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清顺治二年(1645年)九月十五,天还没亮,成都府城的大街小巷,充斥着如狼似虎的士兵,挨家挨户破门而入,将老百姓用麻绳捆好,押向成都南门中和门方向。

到中午时分,中和门外的河边空地上已经黑压压挤满了数万百姓。

他们一个个,脸上写满了恐惧和绝望,哭嚎之声直冲云霄。

不一会儿,一个面色发黄、留着齐胸长髯、穿着黄袍的男人骑着高头大马出现了。

百姓们纷纷跪地哀求:“大王万岁!我等皆是大王之民,未犯国法,大王为何要杀我们啊?!”

老百姓的号哭之声,并没有让这个男人有丝毫的怜悯和心软,反而让他更加狂躁,策马冲进百姓群中,一边大肆践踏,一边大喊:“你们这些反贼都该死!给我杀!杀!杀!”

士兵立刻挥舞着刀枪,冲进百姓群中,疯狂杀戮起来。

一时间,血流成河,惨叫震天......

一直到黄昏时分,这场惨绝人寰的杀戮才落下帷幕。

大量尸体被抛入府南河中,河水都不流了。

指挥这场大屠sha的,就是穿黄袍的男人——大西皇帝张献忠。

这场针对自己京城的屠城,在中国历史乃至人类史上,大概都是绝无仅有的!

为什么张献忠要这么干呢?

因为他已经逐渐感受到,自己所创立的政权即将走向灭亡!

02

张献忠进四川前,一直在陕西、山西、河南、南直隶(今江苏和安徽)、湖广(今湖北和湖南)、江西等省流窜。

十五年间,从来没有过稳固的根据地,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治国理政的经验。

他的全部经验,就是杀、抢、烧。

崇祯十六年(1643年),他曾短暂占领过湖广省会武昌府,在武昌府建立政权,过了几天皇帝瘾。但没过多久就弃城而走,临走前把武昌城屠了一遍,十余万尸体腐烂融化的脂肪把长江江面都遮住了。

顺治元年(1644年)八月,攻占成都后,张献忠正式称帝建国,国号“大西”,改成都为“西京”,任命文武百官,开科取士,铸造钱币。

可好景不长。

张献忠对于如何治理四川、如何稳固统治,完全是懵逼状态。

我们在现有史料中,几乎找不到张献忠的大西政权如何发展生产、改善民生、废除弊政的措施和政策。

这一点,他比李自成还不如。

大西政权很快因为内部存的巨大缺陷,陷入了危机——

张献忠当时手下近五十万的军队,加上家属不下百万人,不管张献忠会不会治国,这些人总是要吃饭,要穿衣的;

再加上张献忠要盖皇宫,选嫔妃;

成百上千的大小官员要发工资;

四川虽然号称“天府之国”,但也承受不起如此沉重的负担。

03

那么钱该从哪来呢?

如果是合格的政治家,一定会先缩减军队、缩小朝廷规模、节俭宫廷支出,同时广开税源、提高征税效率,开源节流......渡过难关。

但张献忠只是一个“流寇”,他能想到的只有“流寇的办法”——抢。

先榨干四川的藩王和宗室,再拷掠官绅、富商。

很快,有钱人也榨不出油水了,张献忠就把手伸向了百姓。

老百姓走投无路,大批逃进山里落草。

说起来真的很讽刺,张献忠当初就是反抗明朝苛捐杂税才当的反贼。

现在轮到他当权了,老百姓反而比崇祯年间更苦了。

于是,四川各地武装打着南明弘光政权的旗号反抗。

顺治二年(1645年)三月,南明将领曾英率部击败了大西军,收复了川东门户重庆,并打退了大西军的几次反扑。

占据川南的南明将领杨展,也屡屡击败大西军,收复了大片土地。

明军的不断胜利,反过来又大大鼓舞了对大西政权极度不满的四川士绅和百姓......

反抗行动更加激烈。

后来甚至到了,大西政权派出的地方官到任没几天就会被杀死;百姓拿着锄头木棍随时袭杀大西官兵的地步。

还有大顺军,为了争夺川北的保宁府(今四川阆中)和陕南的汉中府,大西军和大顺军连续多次交战,结果大西军连连战败......

04

其实,张献忠的残暴嗜杀之名早就是“雄冠群寇”的。

进四川后,为了收取人心,还刻意收敛了的。

现在眼见大西政权立国不到一年就已摇摇欲坠,张献忠精神日益失常,也不想装了,比以前杀得更狠、更多。

除了凌迟、腰斩,这些明朝既有的酷刑外,他又“发明”了很多酷刑。

比如,有一种叫做“小剥皮”。

就是把人的皮肤沿脊椎骨剖开,但并不割下来,让皮肤耷拉在人的身体两侧,犹如翅膀,再把受刑之人放出,任其哀嚎惨叫,直到数日之后受刑之人活活疼痛而死。

残忍如斯,喜欢“剥皮实草”的朱元璋再世也要自愧不如。

张献忠还下令,对杀死大西地方官的州县实行“洗城”,而且有KPI,完不成KPI的,一样杀。

05

那怎么统计人数呢?

