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人与酒总是分不开的,杜甫曾写《饮中八仙歌》,诗中提到李白、贺知章等人虽醉态各异,但他们的才华在当时都是一顶一的。书法界名家创作,大多也离不开酒的助兴,比如王羲之醉后写下《兰亭序》,竟成为他这一生水平最高的作品;而张旭、怀素两位“草圣”,专挑酒后写狂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专家认为,“无意识”是创作最佳状态,这一点正如庄子所说的“解衣盘礴”,此时艺术家抛开了一切牵绊,将内心最真实的创作欲望宣泄在纸笔上,因此,最容易产生佳作。而酒后的状态最接近这种“无意识”。

北宋文人士大夫阶层壮大,人们开始注重表达个人情趣,表现在书法上就是“尚意”之风的兴起。在他们看来,书法也好、绘画也罢,都是喜怒哀乐的表达载体而已。“宋四家”将这种风尚推向了顶峰,他们的作品本就个性十足,而那些酒后之作,更是堪称“神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国家博物馆珍藏着一件特殊的书法,名为《青衣江题名卷》,它是黄庭坚现存的最大字迹真品,也是现存北宋书法作品中字径最大、最壮伟惊人的一卷。此帖纵24.7厘米、横1003.7厘米,一行大字,共58个,单字大小约18厘米。

《青衣江题名卷》释文为:“元符三年七月,涪翁自戎州溯流上青衣。廿四日宿廖致平牛口庄。养正置酒弄芳阁,荷衣未尽,莲实可登。投壶弈棋,烧烛夜归。此字可令张法亨刻之”。此作完成于元符三年(1100年),此时黄庭坚已经56岁了。

黄庭坚与友人在四川青神县相聚,在喝下几杯“姚子雪麴”后,他“眼花作颂,颠倒淡墨”,如神仙附体,写下了这部《青衣江题名卷》。值得一提的是,“姚子雪麴”就是如今的名酒五粮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作笔画浑厚爽利,骨肉兼备,处处体现张力和气势,堪称一部“旷世奇作”,这样的大字榜书,恐怕王羲之来了也不一定能写得出来。黄庭坚书法受苏轼影响,进而从古代蝌蚪文、篆隶和渔夫荡桨中悟出笔法。

《青衣江题名卷》用笔动作丰富细微,逆锋入纸后又小幅度波动,造就奇崛多变的状态。长横提按变化明显,一波三折,撇捺左右开张,颇有剑拔弩张的狂放感。竖画顿笔而入,顺锋刷笔而出。中侧锋并用,方折圆转、提按顿挫交替出现,无不老辣奇宕。结字上左低右高、中宫紧实,主笔伸长如长枪大戟。

黄庭坚这幅字极尽变化,每一笔都婀娜多姿,极具个性又深谙法度,将点、线、面的处理得极为到位,如果能把它学明白,大字榜书也就没有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