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淑玲是济南知青,十八岁到日照县下乡插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因为爱上一个农村小伙子,她成了留守知青,至今还生活在农村。

有关段淑玲的知青往事和情感生活经历,我根据段淑玲大姐的讲述整理成文,分享给读者朋友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据段淑玲回忆,她是1969年3月初和同学们一起乘坐汽车来到日照县黄墩公社插队落户的,那年她十八岁。那天的天气不好,空中阴沉沉的,三四级的西北风刮的尘土飞扬,时令虽然已是仲春时节,可还是给人一种冷飕飕的感觉。

在公社驻地吃过午饭,公社知青办主任宣读了知青分派名单,段淑玲他们十一名济南知青被分在了陈家沟大队第五生产小队,前来接应的社员把段淑玲他们的行李放在独轮车上,他们紧紧跟在独轮车队伍后面,往陈家沟方向走去。

走到半路上,段淑玲担心她的行李会从独轮车上掉下来,她就紧跑几步,撵上推独轮车的那个小伙子,用手指了指快要掉下来的那个提包。那个小伙子很和善,他停下脚步,用绳子重新绑好车上的行李,赶忙推起独轮车去追赶走在前面的车队。

那个小伙子往前走了不远,回头看到紧紧跟在他身后的段淑玲冷得直发抖,他又停下脚步,脱下自己的外套褂子递给段淑玲说:“看你冷得够呛,你把我的衣裳穿上吧,我推车,身上都出汗了。”段淑玲确实冷得直打哆嗦,她接过那个小伙子的衣服披在身上,很感激地说了一声谢谢。

十几里山路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太阳还有一竿子高的时候,段淑玲他们来到了陈家沟五队的队部大门前,等候在那里的乡亲们都来帮知青们往队部院子里搬行李,队部里的那三间东屋,成了知青们的临时住所。

小山村里突然来了一帮省城的知青,平日里沉寂宁静的陈家沟顿时热闹起来,大婶 大嫂和孩子们都跑到队部来看大城市的青年男女,就像看西洋景一样。乡亲们也都自发地帮知青们打扫房间,摆放行李,也有人帮着挑水扫院子。

最忙的是陈队长,给知青们安排好住处,他又跑回家,把他家的一个瓷缸扛到队部来,给知青们当水缸,还让他媳妇帮知青们做晚饭,给知青们烧热汤热水。陈家沟虽然偏僻闭塞,可乡亲们的热情和亲切,令省城来的知青们感到很温暖。

来到陈家沟的当天半夜,段淑玲发起了高烧,还咳嗽,一起来插队的知青都害怕了,女生来敲男知青的房门,一名叫张庆华的男知青有退烧片,他赶紧找出几片退烧药,让女知青给段淑玲服了下去。

天快亮的时候,段淑玲还是高烧不退,还说胡话,大家更害怕了,张庆华和一名男知青硬着头皮去找陈队长。陈队长披着衣服就打开了房门,他一听有人病了,就急忙去找赤脚医生。

很快,赤脚医生(村医)提着小药箱跑来了,他给段淑玲测了一下体温,快四十度了。赤脚医生赶忙给段淑玲注射了大青叶和安痛定,还用湿毛巾搭在段淑玲的额头上为他物理降温。

吃早饭的时候,段淑玲的体温降下来了,也不说胡话了,大家悬着的心才算落地了。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给段淑玲打针的赤脚医生就是头一天到公社驻地为段淑玲推行李的那个小伙子,就是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段淑玲穿的,段淑玲也认出了他。

后来段淑玲才知道,给他打针的赤脚医生叫陈本才,当年十九岁,初中文化,也是陈家沟五队的社员。大半夜把陈队长和赤脚医生折腾起来,段淑玲心里挺过意不去的,她也从心里感激陈队长和陈本才。

春耕春播之前的那段时间,队里农活不多,陈本才经常到知青点来玩,帮知青们挑水,帮知青们推磨,还给知青们讲解医疗卫生知识,知青们对他的印象都很好。特别是段淑玲,每次见到陈本才,都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过了阴历的二月初二,一年一度的春耕农忙生产就拉开了序幕,陈队长带领社员们挖粪坑起牛粪,往地里运送土杂肥。陈本才虽然是大队赤脚医生,但他也和社员们一样下地劳动,哪位社员群众要是有个头疼脑热,他是随叫随到,基本上是义务为乡亲们服务,大队一年象征性地给一点补贴。

那天社员们用独轮车往地里推土杂肥,知青们不会推独轮车,陈队长就让知青们为社员拉车,一个知青拉一辆车,可自由结合。段淑玲拿着绳子犹豫了一下,快步跑到陈本才跟前,把绳子拴在了陈本才推的独轮车上。

图片来源网络

推土杂肥的时候,段淑玲在前面拉车,空车回来的时候,陈本才就教段淑玲学习推独轮车。段淑玲学着推了几趟空车,她就掌握了推独轮车的技巧,让陈本才坐在独轮车上,她也能轻松自如地驾驭很难掌握平衡的独轮车,连男知青都自愧弗如。

