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2023年两院院士增选结果正式出炉,中国科学院增选院士59人,中国工程院增选院士74人。

增选结果显示,湖南仅中南大学赵中伟教授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但是,在河南日报及郑州大学的新闻报道中提到,赵中伟现为郑州大学副校长、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系郑州大学学科特聘教授,人事关系在中南大学,但主要工作精力却在郑州大学。

此外,河南等地不少媒体纷纷以“2023两院院士增选河南取得新突破,迎来3位新院士”等为题开展宣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此,如果抛开人事关系,湖南在2023年两院院士增选中实质上是挂了空档,属于“0人”当选,或者至多算“半个人”当选。这样的结果,想必会出乎所有关注湖南在2023年两院院士增选中有何表现的网友们的意料。

因为在此前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公布的增选有效候选人中,湖南的有效候选人多达30人,其中湖南6所高校共有21人入选。

从增选候选人数量来看,湖南入选的人数在全国排名比较靠前,但在最终决选的时候却是目前这般的结果,真的是让人大跌眼镜。

最令人遗憾的是,隔壁的广东省8人当选两院院士,湖北省有5人当选两院院士,就连江西老表都有2人当选两院院士!

这次两院院士增选真的是让湖南脸上无光,不晓得有关主管部门或者相关领导会不会因此而汗颜?

回过头来看,湖南为何在2023年两院院士增选中惨遭“滑铁卢”?

我认为有如下2点原因:

第一,2023年两院院士增选规则的重大改革,是导致湖南在2023年两院院士增选中遭遇“滑铁卢”的主要客观原因。

根据年初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发布的增选两院院士公告及此次公布结果对比来看,2023年中科院院士增选计划名额79名,实际当选59人;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计划名额不超过90,实际新当选74人。

由此可见,拟增选名额跟实际当选落差过大,反映出两院院士在增选环节采取宁缺毋滥的原则。

根据两院院士的选举规定,院士增选大会上,参会院士按20%差额对候选人进行投票,选出新增选院士。参加投票的院士人数须超过应参加增选工作的院士人数的二分之一,选举方为有效。获得赞同票数超过投票人数二分之一的候选人,按各专业学部增选名额,根据得票数依序当选院士。

照此规定,计划名额与实际当选名额存在巨大落差,反映出不少学部在选举时,有一些候选人没有获得半数及以上的选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此,增选名额数量的减少以及选举方式的改变对湖南两院院士的当选产生了重大影响。

此外,2023年的两院院士增选还采取了跟以往不一样的评选方式,即采取外部同行专家评选。

这些外部同行专家主要是以未当选院士的国家杰青、国家级人才入选者为主。

由于湖南本土的国家杰青等人才数量较少,在外部同行专家评审时不占优势,这直接导致湖南进入院士增选大会的候选人不足,最终入选人数肯定受到影响。

第二,湖南现有的科研工作环境及相关待遇留不住高层次拔尖人才,是导致湖南在2023年两院院士增选中遭遇“滑铁卢”的重要主观原因。

从今年当选两院院士的科学家所在单位及其地域来看,北京、上海、广东、江苏等经济发达地区占有绝对优势,有65%以上的两院院士均出自这些经济发达地区。

为什么这些地方能够产生这么多院士?归根结底就在于经济实力发达,有平台、有基础让广大科学家在这里产生大成果。

以深圳为例,短短几年,深圳本土院士从无到有,到2023年,深圳本土竟然产生了4名两院院士。

深圳从一个“文化沙漠”城市,为何能够产生出4名本土院士?

究其根本就在于深圳在科技、教育、人才方面的投入力度大,不惜重金引进人才,为人才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但是,湖南在这方面是典型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以2023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的北京科技大学土木与资源工程学院吴爱祥教授为例,他曾于1979年起至1992年在原中南工业大学学习14年并获得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并于1991年至2006年在中南大学工作15年。

他在中南大学工作期间就已经获得了2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以及多项国家级人才称号。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呈现出的地域差距越来越大,今后像吴爱祥这样的高水平科技专家,还有可能会出现,湖南留不住人才的现状也难以在短时间内改善。

以目前湖南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及地方财政收入水平来看,在中部地区,湖南比不过河南、湖北和安徽,快要被江西超过了;对比西部地区,湖南比四川差得比较远,比陕西的比较优势也不明显;对比东部地区已经沿海发达地区,则不用说了。

如果湖南不能在经济发展方面稳住的话,那人才的待遇就难以保证,更多地人才也许会流失,那到时候,增选院士就更难了。

当然,一次遭遇“滑铁卢”不能断然否认湖南后续的崛起实力。

就如今年的两院院士增选中,南京大学、南开大学、天津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兰州大学、四川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山东大学、湖南大学、电子科技大学、国防科技大学等15所985高校也未能产生一名院士,但不能因此而断定这些985高校实力不强。

只是我们要认清这种紧迫形势,知耻而后勇,并且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否则过两年两院院士增选依然会遭遇“滑铁卢”!

对此,你是怎么看的呢?请留言发表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