一开始以人头计。

后来发现人头太重,不方便拿。

而且有些大西军官兵不忍心屠sha百姓,但交不了差自己也得死,怎么办呢?

就让老百姓自己砍手,拿回去交差。

右手砍完,砍左手,最后没手可砍了,才能保住一条命。

越杀,造反的人就越多,恶性循环。

但张献忠的文化水平和精神状态,搞不清楚这里面的逻辑。

他只觉得还不够,还要继续杀杀杀杀杀杀杀......

06

顺治二年九月中旬,杨展率领的南明军队已经到了邛州(今四川邛崃),距离成都很近了。

张献忠和杨展打过很多次,没一次打赢。

杨展又打来了,怎么办?

张献忠想来想去,首先要清除“成都城里的内奸”。

谁是“内奸”?

张献忠一眼看去,觉得成都百姓好像个个都是反贼,都在等着杨展来,开城门迎王师。

于是,张献忠便策划了文章开头那一幕。

一天之内,成都就被杀成了空城!

堂堂大西国的都城,不能没有百姓啊!

张献忠一道圣旨下来,让成都郊区的百姓迁入城中。

一夜成了“新成都人”的百姓万万没想到,等待他们的,是又一场屠sha......

07

时间进入顺治三年(1646年)之后,大西国更是处处亡国之象——

北面,清军已经平定陕西,屯重兵于汉中,随时可能入川;

东面,曾英牢牢扼守重庆府;

南面,杨展不断扩展地盘,距离成都已经不足百里;

大西政权能控制的地盘越来越小,只剩下二三十个州县。

张献忠已经感到绝望,决定放弃四川,去湖广另谋出路。

六月间,大西军千余艘战船满载着金银财宝,顺着府南河连樯而下,企图先入岷江,再入长江。

结果走到彭山县的江口镇时,被杨展的水师拦截了。

一场大战,大西军又是惨败,大量船只连同满载的金银财宝,沉入了岷江。

就是我们现在熟知的张献忠“江口沉银”。

“江口沉银”项目,于2017年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至2023年,已完成六次围堰考古工作,打捞出水文物共计多达7.6万件之多。

08

水路走不通,张献忠只好退回成都,再走陆路,北上出川,回陕西老家。

八月中旬,大西军再次开拔。

开拔之前,张献忠再次下令洗城。

为什么?

原因还是老一套——张献忠觉得自己能力没问题,但总是打败仗,都是奸细搞的鬼。

大西军事先挖了数个十几丈宽的大坑,杀完一组百姓(十人一组)就把尸体扔到坑里。

实在来不及杀的,直接推到坑里活埋。

人杀完了,张献忠又下令将全城宫殿府衙民居全部烧毁。

两千多年历史的锦官城成都府,彻底成了人烟断绝的废墟。

09

离开成都后,张献忠的屠sha并未停止。

因为随军家眷太多了,行动迟缓。

张献忠下令,将随军家眷全部杀死。

为了服众,他先把自己的二百多名嫔妃当众砍了。

下面的将士也只好忍痛交出老婆,让战友“代为处理”。

还没完——

接着,老张又觉得军队人数过多,粮食供应不起,且不放心四川籍士兵,就又开始了一场史无前例地针对自己军队的大屠sha,四川兵被杀者不下十余万。

杀完四川兵,老张还是嫌人太多,又继续屠sha了陕西以外的其他省籍的士兵。

身边人劝:还是得多留点儿人马,不然以后怎么打天下?

张献忠哈哈一笑:“老子哪里用得了这么多人马,有三千劲旅,就足够纵横天下!”

这会儿总该结束了吧?

并没有。

大西官员大多都是四川人,张献忠又觉得这些人不可靠,就又找了各种借口,屠到只剩25名(撤离成都时还有700多官员)!

10

老天爷终于眨了一下眼睛。

顺治三年(1646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夜里,张献忠正在西充的凤凰山(今四川西充县多扶镇)上的“御营”酣睡,突然有斥候禀报,说大营外围发现了“鞑子兵”。

张献忠大怒:“你他娘的瞎扯什么?鞑子还在汉中呢,离这儿700多里,他们从天上掉下来的?”

命左右将斥候拖出去斩了,倒头继续睡。

按常理,张献忠说的也没错,清军一时半会儿且不知道他在哪呢!

