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八路军在公路上伏击日军,由于敌人太多,排长便下令撤退,一个小战士却没有听到,还低声询问道:“排长,鬼子上来了,打不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名小战士名叫赵友金,山东人。1943年春,八路军在赵友金的老家莒南县、郯城县建立了抗日根据地,他的父亲经常为部队做事。

受父亲的影响,赵友金15岁就加入了民兵性质的抗日先锋队,由于在宣传抗日上表现突出,他担任了指导员的职务。

但小小年纪的赵友金并不满足于做宣传工作,他心里一直梦想着当一个真正的八路军,在战场上拿起枪打敌人打个痛快。

父亲本不同意赵友金那么就早去当兵,不过在他的死缠烂打之下,终于在1945年走上了革命道路。

赵友金虽然成为了半路军,但是因为年龄太小,上级便安排他当了一名后勤兵。过了几个月后,他才正式转为战斗兵。成为战斗兵后,赵友金才发现现实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八路军武器弹药极为匮乏,战斗兵每个人也只能发十发子弹,赵友金对来之不易的弹药十分珍惜,没事的时候,他就喜欢擦擦枪,数数子弹。明明只有十发子弹,但是赵友金每次都能数上老半天,而且越数越开心。

很快,赵友金所在的部队就迎来了第一场战斗。但是这次战斗,赵友金却没有机会开枪。

当时,赵友金他们主要是负责阻击增援日军汪湖镇据点的日伪军。按照连长的安排,提前设下埋伏,等伪军经过,只许机枪手开火,其他战士负责扔手榴弹,随后开始近身搏击。

赵友金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与战友通力合作,竟然成功击杀了一名日本鬼子。本来这是一个趁热打铁,再进一步的好机会,谁知在赵友金的第二次战斗中,他却遭遇了“滑铁卢”。

那是在源河镇北山掩护群众撤退过程中,排长带领着他们成功设伏。看到日本鬼子纷纷跳入河中,准备渡河南下,战友们纷纷扣动扳机,将许多敌人送上了西天。

赵友金却迟迟没有动静,因为他在不停地进行瞄准,总是害怕自己打不中,白白浪费了子弹。

而此时,鬼子的冲锋异常猛烈,排长打光了自己的子弹后,就一把夺过他的枪,啪啪几声,打光了枪中的5发子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只见几名鬼子应声倒地,排长接着又对赵友金喊道:“把你剩下的子弹全部给我!”

赵友金虽然有些不舍,但此时他也知道孰轻孰重,把剩下的五发子弹全部给了排长。

战后,排长对赵友金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战场上,子弹是用来消灭敌人的,一直不开枪,留着子弹有什么用?”

赵友金也觉得非常委屈,自己本来就十发子弹,不省着点用很快就没了,结果这倒好,一颗也不剩了。

排长自然知道他的想法,所以在回部队之后,又给他发了10发子弹,并嘱咐他:“面对敌人,要果断出击,千万不可犹豫。”

赵友金谨记排长的教诲,结果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还是出了意外。

这次,赵友金他们是去山东崖下村执行伏击日军的任务,排长命令部队在鬼子必经公路旁的山坡上设伏。

赵友金很快找到一块比较靠前的大石头作为掩体,把步枪稳稳地架在旁边,使得枪托死死靠在自己的右肩膀上,屏气凝神盯着公路。

这时,侦察兵气喘吁吁跑了过来。“报告排长,前方发现日本鬼子一个中队,100多号人正往这个方向前来。”侦察兵说道。

“什么,100多人?”显然,这个数字出乎了排长的预料。不管从武器装备还是人员数量上,八路军这一个排的兵力根本就不是日军的对手。

排长本着“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转移”的原则,果断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战士们纷纷收拾枪支弹药,撤了出去,可是赵友金却在战位上一动也不动。

原来,赵友金知道自己开枪犹豫,这次他准备只瞄准一个地方,只要排长下令,他就能一击而中。由于自己太过于专注,他竟然没有听到排长下达的命令。

而他选择的战位又特别隐蔽,战友们竟然也没有发现他还在山坡上。

很快日军浩浩荡荡地出现在了公路上,赵友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眼看着鬼子都要过去了,他却迟迟没有听到排长下达“开枪”的命令。

于是,赵友金忍不住小声问道:“排长,鬼子来了,打是不打?”结果,他好大一会都没有得到回复,便扭头朝后面一看,却惊讶地发现战友们全不见了。

赵友金顿时身冒冷汗,此时再撤退肯定会被鬼子发现,如果不走鬼子很快也会发现自己,正是进退两难。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赵友金很快镇定了下来:“趁着鬼子还没发现我,先发制人,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

赵友金朝着自己瞄准的鬼子“啪”的就是一枪,那名日军还没反应过来就上了西天。

“有埋伏,快卧倒!”日本鬼子慌作一团,如无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窜。赵友金趁着这个机会又射出了第二枪,再次一枪命中!

能够两枪打死两个鬼子,赵友金这下心满意足了,但与此同时鬼子们也找好了掩体,准备反击。赵友金则利用这个时间差,朝着来时的方向飞奔而去。

日本鬼子不知道虚实,也不敢紧追不舍,就这样,赵友金成功地虎口脱险,追上了排长他们。

赵友金简单向排长汇报了下刚才的战斗经过,排长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好小子,你终于肯开枪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接着,战士们一阵哈哈大笑,赵友金则害羞地摸了摸脑袋,心里却像吃了蜜一样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