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论,可以说让人“又爱又恨”,因为进化论总是能制造各种意想不到的话题,但很多话题很容易走偏,最终完全偏离了进化论的本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网络日益发达的今天,信息的分享和传递速度太快了,让人目不暇接。也不知从何时开始,网络上总是会出现“人类是猴子进化来的”“人类的祖先是猴子”等种种类似言论。

我承认,很多这样的言论只是调侃而已,只是把人类的祖先用“猴子或者猩猩”形象表达出来,毕竟人类的祖先从外形上来看确实很像如今的猴子和猩猩。

但如果你真的认为“人类就是猴子进化来的”,并因此而质疑进化论,只能说这种质疑的方式太无聊了。单纯地为了质疑而质疑,完全建立在主观臆断以及个人喜好基础上的质疑,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实际上呢?进化论说过“人类是猴子进化来的吗”?从没有说过。正如刚才所讲,这种说法很多时候只是我们的一种形象表达,但也不排除有些人故意这么讲来抹黑进化论。

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人类的祖先早就灭绝了,人类其实一点也不特殊,与如今的猴子猩猩,狒狒等物种都是平权关系。说白了,人类与猴子猩猩等物种是“亲戚”关系,具体来讲是“表亲”关系,我们拥有共同的祖先,无论是猴子,猩猩还是人类,都是千万年前那个共同祖先进化来的。

很多人都去过动物园,会看到很多猴子,猩猩等动物,说点不好听的,它们其实都是你的“表兄弟或表兄妹”,看到这里可能你会很不爽,甚至会骂街:你的表兄弟才是猴子呢!

但事实确实如此,只不过猴子猩猩等是人类的很远很远的表亲。也不要认为猴子是人类表亲,就感到不舒服,更不要以为猴子会“拉低人类的身价”,实际上表面看起来猴子猩猩等好像混得并不好,很多猴子一辈子被关在笼子里甚至脖子上套上枷锁进行各种表演,其实现实生活中很多人不正是这样的“猴子”吗?只不过人类脖子的“枷锁”是隐形的,“笼子”也是隐形的,甚至很多人过得还不如猴子猩猩,这里不方便多说,说多了也有些跑题,但懂的都懂!

之所以会出现“有人认为人类就是猴子进化来的”这种现象,其实很可能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所以这种误解短时间内很难抹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现在已经为人父母,但依旧清楚记得在上小学时,老师在课堂上说过“人类是猴子变过来的”这样的话。我们都知道,老师的观点对学生的影响是巨大的,而且是根深蒂固的,很可能一直刻在学生的内心最深处,影响他们一辈子。

好在后来接触到了一些关于进化论更深层的科普知识,才明白老师当年的观点有多离谱。不过或许老师也是那么一说,甚至也带有调侃的意思,并没有太认真,但对学生的影响肯定是巨大的,恐怕这也是为什么如今仍旧有不少人认为“人类是猴子变的”。

其实,从进化论角度来讲,说“人类是猴子变的”,本质上与“人类是老鼠变的”没有任何区别

在生物学上,对物种的分类总体来讲是这样的,有一个名词“”,当然不是指眼睛,而是指“拥有共同祖先的动物总称”,而比目更大的分类就是“”。比如说,人类和猴子猩猩等都属于灵长目,而灵长目与猪牛羊等都属于更大的“哺乳纲”。

通俗来讲,进化论其实一点也不复杂,任何物种的进化,其实都是同一个物种走向了不同的进化道路形成的,就像一棵参天大树上的不同分支一样,所有的分支都拥有“共同的祖先”,也就是最原始的树干。

在参天大树成长的过程中,长出来的不同分支会接受大自然的“筛选”,通过筛选的会留下来,而没有通过筛选的自然会被淘汰。

那么,人类到底是怎么进化来的呢?

