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1980年以来,美国的肝癌发病率增加了两倍多。包括拉丁裔在内的一些群体面临着比普通人群更高的风险,但此前研究人员并不完全明白其中的原因。

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资助的南加州大学凯克医学院的一项研究为这些差异提供了新的线索。研究人员发现,在墨西哥裔美国人中,家人在美国居住的时间越长,患肝癌的风险就会越高,且风险的增加主要影响男性。这项研究结果于近期发表在《Cancer》杂志上。

“随着每一代人的成长,我们发现患肝癌的风险不断增加。但当我们更仔细地观察这一趋势时,就会发现这些数字中蕴含的奥秘。”论文主要作者、凯克医学院人口与公共卫生科学教授Veronica Wendy Setiawan说道。

Setiawan和她的同事分析了第一代、第二代和第三代墨西哥裔美国人的数据。与第一代相比,第二代墨西哥裔美国人患肝癌的可能性高出37%,第三代墨西哥裔美国人患肝癌的可能性高出66%。

代谢综合征(包括肥胖和糖尿病)和生活方式因素(例如后代饮酒和吸烟的增加)可以解释部分风险增加的原因。但仍需要更多的研究来了解还有哪些因素与肝癌病例的增加有关。

“墨西哥裔美国人的人口正在增长,但针对这一群体的研究却很少。”Setiawan说,她也是南加州大学诺里斯综合癌症中心癌症流行病学项目的联合负责人。“所以,还有很多事情我们并不知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无法解释的差异

研究人员对31,377名墨西哥裔美国人进行了研究,他们是南加州大学和夏威夷大学癌症中心合作开展的多种族队列研究的一部分。第一代参与者出生于墨西哥;第二代参与者出生在美国,父母一方或双方出生在墨西哥;第三代参与者与父母均出生在美国。

在所有世代中,共有213名参与者患上了肝癌。与第一代相比,第二代和第三代墨西哥裔美国人面临的风险分别增加了37%和66%。研究人员认为,风险增加主要影响的对象是男性,因为他们往往比女性有更多与疾病相关的风险因素。

研究人员控制了许多可能影响肝癌患病风险的因素,包括较高的饮酒率和吸烟率,以及较高的平均体重指数(BMI)。他们还考虑了可能影响癌症风险的邻里因素,包括社会经济地位和生活在“种族飞地”,也就是居住于单一种族地理区域的因素。

“在我们调整了代际差异的因素后,我们仍然看到这些更高的风险。”Setiawan说:“这代表着墨西哥裔美国人是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重要人群。”

不断寻找答案

对生活方式和邻里因素的进一步研究,包括饮食、教育和环境暴露等方面的数据,可以帮助研究人员进一步了解肝癌风险的种族差异。Setiawan认为,这些研究成果最终可以支持有针对性的预防工作,保护高危人群免于患上这种疾病。

她的研究小组还获得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资金,招募了大约2000名拉丁裔参与者,这些参与者来自洛杉矶,均患有脂肪肝病,这是肝癌的一个潜在前体。他们将进行超声波扫描来跟踪一段时间内肝脏的健康状况,并收集有关饮食和其他健康方面的详细信息,以便更清楚地了解疾病的进展情况。

参考文献:

Acuna,N.,et al.(2023)Increasing risk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with successive generations in the US among Mexican American adults: The Multiethnic Cohort.Cancer. doi.org/10.1002/cncr.35000.

责编|探索君

排版|探索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