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一篇《90后!是博导!》的文章发布到网上,引发了网友的广泛讨论。

根据文章内容可知,一名90后博导在5年的时间里发表了SCI论文60余篇,其中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论文21篇,这引起了网友对事情真相的质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人究竟是谁,到底怎么回事?

90后博导

该文章的主人公就是胡玥,根据文章所说,她2008年以湖北省理科前800名的成绩报考了华东理工大学应用化学专业,而从事化工科研事业也受到外公的影响。(案例来源于:澎湃新闻)

据悉,他的外公本硕都是在浙江大学,她从小就常去外公的实验室,在外公的讲解下,渐渐地她对化学产生了兴趣,可以说外公是她的启蒙导师。

胡玥如此高产的论文自然引起了网友的怀疑,不少网友根据这些信息推测她的外公是“院士”,并且暗指胡玥的论文是靠外公完成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面对网友的质疑,胡玥在接受媒体的时候表示,外公确实是她的科研启蒙,但他并不是院士,只是化工局的一名退休工程师。

不过,网友依旧不买账,他们拿出2008年湖北省高考理科一分一段表说道,当年湖北省第802名考生的成绩是638分,也就是说胡玥的成绩应该超过638。

2008年华东理工大学录取湖北省考生的最高分数线在626分,这不免引起了网友的怀疑。

后来,从华东理工大学的档案中证明网友的想法的对的,当年录取湖北考生的最高成绩是626分,不过该考生正是胡玥。

胡玥也解释道,当初她并不记得确切的名次,只能按照当时的名次进行了估算,这次才有了前800名错误的表述。

文章中还提到她在大二的的时候就能够跟着院士一起做课题,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她并不普通,背后可能有强大的背景支持。

胡玥解释道,她大一的时候就选择了田禾院士当她学业导师,下半学期,她向田禾院士表达了想去实验室的想法,但田禾院士以专心学业为由,拒绝了她。

大二的时候,全国大学生创新性实验计划开始,她再次一次找到了田禾院士表达了自己想参加比赛的想法,结果在田禾院士的介绍下,她加入了花建丽教授的团队。

从此之后,她开始了自己科研之路,为了取得成功,她每天都卯足了劲,查阅大量文献,不停的尝试,在经过两年的刻苦钻研之后,获得了国家级优秀项目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来,胡玥回忆起这段时候的时候说道:“我很感谢实验室里的老师和学长学姐,在为期两年的时间里,他们给了我很多指导。”

不过,也有网友认为以胡玥当初的高考成绩本可以选择更好的大学,可她竟然选择了华东理工,这或许就是她大二就能参加院士团队的原因。

论文“高产”

但她的履历精彩程度远不止于此,根据文章所说,她大四的时候,以年级第一名的成绩拿到了公派留学奖学金,成为一名交换生,后又直博到爱丁堡大学。

2016年博士毕业的她,拿到了首次授予亚洲人的弗雷泽·司徒塔特奖,在看到祖国光伏事业快速发展后,她决定回国,并通过人才引进计划进入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

在回国之后五年里,她一共发表了SCI论文60余篇,其中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论文21篇,并在三年后成为了一名博士导师生,要知道她当时才31岁。

有一些网友感叹道:“这就是学霸吗”,但也有一些网友持有相反的看法,他们对论文高产提出质疑,他们认为,胡玥是靠团队刷论文数量上位。

也有网友指出,在胡玥进入华中科技大学后,也就是2016年之前,她发表论文才4篇,为何在2016年后论文数量像井喷式一样?

5年60篇,也会说平均每个月至少发表一篇,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也就是三,四个月一篇,难道是胡玥的科研水平提高了,还是她侵占了团队或者学生的成果?

胡玥对此回应道,这是整个团队共同努力的结果大家在攻克同一个难题的时候,多多少少会有些不同角度的指导,说她发表了多少篇,并不严谨。

实事上,她在博士期间一共才发表了十多篇论文,第一作者或共同第一作者只有6篇,而她加入华中大后,以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合作发表的论文确实是21篇。

也就是说其中40多篇只是参与,北京化工大学丁雪佳教授说道:“这种情况是正常的,因为在化工领域,理论,技术创新等方面更新比较快,这就造成了论文发表频率也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另外,论文的第一作者一般由学生担任,而老师是通讯作者,但现在博士生发表论文,导师是第一作者的情况很常见,因为只有这样,论文才更容易通过,发表。

按照胡玥的说法,她并没有发表60篇论文,可网友因文章中“5年发表60余篇论文”产生争议,我们也可以从侧面看出存在一定的唯论文的现象。

结语

我们要明白的是论文并不等同于科技,科技是为了改变人的生活,让社会更加美好,可唯论文观念无疑是割裂了科技和论文之间关系。

要知道,一篇高质量的论文往往能够引领一个领域的发展,推动科技的进步,可过于强调论文数量,只会让“水“论文的现象更加泛滥。

另外,唯论文也会影响年轻人的思想,一些头衔或者职称全靠论文数量得来,那么年轻人很有可能将论文数量看作是成功的唯一标准,忘记自己的初心,探索未知,服务社会的科技精神。

如果一直关注论文数量,反而忽略论文质量,学术之路只会越走越窄。

这就告诫我们要尽快从“唯论文数量”的陷阱中走出来,要重视论文质量,鼓励年轻人注重科技实践和独立思考的能力,培养出更多创新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