让我们从哺乳动物开始说起。当然也可以从比哺乳动物更早的爬行动物,海洋生物,甚至地球上最原始的生命说起,但对于我们今天要讲述的话题,没有太大意义,没有必要把时间推得那么久远,把地球整个生命演化史都讲一遍,那太复杂了,一时半会也讲不清楚。

在哺乳纲动物中,生物学家发现一种很原始的一类,叫做“鼩形目动物”,也叫“食虫目动物”,如今的刺猬,鼹鼠等都属于这一类。

重点来了,这里必须开始纠正一些人即将形成的一些错误认知。千万不要认为人类就是刺猬或者鼹鼠进化来的,就如同不要认为“人类是猴子进化来的”一样。因为刚才我强调了多次,进化之旅可以看出一棵大树,是树状的,朝向四面八方长出不同的分支(物种),而不是直线型的。

说白了,地球上生命的进化与人类的繁殖过程本质上就是一样的,只是人类繁殖过程的无限放大版。

举个例子,你太爷生了4个儿子,每个儿子又都生了4个儿子......一直到你这一天,你爸爸仍旧生了4个儿子(当然不会刚好都是4个儿子,这里为了方便起见,设定都是4个),你太爷就是那棵大树的树干,所有的儿子孙子重孙都是树枝,当然树枝上还会长出新的树枝。

到你这里就是第四代“树枝”了,你肯定会很多堂哥堂弟。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你的堂哥堂弟就相当于如今的“猴子猩猩”,你们之间除了有共同的祖先之外,其他没有任何关系,你当然不是你“堂哥堂弟”进化来的。

同样的道理,人类与刺猬鼹鼠,或者说猴子猩猩等也只是有共同的祖先而已,这个祖先繁衍了无数代,在这个过程中早就分裂出无数“树枝”了,其中绝大部分树枝都“死亡”了,也就是灭绝了,如今剩下的只有我们人类,猴子,猩猩等物种了。

方便起见,我们可以把上面所讲的人类祖先称之为“祖先一号”。

祖先一号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进化出了更高级的物种,也就是之前所讲的“灵长总目”,所有的灵长类物种,包括人类在内,都是由灵长总目物种进化来的。而灵长目也是人类的祖先,“祖先一号”更晚的祖先,我们称之为“祖先二号”。

其实,如今的老鼠就属于灵长总目,但我们能说“人类是老鼠进化来的吗”?当然不能。正如前面所讲,“祖先一号”中的一部分进化成了老鼠,而另一部分进化成了我们的祖先“祖先二号”,也就是灵长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么,“祖先二号”具体长什么样呢?科学家们的构想图看起来与老鼠很像,其实就是它们与老鼠分道扬镳的时候,走向了另一条完全不同的进化道路。

但是灵长类物种并不会停止进化,继续朝着不同的方向进化,长出不同的“分支”,其中一批就进化成了原猴亚目物种,看起来有些像猴子,也有些像袋鼠。

原猴亚目动物已经进化出了“手”,可以用前肢抓取东西,并翻越一些障碍。我们暂且把这样的动物称之为“祖先三号”。

进化不会停止,原猴亚目动物朝着越来越灵巧的方向不断进化,最终进化成了简鼻亚目,长得有点像现在的眼睛猴。而这时候之前的祖先其实已经不存在了,或者说进化成了不同的物种。

简鼻亚目中的某一批,在之后的漫长进化道路上,开辟了一条新路,最终进化成了类人猿下目,我们称之为人类的“祖先四号”。

祖先四号到底长什么样,很难搞清楚,不过研究表明这个物种已经可以称为“猿猴类”了,但不要误解,绝不是如今我们看到的猿猴。

这种猿猴类物种继续朝着不同的方向进化,分成了好几批,其中一批就进化成了如今的阔鼻小目,或者说“新世界猴”,从体型上来看,它们很接近祖先四号,主要生活子在美洲大陆等地区。

接下来就是“祖先五号”了,也就是“狭鼻小目”,其下一个等级就是很多人熟悉的“总科”。也就是说,祖先四号并不是直接进化成了祖先五号狭鼻小目,还分化出了其他分支,阔鼻小目。

