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韩雪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的文笔非常细致,在七十五回很家常的写了一段分菜的故事。

可是这段细描细画里,称呼上有些奇怪。

(一)贾母的心机

贾母是大家族的顶层人物,她的一举一动,都有影响力。

这不,老太太一高兴,开始分菜。

第一个给的是凤姐,送的是粥,凤姐身子差,喝粥自然是极养的,可贾母用的称呼是凤哥,有些奇怪,之前,贾母提到凤姐,都是凤丫头居多,此时换了凤哥的称呼。

贾母第一个给凤姐,自然是极疼爱这个开心果,开心果病了,老太太的日子冷清了不少,多少事,也没人料理如凤姐顺心,自然是有些想念这个开心果了。

第二组是宝黛,一碗笋和一盘子风腌果子狸。笋是黛玉,风腌果子狸是宝玉。

只是称呼也奇怪,黛玉用了颦儿,这名字,是黛玉进府时,宝玉第一次和黛玉见面时所起的,只是后来,只有宝钗叫过,贾母称呼黛玉可不是这个叫法。

第三组到是意外,是兰儿,是一碗肉。到是合适,贾兰长身体,爱吃肉,用的称呼,不是兰哥,到是兰小子。

贾母自然有心机,这是表明,她最疼爱的四个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贾母分菜

有分菜也有孝顺菜。

贾政孝敬的留了,给了黛玉,贾赦孝敬的退了回去。

这自然又打了长房的脸。

而且,贾母分菜的三组人里,哪一组贾赦都不喜欢,凤姐是贾赦不喜欢的儿媳妇,宝玉是贾政这一房的,黛玉是亲戚,贾兰是贾政的孙子。

等于是贾政的儿子孙子都有份,贾敬这边,到什么都没了。估计贾敬知道了细节,又一场气生。

情节细致严密,只是感觉,贾母对几个孩子的称呼,有些奇怪,除了宝玉以外,别外三个人,都和前文不同。

凤姐的凤哥,贾兰的兰小子,黛玉的颦儿。

尤其黛玉的颦儿,令人遐想。要知道,黛玉和宝玉,一直在老祖宗口中是两个玉儿,一直并提。显示贾母心上,宝黛是一样的,两个玉儿,手心手背都是肉。

这是贾母的一贯风格,这一次宝黛分提,到是奇特。

应该说,在七十五回时,贾母对黛玉的宠爱和呵护,一成不变,仍然如宝玉一样,还在兰哥之前。

哪怕只一个菜,贾母都惦记着黛玉,一食一饮里,黛玉仍然是她最关怀的人。

【作者简介】韩雪丽,石家庄人,热爱诗歌,有作品发表在《写乎》《作家荟》《长江诗歌》等刊物。

秋日花诗:成都市花木芙蓉

高鹗续书说贾母采纳调包计,害得林黛玉含恨而死,合不合理?

贾珍的父亲贾敬过生日,为何请不动贾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