我看毙掉算了!”最后,他把赵一曼押到珠河县(今尚志市)杀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林宽重还残忍地给帮助赵一曼逃走的女护士韩勇义上大挂,用火烧她的背和脸。还在她的耳垂上扎眼。穿上电线通电。

林宽重曾对别人说:“有的人喜欢下棋,下棋有啥意思呢?我认为抓人办案子比下棋好玩得多。”

在“法政大学事件”中时任特务科搜查主任的林贾重和泉屋利吉认为曾经担任法政大学学生会主席的赵魁是中共法大支部的负责人,为了撬开他的嘴,残酷用刑,竟然往他生殖器上踢,将他活活踢死。同案中的关文明也被猛踢小腹而死。

在“法政大学事件”中被捕的宋树藩也是由林宽重和泉屋利吉等人审讯的、伪警察从中协助。他们强行把宋树藩按倒让他仰卧在地,往其口鼻里灌凉水。使其昏死过去。

接着又给他上大挂。每次长达半个多小时,直吊得他实在难以忍受,苦苦哀求放下他。以后,这两个恶魔又多次刑讯拷打宋树藩,致使他惨死在特务科的拘留所。在特务科10多天的审讯中,致死者达7人。

筑谷章造

伪奉天市警察厅特务科长,日本宪兵,是“滚钉笼”刑具的发明人。筑谷于1919年9月被派到中国东北,在关东宪兵队公主岭宪兵分遣所(队)任上等兵。

1935年3月在担任伪奉天市警察厅特务科长期间,筑谷制造了“一分委员会”冤案,共逮捕牛平甫、刘国华、钱福荣、李俊升等58人,并对他们施以灌凉水(辣椒水、汽油)挖脚心、子弹刮肋骨、上大挂、举火盆、举木棍、摔、皮鞭抽、木棒打、滚钉笼等酷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滚钉笼”这种刑具的阴森丑恶,甚至连伪奉天省警务厅长看到后都认为太不雅观,而指示赶紧搬到人见不到的地方去。

1937年4月任伪满滨江省警务厅司法科科附,参与制造了“四·一五大逮捕”事件。1943年8月至1945年8月15日、晋升为伪吉林省荐任一等理事官任警事厅兵事主任。

佐佐木正雄

旅顺刑务所主任看守,打人成性,曾说:“我一天不殴打一人,吃饭就没味道。”因大连抗日放火团事件而被判处7年徒刑的王传周,在旅顺刑务所被佐佐木毒打50竹条、气上加病饥饿脸肿而死。

1944年秋天,佐佐木叫一个身体虚弱的中国人做炼瓦工,说他偷懒就用棍棒殴打,致使其死亡。像这样的事件。在1944年夏天到1945年夏天共发生4起共有5个人被杀害。

山寺左三郎

伪满滨江省警务厅特务科“科附”在“巴木东事件中”作为现场指导者。对中国人施以极其残酷的刑讯。在东兴县。“他用蜡烛烧,不要说头发、从腋下到阴部,人体所有的毛发全部烧尽,甚至还用木棒殴打得人全身变色进行虐杀。就这样从1943年的4月至5月的十数日间,用这种方法反复进行拷打讯问”。

桑田

伪满龙江鹤立河铁桥工地劳工大队长。1943年夏天的一个上午,他到磐石劳工干活的工地检查绑钢筋的质量发现一处没绑紧松了扣,就瞪着眼睛骂了起来。追问是谁干的。磐石县牛心顶子劳工孟宪宝哆哆嗦嗦地站起来说:“我不会干我重干。”

桑田咬着牙指着孟宪宝的鼻子说:''你的思想坏了坏了的!死了死了的!”他上前一个腿绊就把孟宪宝撂倒在地,拣起一根木棒,不分脑袋屁股就打了起来,打得孟宪宝爹一声妈一声地叫,他也不住手,直到孟宪宝昏死过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桑田用手摸摸他鼻子,觉得还有点儿气,就又打了几下,直到打死他才住手。然后瞪着眼睛对大家说:“满洲国人大大的有,思想不好的,死了死了的,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