祖先五号“总科”之后又分化出了两个分支,分别是“猴总科”,还有人类的“祖先六号”,也就是“人猿总科”

到这里,伙伴们应该大概有个时间线了吧,可能具体的分类有些绕,但其实没有必太过细致的深究,毕竟有些动物即便是生物学家也很难准确考证。只要我们明白一点就行了:更远的人类祖先每次朝着更近的人类祖先进化时,都不是直线型进化的,不是“点对点”的,而是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还会分化出其他分支,这些分支其实与更近的人类祖先是平行关系,而其他的动物分支通俗来讲就是人类的“表亲”!

很多人对人类进化的了解,其实都是从人猿总科开始的,对之前的进化之旅可能不是太了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猿总科,也就是人类的“祖先六号”已经可以半直立行走了,非常灵活地在树林间穿梭,同时脑容量也开始慢慢增大。人猿总科出现的时间大约在2000万年前。

人猿总科的物种进化当然也不会停止,又分化出了两个不同的分支,分别是“长臂猿科”和“人科”,而人科物种就是人类的“祖先七号”。

长臂猿就属于长臂猿科。可以看出,长臂猿也是人类的“表亲”,比之前的“新世界猴”与人类的关系更近。

但是,不要被“人科”这个名字蒙蔽了双眼,虽然人科中有一个“人”字,远不代表就是“人”了,实际上与真正的人类相差很远呢!

人类的“祖先七号”,也就是人科动物,其实与如今的红猩猩更像,一点也不像人类。

人科继续分化,就是“亚科”,包括猩猩亚科和人亚科,而猩猩亚科自然就是人类的“表亲”,相对更近的表亲。人亚科就成了人类的“祖先八号”。

人亚科接着又分化出来两个分支,分别是人族和金刚族。金刚族其实就是大猩猩,所以大猩猩并不是猩猩亚科的,而是人亚科的,看到这里,是不是有点不对劲?猩猩竟然不属于猩猩亚科而属于人亚科!

所以,大猩猩也是人类的“表亲”,其实已经是很近很近的“表亲”了,人类的“祖先八号”与大猩猩这个“表亲”在大约1000万年前才走向了不同的进化道路。

那么,“人族”就属于人类的范畴吗?并不是,“人族”并不是真正的人类,而科学家们也给“人族”起了一个具体的形象名字:森林古猿,我们称之为人类的“祖先九号”。

人族中的其中一批,在进化的道路上选择了不同的方向:智力和体力同时发展的方向,它们已经拥有了情绪表达能力,甚至还拥有简单的团队合作捕食能力,适应环境能力也很强,堪称人类最近的“表亲”:黑猩猩,与现代人类基因相似度达到了惊人的99%

而另一批人族走向了智力的发展方向,开始直立行走,这批人族就是人类的“祖先十号”,生物学上也称为“人亚族”,最早是被称为“始祖地猿”的动物,这个动物已经灭绝了。

由于年代太久远了,其实生物学家也不能确定始祖地猿到底是不是人类的祖先,但可以肯定的是,始祖地猿必定是与人类祖先非常近的“表亲”。

而人类真正的祖先当然没有停止进化,又分化出了非洲南方古猿和阿法南方古猿(又被称为露西)等。南方古猿已经可以正常直立行走,同时脑容量有明显增加。

这时候人类的祖先又分化出了很多不同的物种,不同的人属,人属是比人族更小的分支,更接近现代人类的分支。

比如说沙赫人属,千禧人属,傍人属,当然还有真人属,总之非常多,感觉乱七八糟的。其中大多数人属最终都走向了灭绝。

真人属,其实也就是能人,是人类更近的祖先。能人出现在大约200万年前,当时的生活环境是相当残酷的,能人几近灭绝,幸运的是,运气站到了能人一边,最终他们幸存了下来,并学会了使用工具。

