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在今天下午,宝冢歌剧团召开新闻发布会,就9月30日宙组成员有爱纪伊跳楼自杀事件,公布了由第三方律师团独立完成的外部调查报告书,首次对外承认了剧团存在“强迫成员长时间过劳工作”的事实。

宝冢歌剧团理事长木场健之、事务理事村上浩尔、制作部长井塲睦之等三人在发布会上鞠躬谢罪。

“我们将认真对待第三方调查团队的报告书,并且全力以赴改善。”

宝冢表示,对于成员突然离世,深感心痛、并会为此反省。

就有爱去世原因,宝冢指出:排练过密、压力过大。从客观上看,不排除她本人因为这些压力而造成严重的心理负担、从而引发自身精神障碍疾病、最终导致自杀。

就上下级指导方式,宝冢认为:这是根据社会常识来进行,并不存在任何不妥。

就有爱是否被霸凌,宝冢直言:剧团成员被卷发棒烫伤很常见,并不能确定是否存在霸凌。

就如何处理涉事的前辈,宝冢并没有提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后,理事长木场健之表示自己将于下个月辞职。这就是事发一个半月之后、宝冢给予的后续处理。

对于宝冢此番“说了等于没说”的回应,日本网友都气炸了。

“果然如此回应。如果新闻发布会只是说了这些,倒不如转播相扑大赛更好。宝冢歌剧团你们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这件事会引起这样的骚动吗?重点不在霸凌,而是你们隐瞒霸凌。大家感到极度不适,你们根本就不是在真心道歉。”

“说辞就跟你们那次就校园霸凌事件召开的发布会一样。女孩们努力进入到宝冢,竟然会落到如此下场。死前根本就没有退团的选择吗?这种昭和风气,是不是该停止了啊?在宝冢,前辈真的像神一样被对待。”

25岁的有爱并非是宝冢集体霸凌的第一位牺牲者。在2018年6月,宝冢音乐学校就发生了“新生因不堪前辈的职权骚扰和霸凌、而从宿舍阳台跳楼自杀”的事件。一个年轻的生命以如此惨烈的方式逝去,宝冢却选择全面封锁消息。

宝冢内部集体霸凌现象并非一朝一夕,而是长期存在、甚至被美化为这个百年剧团心照不宣的“良好传统”、“黄金规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堪霸凌、过劳工作而跳楼身亡的有爱纪伊)

当霸凌被默许为规则,团体会被分裂成霸凌者、受害者,没有中立派。

宝冢出身、如今成为演艺圈大咖的知名女艺人,当年都曾是宝冢集体霸凌的受害者。

黑木瞳曾从大地真央粉丝那里收到了一个自制三明治。她掰开三明治,沙子流了一地。原来三明治夹满了沙子。

小柳留美子当年在穿衣服的时候,手指意外被扎出血。她仔细一看,原来是衣袖那里藏了一根针,上面还滴着她的鲜血。两个月后,她就选择退团。那时她才18岁。

天海祐希曾屡次被媒体追问,是否在宝冢遭受过霸凌。每当此时,她总是一笔带过:好像有过吧、但记不太清了。曾是宝冢顶尖巨星的她,一直以来甚少在公众场合提起自己在宝冢时期的事情。

对此,她的身边工作人员表示,这是因为天海祐希不太喜欢在人前提起自己遇过的困难。哪怕深感艰辛,她也觉得只要自己想得通,就没必要去谈论。哪怕是一段痛苦的记忆,也是将她塑造成如今的自己、不可或缺的部分。她珍惜自己在宝冢的点滴时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工作人员透露,天海祐希当年在宝冢就遭受了长期霸凌、排挤和造谣。她饱受他人不合理的对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反复折磨。

之所以被霸凌,除了因为她本身过于优秀夺目、特立独行,更因她曾主动帮助霸凌受害者、建议宝冢改变集体霸凌等不合理制度。

1985年,天海祐希以第一名的好成绩考入了宝冢音乐学校,从那时起,她就成为了校园的头号风云人物。

宝冢音乐学校实行两年学制,上级生被称为“本科生”,俗称学姐;下级生被称为“预科生”,俗称学妹。宝冢每年只招40多名学生,因此学姐会对学妹进行一对一的全方位指导,包括学业、生活等方面。

在预科生中排名前四的人,负责担任本级的“委员”。当学妹被学姐指责、需要受罚的时候,首当其冲的就是这4个委员。

天海祐希坦言,当年在宝冢音乐学校每周仅有周日一天能够休息。每天都要进行各种学习和排练:日本舞、芭蕾、踢踏、戏剧。还有一个名为“巡游”课程,学妹会在学姐面前练习、表演一小时。谁表现不好,就会被学姐揪出来进行集体批斗。