而且,事实上,清军主帅豪格也并没有立即进兵四川的意思。

1、豪格本人对四川的民情、地形、关隘都不了解,清军的粮草也需要时间积累(毕竟经由秦岭栈道转运太困难);

2、豪格心里有气。

明面上,摄政王多尔衮复了豪格的肃亲王爵,还任命他为靖远大将军,前往川、陕,扫荡农民军。

看上去,这是多尔衮对豪格重用。

但实际上,让豪格带三万兵力入川,去打几十万人马的张献忠,这绝对是个险恶的差事。

张献忠纵横天下十几年,很是勇猛彪悍,不是个好打的对手。

而亲弟弟多铎下江南,多尔衮却大手一挥,给你10多万人马。

所以,豪格心里有气:想借张献忠的刀杀我,你直说就好了。

所以,豪格基本扫清陕西的抗清力量后,就准备歇着了,打算先看看打南明的多铎是怎么操作的,再伺机而动。

11

但斥候也的确没有撒谎。

因为清军的前锋小队确实已经摸到了凤凰山脚下。

为什么清军像装了北斗一样,嗅觉这么灵敏呢?

这是是真的被自己人出卖了。

就在几天之前,有个自称吴之茂的商人跑到汉中求见豪格。

吴之茂说,自己是受大西政权的广元守将刘进忠所托,前来洽商降清事宜。

刘进忠,何许人?

大西军骁骑营都督,属于高级将领序列。

为什么他要主动降清?

原来,刘进忠本来是个读书人,从小接受的是提倡“忠恕仁爱”的教育,后来虽然成了大西军的骁骑营都督,但始终极力反对张献忠乱杀ren。

也因此,多次被张献忠“问候”家中的女眷。

更关键的是,张献忠打算从川北回陕西老家,广元是其必经之路。

刘进忠深知,一旦张献忠来到广元,不但自己难免一死,广元百姓也难逃劫难。

于是,刘进忠开始动摇,最终选择了降清,并决心帮助清军消灭张献忠。

12

十一月二十日,清军从汉中府出发,二十二日,抵达川陕边界朝天关。

刘进忠开关投降,随后引豪格向西充而来。

一路上,只见荒无人烟,尸骸遍野,凄凉至极,完全不是传说中的“天府之国”的样子,倒像是进了人间地狱。

豪格心下雪亮,他知道,张献忠完蛋了!

在刘进忠的帮忙下,清军一路顺畅,各地主动开城投降,没有任何抵抗。

十一月二十六日,清军抵达南部县境内。

根据斥候的情报,大西军数十万人正屯兵在西充县凤凰山下,似乎对清军的到来并没有什么察觉。

豪格当即下令,命护军统领鳌拜率旗下精锐护军千余人为前锋,突袭凤凰山张献忠大营,自己则率大队人马跟进。

十一月二十七日,经过一夜奔袭,鳌拜抵达凤凰山东面的多宝,距离张献忠大营已近在咫尺。

张献忠不信斥候的禀告,继续蒙头大睡。

但当第二个斥候又来禀告时,他也不禁有点将信将疑,迅速套上黄袍,没戴头盔,没穿铠甲,带上几个亲兵出营查看敌情。

本来,张献忠的大营设在山顶,对山下的情况可以一目了然。

但因为当天天降浓雾,啥也看不见,所以他只能下山。

当他走到一条名为“太阳溪”的小溪前时,隐隐约约看到小溪对面有一支人马。

正当他探出头去想看清楚时,突然对面飞来了一支利箭,从他的左腋下穿入了左胸。

小溪对面,正是鳌拜率领的清军前锋。

原来,浓雾之中,清军也看不清对面的情况,但张献忠的黄袍实在是太显眼了,刘进忠便对鳌拜说:“穿黄袍者即献贼也!”

鳌拜马上命叫雅布兰的神箭手,朝着黄袍一箭射去。

张献忠因为没穿铠甲,当场跌下马来......

清军追了上来,亲兵们无力抵抗,扔下他们的“老万岁”逃走了。

奄奄一息的张献忠,随即被送到主帅豪格的面前。

13

豪格直接下令将张献忠斩首,尸体扔在营门外示众。

躲在附近山林的百姓,知道张献忠被杀的消息后,纷纷赶到清军营门前,拿着小刀,一片一片割尸体的肉。

就这样,没两天的工夫,就只剩一副骨架子了。

刘进忠跟豪格求情说:“张献忠落得如此下场,罪有应得。但他毕竟是我的旧主,请王爷开恩,让我把他葬了吧。”

豪格答应了刘进忠。

因怕被人掘墓毁骨,没敢立碑。

参考文献:《明史》、《清史稿》、《清实录》、《蜀记》、《蜀警录》、《圣教入川记》、《荒书》、《滟滪囊》、《明清史料汇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