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你是我们花钱买来的,你现在的名字就是高伟涛,再说错,还要挨打。”手持木棍的中年男子,对着一个哭泣的小男孩恶狠狠说道。浑然不顾小男孩身上的伤痕离开。

男孩就是高伟涛,时年4岁,他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和老家,因为贪图一瓶饮料被人贩子拐走,卖到河北一户高姓人家,高家有3个女儿,一心想要传宗接代,于是咬紧牙凑了几百块钱从人贩子那将4岁的高伟涛买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高家,养父对他不好,动辄打骂,从1992年来到高家开始,高伟涛多次想要逃走,但被逮回来就是一通毒打。小学上完,养父就让高伟涛辍学,等到年纪大点,就送给人当学徒工,工资全部被养父攥在手中,等到十几岁,能够外出打工后,养父又派女儿,监视高伟涛,控制他的身份证和工资,生怕他再次逃跑。

但想要找到亲生父母是,高伟涛20多年的执念,2013年,高伟涛将想法告诉了养父,养父当场翻脸,养父甚至骂他:白眼狼,养你还不如养条狗。但从那时起,高伟涛还是走上了漫漫的寻亲路,如今10年过去了,高伟涛是否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瓶饮料杯拐卖

1992年,4岁的高伟涛在家门口玩耍,大门是红色铁皮焊的,门口有两个镇宅石狮,院子里有两个女子说话的声音,就是他的妈妈和姐姐,伸出院头的是密密麻麻的山楂,从这里看,高伟涛家境不错。

突然一个穿着得体富态的女子走到高伟涛身边:“小朋友,你知道xx家在哪吗?能不能带我去,阿姨给你喝饮料。”说着,女子拿出一瓶包装的花里胡哨的饮料,给高伟涛看,4岁的孩子瞬间就被这吸引了,带着女子去了。

当高伟涛喝了一口女子递过来的饮料后,因为太甜他的双眼眯成了缝,还没等他说话,打了个呵欠,就要倒下,女子趁机将高伟涛抱在怀里,用大围巾包着他,迅速走向村口。原来,这个女人是人贩子,饮料里加了安眠药,她就在村里看谁家小孩不错,看没人就拐走。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高伟涛听到了声响,恢复了意识,他只听到:“怎样,老板,这孩子眉清目秀,家境也好,几百块钱值得吧。”老高,也就是高伟涛的养父,很满意道:“这孩子不错。”

双方一番讨价还价后,最终一手交钱,一手交人,临行前叮嘱老高:“孩子要看好,等过一两年,孩子就不记得原来的事了,你最好还是先给他起个名字,对外就说抱养亲戚家的孩子。”

就这样,懵懂无知的4岁小孩就成为了高家人,老高给他起名高伟涛,起初,老高对高伟涛不错,但高伟涛总是在外边玩,记不住自己的名字,所以,老高经常拿棍子揍他。高伟涛挨揍,就想跑,但一个孩子往哪跑,连村口都走不出去,就被捉回来,只要被捉回来,高伟涛就要挨顿打。

时间长了,老高知道高伟涛有自己的想法,只怕自己养大了也是白眼狼,之后,就从人贩子那再买了一个两岁的孩子,两岁的孩子话刚说利索,肯定没有之前父母的记忆。果然,这个小儿子跟老高两口子很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了新人,高伟涛更加被忽视,小小年纪,穿的旧的,吃的剩饭,还要在放学之余干农活,做家务。小学毕业后,老高认为他识字就行了,就让他辍学了。因为年纪太小,高伟涛只能在家干家务,并照顾小弟。稍微年纪大点,老高让高伟涛给人当学徒工,这样能减轻一些家里负担。养父的不慈,让高伟涛时刻记得自己不是这家人,自己的亲生父母姐姐还在家等着他回去,他一直想去寻找亲生父母。

等到十六岁时,高伟涛办理了身份证,可以出外打工了,老高怕高伟涛再逃跑,就让村里人介绍他去北京某五金公司上班,同行的还有老高的三女儿,她的责任是压着高伟涛的身份证,不让他想着逃跑,同时,发的工资也全部给三姐掌控,高伟涛没有自主权。