天海祐希非常珍惜在宝冢的学习机会,因为她不能让父母蒙羞。父母对她能够进入宝冢非常自豪骄傲,如果现在就放弃的话就会让家人失望。因此,无论多么艰辛,她都凭借这种信念坚持了下来。

事实上,宝冢有很多女孩都像天海祐希那样,秉持着同样的价值观:不能放弃、不能让家人蒙羞。为此,她们当中大部分人都会默默承受被学姐霸凌,认为“隐忍是一种美德”。

然而天海祐希绝非是这种逆来顺受的人,她甚至敢于“忤逆”学姐,直接对霸凌行为说不。

当时她亲眼目睹了霸凌行为:学姐强迫学妹一个人去打扫教室和洗手间,并且提出了众多无理要求。

天海祐希看不下去,她无法袖手旁观、并对这种行为感到很生气。她主动站出来制止学姐的霸凌行为:“不要只欺负一个人!”

学姐不依不饶,天海祐希便和这位学妹一起打扫。

“宝冢是让大家能够触及梦想的地方,不能被这些规则所束缚。”

曾经淋过雨,所以要为别人撑伞。因为亲眼目睹、并且经历过被霸凌,天海祐希深感宝冢极为扭曲的上下级制度。等到她成为学姐后,她便主动站出来、带领大家行动起来、拒绝霸凌行为、一起改变这种不正之风。

“只因我在宝冢,所以一直以来都会有针对我的谣言。”

1987年,毕业后的天海祐希进入宝冢歌剧团。入团不到半年,她就成为了新人公演的主役。

即便放到如今来看,这样的决定都是破天荒的。在当时宝冢80年历史上都未曾有过这样的先例。因为新人公演主役通常都是入团7年的成员才有资格担任。

事实上,这是因为宝冢管理层看中了天海祐希优秀洋溢的才华、与生俱来的明星气质。

此时的宝冢苦于日渐流失的观众,其与职业棒球队“阪急勇士”成为母公司阪急企业两大亏本业务,被勒令必须二选一,最终宝冢被留下。

宝冢迫切希望打造出一个现象级的顶尖巨星,重振宝冢的金漆招牌。

天海祐希的出现,让宝冢看到希望。为了让她快速积累经验、尽快独当一面,宝冢便作出此番决定。

事实证明,天海祐希并没有让宝冢失望,她很快成长为宝冢的票房保证。粉丝极度痴迷天海祐希,凡是有她的公演,都是一票难求。

然而过于优秀耀眼的天海祐希向来都是某些宝冢成员的眼中钉。她遭到了很多羡慕妒嫉恨,这种恨意从她还是宝冢音乐学校的学生便开始。

恨她,就造谣攻击她。针对天海祐希的造谣层出不穷、从未间断过。“没有通过考试就来宝冢”、“在宝冢读书就已经签约了”、“签了5年首席的约”等等。

甚至有人疯传她的主役是用钱买回来的,根本就不光彩。当时就连她朋友都信以为真,直接问她:“你是花了多少钱买的?”

1993年,当天海祐希成为月组首席男役,那些攻击她的恶言恶语更是满天飞。什么“住豪宅”、“半夜让粉丝去她家帮她洗衣服”…

用谣言去抹杀一个优秀的人,全盘否定她为此付出的一切努力和汗水,不亚于对她直接拳打脚踢。

天海祐希坦言,自己下了舞台就是一个普通人。自己并不是天神,在追梦路上一直都是奋力拼搏的。

她出生于东京市中心的下町。到了初中,她曾因身材高大而自卑。为了防止自己再长高,试过拿重物压在头上。

“如果你去了宝冢,你的身高会让你如虎添翼。”

初中老师此番话,令她重新审视自己的身高。一直热爱唱歌跳舞的她,仿佛看见了自己在宝冢的未来。

与别的宝冢成员自幼学习日本舞、芭蕾舞不同,她直到高一才开始接触芭蕾舞,为的是考上宝冢音乐学校。

她每天在埋头练芭蕾舞,当别的同龄女孩课后去谈恋爱、去玩乐,她都风雨不改地出现在练舞室。

芭蕾老师告诉她,可以通过入学试,但是以她现在的技术,到了宝冢之后会很困难。

勤能补拙,她便推迟一年再去考宝冢,用这一年苦练芭蕾。

在那段时间,她在街上被星探发掘,登上了资生堂《花椿》封面。高中生的她获得了10万日元的报酬。

以此契机,她曾一度想过当个模特,不过在父母的建议下,她还是决定去考宝冢。

在高二那年的冬天,当她身穿紧身衣走入考场,评委都非常满意她的身段,认为她就是为舞台而生的。

毕业后进入剧团,她认为宝冢实在有太多不合理的规则,并且主动提出要改变这些规则。

其中便包括了“成员下台后依然要严格遵守与粉丝热情互动的规定”。

从JR宝冢站出来、通往宝冢大剧院的人行道俗称为“花之道”。

每当一有演出,花之道上面就挤满各家粉丝,等待自己的偶像从面前进行“饭撒”(偶像给粉丝的福利)。

宝冢成员在进入剧院更衣室之前,都会在这里停下来和粉丝互动、回应粉丝。

但天海祐希一直都不太遵守这个规定。与其他精心打扮的成员不同,她总是穿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素颜朝天,并且用帽子遮住眼睛,大步流星从粉丝之间快速穿过,并不会回应粉丝。