之后的日子里,出工劳动或收工回家的路上,段淑玲经常和陈本才走在一起,陈本才给她讲一些医疗卫生知识和村子里的大事小情,她就给陈本才讲一些省城的生活琐事和趣闻轶事,两个人总有说不完的话题。陈本才还经常给段淑玲送一些好吃的,比如煮鸡蛋啦,桃子石榴啦,就连他家围墙外那棵桑树上结的桑葚子,陈本才都爬树摘下来送给段淑玲吃。

渐渐地,段淑玲爱上了淳朴善良的陈本才,陈本才也发自内心地喜欢漂亮大方的省城知青段淑玲。

1973年春天,陈队长给陈本才介绍了一个对象,是单家沟他姨表弟家的二闺女,那个闺女长得挺好看,也上过学,陈本才却不愿意,他说他喜欢段淑玲。

陈本才是陈队长堂弟家的大小子,他们都是五服之内的本家,同根同祖的一家人。陈队长一听陈本才说喜欢段淑玲,就板着脸说:”本才,人家段淑玲可是省城知青,有可能会招干到公社或县里工作(当时有一名知青被抽调到县里当了文书),我觉得这事不把握,到时候要是弄个鸡飞蛋打,你后悔可就晚了。”“大爷,段淑玲说过她喜欢我,可我也不知道她到底能不能和我结婚,我也不好意思追问这事啊。”陈本才红着脸说。

陈队长低头考虑了一下说:“那不行,这事不能当儿戏,你不好意思问她我去问,得有个准话才行,这可不能耽误了你的终身大事。”

一天吃午饭的时候,陈队长来到知青点,他把段淑玲叫到院子里,小声对她说:“段淑玲,我给你说点事,这不我给本才介绍了一个对象,他说他喜欢你,说啥也不同意这门亲事。我来找你,就是为这事,你得给我一个准话,你和本才到底能不能成,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不能当儿戏。”

段淑玲低头沉思了一下,很坚定地说:“队长,我是真心和本才哥好,这辈子我非他不嫁,您就放心吧!”“那就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人家单家沟那边还等我回话呢。”陈队长说完,转身离去了,段淑玲也默默回到了屋里吃饭去了。

可就在那年秋天,陈家沟突然得到了两个招工名额,一个是去公社供销社工作,一个是去县五金门市部工作。因为段淑玲平时表现好,大队书记点名让段淑玲去县五金门市部工作。陈队长把这个招工审批表交给段淑玲时,段淑玲却笑着说:“队长,把这个招工名额给别人吧,我不想离开陈家沟。”

因为这事,大队书记还表扬了段淑玲,说她思想觉悟高,还号召知青们都要向她学习。

一晃就到了1975年春天,段淑玲的父母还是不同意她和农村青年结婚,段淑玲看陈本才的父母都很着急,她就顶着父母和同学们极力反对的巨大压力,毅然决然地和陈本才领取了结婚证。

得到女儿结婚的消息后,段淑玲的父母来到陈家沟大闹了一场,摔了一把暖水瓶还不解气,最后段淑玲的母亲撂下一句绝情话愤然离开了陈家沟,她说这辈子也不会再让段淑玲迈进家门半步的。

到了1976年,在陈家沟插队落户的知青就都陆续招工进城了,最后几名知青直接回到了济南,被安排到国棉厂当了纺纱工。

直到1984年秋天,段淑玲才享受到了知青待遇,她成了乡里的一名计划生育宣传员,转成了非农户口,也能月月领工资了。

也是那年秋后,陈本才承包了村里的荒山,签订了三十年的承包合同,他想绿化荒山,栽种果树,在山上养羊养鸡。

段淑玲退休后,回到济南伺候了父母五年半,她的父母相继去世后,段淑玲又回到了陈家沟。我问段淑玲大姐:“你当年嫁给农民成了留守知青也后悔过吗?你感觉这辈子生活得幸福吗?”“有啥可后悔的,我嫁了一个淳朴善良又勤劳的人已经很知足了,他对我有疼有爱知冷知热,我感觉我是最幸福的女人,我很知足,我生活的也很快乐。”段淑玲大姐说得很干脆,笑得很开心,我真替她高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目前,段淑玲还生活在陈家沟,她和老伴还住在山上,山上那片核桃树正处在盛果期,他俩实在舍不得放手。他们的儿女早就催他俩进城生活了,段淑玲说再干两年就把山林转包出去,他俩就进城和儿女一起共享天伦之乐。

有关段淑玲大姐的知青往事和情感生活经历就讲完了,衷心祝愿这对恩爱夫妻晚年生活幸福快乐,身体健康长命百岁!也祝愿普天下的知青老哥老姐都健康快乐!都幸福长寿!

作者:草根作家(感谢段淑玲大姐提供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