踏上寻亲路

在北京上班的两年里,高伟涛虽然工作勤奋,但因为工资全在姐姐手中,所以他本身没有钱。

18岁时,老高给高伟涛说了一个媳妇,在双方父母的见证下,高伟涛结了婚。老高也是想用妻子孩子捆着高伟涛,还让他成为高家免费劳力。

高伟涛的媳妇孩子

结婚1年后,高伟涛的媳妇给他生了一个儿子,有了老婆和孩子,高伟涛想要找到亲生父母的愿望更加强烈。一件事的发生让高伟涛走上了寻亲之路。

2011年春节,按照规定,初二应该由女婿给岳父岳母上门拜节,但老高认为初二这天去女方家不吉利,反对高伟涛去岳父母家。高伟涛和养父吵了一架去了岳父家,结果,下午时,高伟涛的小弟骑着电动车遭遇了车祸,受了轻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让老高受不了了,高伟涛回来后,大骂他:“你这个白眼狼,早给你说了今天去不吉利,你还去,我看你就是想让你弟弟去死。”任高伟涛如何解释都没用,也让他知道,在养父心中,自己连家里的狗都不如。

也就是这次,高伟涛决定寻找亲生父母。就这样,高伟涛揣着存的500块钱踏上了去成都的火车,他一直认为自己的老家在云贵川,但时隔20年,又人海茫茫,他还没有具体有用的信息,被拐卖的孩子多了去了,想找回自己的亲生父母何其艰难。

因为钱不多,在四川,高伟涛边打工边打听消息,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寻亲两年后,高伟涛回到了河北,他想向养父母,打听他更多身世信息,这一次,高伟涛带着记者上门,他希望更多的人看到这个新闻,万一被亲生父母看到就好了。

然而当高伟涛将这个消息告诉养父老高后,老高勃然大怒:“我就说你是个白眼狼,养了你二十多年,还是想着亲生父母,养你真不如养条狗。”一席话说完,高伟涛跪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只是祈求老高告诉他信息。还将高伟涛的相片全部扔了。

这边老高的媳妇也哭了,她虽然没有将高伟涛当成亲儿子,但比起老高来说,对高伟涛要好得多。而高伟涛的媳妇和孩子也哭起来了,记者也趁机劝道老高:“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你能栓着他一辈子,再说,买卖人口也是违法的。”

听到这,老高动容了,告诉高伟涛:人贩子是山西人,说着山西话,也许你家是山西的也说不定。

再次踏上寻亲路

得到这个消息后,高伟涛比较高兴,他在网上看了,河北这片被拐卖的孩子大多都是山西人,毕竟从云贵川将孩子完好运到几千公里外的河北,太难了。

之后,高伟涛再次踏上了寻亲路,在外边,那怕再难,但想到要找到亲生父母,他也就咬咬牙挺过去了。在外边边打工,边打听消息的日子,注定是漫长而艰辛的,平时工作结束后,高伟涛会将自己的信息印成单页,在地铁站发放,晚上则坐在电脑边,等待贴吧或者网友回信,一等就是十二点多。

高伟涛也加入了一些公益组织,参加巡讲会,希望亲生父母也在找他。偶尔也会有信息差不多能对得上的失踪儿童的父母再寻找,高伟涛每次都兴冲冲的去做亲子鉴定,但每次都是失望而归。这些年里,只是亲子鉴定,就做了30多次,沿途火车高铁的车票,高伟涛存了一大包。

因为年纪太小,原生家庭信息太少,高伟涛所做的注定是无用功,为了寻找更有用信息,高伟涛做了数次催眠。在梦境中,留给高伟涛的只有,母亲和姐姐的说话声,有的只是满院的山寨,有的只是记忆中的红铁门和石狮子。

但这些信息对于寻找亲生父母,帮助太小。次次失望而归,高伟涛没有放弃,他说:寻找亲生父母是我的执念,无论多难,我都要寻下去。

2023年了,高伟涛寻亲了12年,至今没有找到亲生父母,也许他的父母认为他已经没了,不再寻找他了,也或许,他的父母也还在找他,只是还差个机缘。十几年间,高伟涛的足迹踏遍了,云贵川,山西,山西,河北,等北方多地,吃尽了苦头,只希望他能早日寻找到亲生父母。

拐卖儿童罪大恶极,他们为了一己私欲,让一个个家庭破裂,而买方也应该罪无可恕,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买儿童和拐卖儿童应该同罪,只有严厉惩处,才能从根本上消除类似的买卖。同时,国家应该扩大丢失人口的DNA基因库,被拐的儿童和寻亲的父母,将DNA输入这里,也许突然就找到了,这或许比人海茫茫漫无目的的寻找更有效。

前路艰难,在此,衷心祝愿高伟涛早日找到亲生父母,但在寻亲时,也别忽视了自己的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