这在当时让部分粉丝很不满,她也被攻击“耍大牌”、“不友善”、“态度恶劣”。

天海祐希曾解释道,一旦下班、在剧院之外,她就是一个和大家一样的普通人、不是什么大明星。她要成为自己、需要自己的生活。

她成为众星捧月的焦点、也成为任人攻之的靶心。

她独自一人承受了他人难以想象的心理压力,绝望、崩溃。不过她始终都相信人性本善,希望尽自己最大努力去改变宝冢的不正之风。

当那些成员毫无掩饰地表现出对她的恶意,她并不会将她们视为敌人,反而愿意和这些人真诚沟通交流,希望能化干戈为玉帛。

可惜最终她这些善意的努力全都付诸东流,甚至加深了他人对她的敌意。

那时她每天都很痛苦,不止一次萌生了“离开宝冢”的想法。

“那时我还是新生,每天都要在4点30分起床,6点到8点之间进行大扫除。用棉棒、毛笔等工具,将学校的每个角落打扫得一尘不染。每当学姐发现有灰尘,她们就会指着鼻子骂我‘这是什么?’。我甚至不能如实回答‘这是灰尘’。我别无选择,只能不停向学姐鞠躬道歉。”

这是在1994年、天海祐希还在宝冢时、在接受某杂志采访中透露的。仅仅在第二年,作为月组首席男役的她便在如日中天的时期选择退出宝冢。

在1995年2月,她为宝冢剧团出版的杂志撰写专栏,当她拿到的命题是“困扰你的事情”,她选择写一个中学男生的故事。这个孩子在几个月前因不堪霸凌而自杀。

“最近我看到许多因为不堪霸凌而自杀的事件,我感到很心碎。我深知,在这个世上,有很多事情仅靠我们一个人是无法解决的。在我们之中,有的人很强、有的人则相对弱一些,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希望,我们能够生活在这样的世界中:哪怕有一点经验的人,都能向那些没有经验的人伸出援手。

1995年12月26日,连续担任两年月组首席的男役的天海祐希退出宝冢。在告别公演结束后,有6000名粉丝在剧院外恋恋不舍。

自从退团之后,天海祐希甚少在公众场合中提到自己在宝冢遭受的负面事情。她不想让外界先入为主觉得,因为宝冢是一个由女性组成的世界,所以充斥妒忌和霸凌。她不希望外界这样污名化女性

面对宝冢由来已久的集体霸凌,天海祐希是受害者、也是勇敢的改革者。可惜,她孤掌难鸣。一个人的力量再强大,也不足以与集体机器抗衡。

在这样严峻环境下,受害者也会在潜移默化中成为加害者,企图将伤害转移到新的受害者身上。

“我之所以站出来指证,因为我既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

曾经是花组男役的东小雪,近日勇敢站出来坦言自己在宝冢时期的霸凌行径。在2006年退团之后,她就频频在媒体上揭露宝冢不为人知的黑暗内幕,并且呼吁宝冢尽早改变原有的体制。

她直言,初入宝冢音乐学校就遭受到长期霸凌。

学姐不让她洗澡,一周只能洗一次、最多只能洗2到3次。每当被学姐训诫就得反省,不能洗澡。

学姐体罚她,她被迫在寒风中罚站,甚至在混凝土上跪着,膝盖并且与地面保持垂直,同时还得一直向学姐道歉、直到学姐满意为止。

她将学姐的集体霸凌称为“甜甜圈式霸凌”。一帮学姐们围成一圈,学妹独自站在中间轮番接受学姐的训诫。这是宝冢的“优良传统”,有助于学姐们用以改善心情。

久而久之,东小雪完全被宝冢体制所洗脑、控制,就算她目睹霸凌行为,也变得麻木。在自己成为学姐后,她便在新学妹身上重演学姐的行径。她冲着学妹大吼大叫,甚至上演“炸弹袭门”。

所谓“炸弹袭门”,就是一人犯错、全体受罚。如果某个学妹被训诫,就要写检讨书,还要在全体新生面前大声朗读这篇检讨书。之后所有新生就会挤在一个小房间里,等待学姐来指导。