200万年前的能人脑容量已经很大了,不但能够使用工具,还能集体狩猎,最终进化成了“直立人”。

这里再次强调一下,由于年代太过久远,专业学者也并不能确定能人或者直立人真的是现代人类的祖先,可能他们也只是人类更近的“表亲”,但其实这些都不重要。即便由于年代太过久远,我们不能找到人类真正的祖先,但起码知道人类真正的祖先即便不是能人或直立人,也一定是他们的“表亲”。

而直立人并没有停止分化,又分化出了很多不同的分支。比如说我们上学时学到的北京人,元谋人,蓝田人等,其实都属于直立人,这些直立人早就灭绝了。也就是说,北京人和元谋人等直立人并不是中国人的祖先。

不仅如此,包括后来的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等都因为各种不明原因,最终走向灭绝了。不过不可否定的是,直立人也确实很牛,他们在如此残酷的环境下,竟然走出了非洲,并来到世界各地!

如果大猩猩知道了人类漫长的进化之路如此残酷,肯定会幸灾乐祸:这帮直立人,不停地进化个毛线啊,傻了吧,进化方向选错了吧,最后都灭绝了吧?还不如当初的我走向另外一个进化方向呢,看看如今的我活得多好!

但是,天无绝人之路,来自非洲的一批直立人幸存了下来,他们就是后来的智人,拥有很高的智商,尤其是晚期智人,智商相当了得。而现代人类的祖先,就是晚期智人。

智人在大约10万年前走出非洲,走向世界各地。这里再次强调一下走出非洲的时间,也只是大概时间,学术上也没有明确时间点,所以也没必要太在意走出非洲的具体时间。

而来自中国的山顶洞人,柳江人,河套人等都属于智人,除此之外,欧洲的克罗马农人,也属于智人。严格意义上来讲,智人才是现代人类真正的祖先,基因与现代人类完全相同。

但千万不要以为拥有超高智商的智人就能舒舒服服地生活了,实际上数万年前的智人生活环境仍及是相当残酷的,他们每天都要为充足的事物奔波,同时又要与同时期的尼安德特人斗争,智人和尼安德人共存了相当长的时间,最终尼安德特人因为各种原因也灭绝了,当然也有学者认为尼安德特人与智人发生融合了,科学研究发现现代人类基因中就有大约4%的基因来自尼安德特人。

也就是说,现代人类的祖先,智人也曾数次走在灭绝的边缘,数次差点就夭折在非洲草原和亚欧大陆上。毫不夸张地说,任何一个不起眼的意外,都可能导致智人走向灭绝。只能说,智人足够幸运,坚持到了最后,也笑到了最后,否则如今的黑猩猩真的要“笑得肚子疼”了:看看那些“傻子”,最终不都是灭绝了吗?

话说过来,在智人出现并成功生存下来的过程,我们见证更多的是智人的无数“表亲”都相继倒下了。从概率上讲,智人本应该也会倒下,但好在运气站在了智人这边,不然就不会有如今的人类了。

因此,从生物学和进化角度来讲,如今的人类和黑猩猩其实都是“胜利者”,都是经历无数次“大浪淘沙”最终沉淀下来的“金子”。其实不仅仅是人类和黑猩猩,如今在地球上生活着的所有物种都是“金子”,都是“胜利者”。

所以,以后千万不要再嘲笑猴子猩猩这些动物了,不要再去问“猴子和猩猩为什么没有进化成人类?”这样“无脑”的问题了,人类差点就成了猴子和猩猩的“嘲笑对象”,人类有什么资格一厢情愿地想让“猴子猩猩进化成人类呢?”

猩猩肯定也很不解:人类祖先当初为什么没有朝着猩猩的方向进化呢?

这其实说明了一点,在进化的道路上,其实无所谓高级和低级,人类的智慧完全不能成为“人类就是高级物种”的标准。从生物学角度来讲,衡量高级和低级的唯一标准就是两个字:活着!

谁笑到最后,谁就高级!你认为人类,猴子猩猩,或者其他物种比如说老鼠蟑螂,谁能笑到最后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