过了一会儿,学姐突然会发出一声巨响,大力踢门或者用力敲门,有时候连门上的玻璃都被震碎了。然后学姐们就会怒气冲冲训诫学妹们。

对此,宝冢老师们全都视而不见,他们只是轻飘飘跟肇事学姐说道:“下次下手轻点,玻璃很贵”。

受害者不敢跟家人说这些事情,如果被学姐听到的话,这些人就会被视为“泄密者”、“叛徒”,往日就会遭到更严重的霸凌。

25岁跳楼自杀的有爱纪伊,就曾被前辈视为“叛徒”。

(被指霸凌有爱的天彩峰里)

文春曝光了宙组超人气成员天彩峰里用卷发棒烫伤有爱的额头,前辈们就粗暴地将有爱揪到角落里,怒骂她破坏了大家的团结。

“你就是骗子!叛徒!”、“新人无能就是你的问题!”、“你心态不行啊!我们这是在帮你锻炼心态!真不识好歹!”

11月10日,有爱家人的代表律师召开记者会,在长达70分钟中,律师揭露了有爱生前被霸凌、过劳工作的细节。在一定程度上,坐实了文春报道的真实性。

根据有爱的LINE、生徒手帐等信息推断,有爱在生前最后一个月一共工作了437小时35分钟,加班时间为277小时35分钟。每天的睡眠时间仅为3小时。

每天她从早上9点一直工作到凌晨0点。0点30分回家后一直都忙着填写文件、做各种文书等等,得做到凌晨3点。每天3点睡、6点醒。

生前最后一个月她仅有6天假期,但也不能休息,必须出去购买公演要用的化妆品、服装,并且保持和公演剧作家、演出者的联络,基本也是从白天忙到晚上。

有爱是最年长的7年级生,她被委以重任、选为新公长。职责除了常规演出之外,还要肩负导演的工作,负责编排新人的演出。

“上级生和下级生之间,就是从上而下的纵向关系,而同期生之间的羁绊是横向的。”

在如此高压的环境下,她还要遭受来自前辈和后辈的集体霸凌,她曾萌生过“退团”想法,在今年夏天就退出,但是她考虑到同期的成员只剩下自己和另一个女孩,如果自己走了,压力和痛苦就会全部转移到那个女孩身上,因此她决定咬定牙关熬过新人公演,明年春天再退出。

可惜她再也等不到明年的春天。

有爱曾经多次向宝冢管理层寻求帮助,却惨遭无视和拒绝。宝冢为了维护百年来塑造的“清正美”形象,决定隐瞒并且捏造事实。

当卷发棒事件被曝光后,宝冢管理层很生气。这是因为宝冢管理层最讨厌就是成员对外泄密。每当看到负面报道,宝冢第一时间不是去解决问题,而是揪出提出问题的人,并且迅速解决她。

这次也是如此。宝冢决定捏造事实、包庇加害者,这让有爱受到了严重的精神冲击,经常生病。

“我很喜欢女儿的笑容,那个笑容让我们都得到了治愈、鼓励和幸福。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笑容就消失了,甚至再也看不到了。连同她圆圆的大眼睛、柔软的脸颊、可爱的声音,如今女儿的这一切都被夺走了。她生前总是说,无论我内心有多痛苦,只要我站在舞台上,我就能忘记这些痛苦。”

有爱的妈妈很心疼女儿,她曾多次劝女儿赶紧辞职退团,然而女儿出于强烈的责任感,还是决定等到明年春天才退。

“如果我就这么退出了,都不知道那些前辈又会对后辈们做出什么事情。我不能现在退出。”

有爱在生徒手册上写道:“只有一起去克服痛苦,我们之间的羁绊才会变得更深厚、更紧密。”

因为超负荷的过劳工作、长期遭受霸凌,有爱的身心健康受到严重损害,最终她选择在自己公寓跳楼自杀,终年25岁。

“一个原本拥有美好前程的年轻女性被夺去了生命,这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有爱家人的代表律师对宝冢剧团以及母公司阪急企业提出:

“在正确掌握事实的基础上,承认剧团违反安全考虑等义务,要求剧团和阪急向遗属道歉,并给予适当的赔偿。”

东小雪认为,宝冢将集体霸凌视为“传统”,因此从来都没有人意识到“这是坏事”。集体霸凌被“传统”和“爱”这些词所取代,完全抹去了“职权骚扰”、“过劳工作”‘、“人权”、“劳动者权益”等概念。

“我们应该要打破沉默,为了避免重蹈覆辙,我衷心希望马上停止类似的以严厉的训诫方式作为剧团的美德,尽最大可能去阻止霸凌的发生与蔓延,彻底铲除最根本的暴力架构。”

► ► 11月23日汇率: 0.047867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