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包含虚构创作,内容为版权方所有。

这日,张天宝正在家中砍柴,哥哥张君宝忽然带着一个美艳的女子回来了。

哥哥一直在外地做生意,兄弟俩已经许久未见,见其突然回来,张天宝询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张君宝解释苏州生意不景气,赔了钱,无奈带着家当回了老家。这女子名叫白爽乐,二人于半年前相识,如今已经成婚了。

听了这话,张天宝心里很不是滋味,哥哥是他唯一的亲人了,可他娶亲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自己。

张君宝看出弟弟有些不高兴,安慰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嘛,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生活了。”说着将弟弟介绍给白爽乐。

听了哥哥的安慰,张天宝心中才舒服些,然后向嫂嫂行礼。

白爽乐笑脸盈盈扶起张天宝,举手投足间尽显妩媚。

不知为何,看着嫂嫂,张天宝心中总有些抵触,想不通哥哥到底看上她什么。

直到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让张天宝对嫂嫂有了改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俗话说得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张君宝虽然赔了钱,但相比村里其他人,一家人生活相当滋润。

可惜好日子没过多久,意外发生了。

张君宝死了!

同村的农夫在村外的树林里发现了他的尸体。他身中数刀,身上值钱的东西都被抢走。

县衙分析,张君宝打算带着钱到苏州东山再起,不料出村后遇见劫匪杀人劫财。

张君宝的尸体被送回家后,白爽乐抱着他失声痛哭,在场的人无一不动容。

看着痛哭不止的嫂嫂,张天宝突然觉得,以前误会了她,她对哥哥是真心的。

于是,他上前安慰白爽乐,“嫂嫂,哥哥已经走了,节哀顺变,以后我来照顾你把。”

白爽乐满脸泪痕,点头道:“以后咱家就靠你了。”

一旁的街坊纷纷表态,以后有需要尽管开口,大家都愿意帮忙。

白爽乐和张天宝精挑细选,最终决定将张君宝葬在后山。

下葬当天,村里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都来帮忙,有人抬棺,有人挖坟。

这时,白爽乐突然开口,“麻烦大家把坑挖大些。”

众人不解问起原因。

白爽乐泪眼蒙蒙解释,丈夫已经走了,自己也说不准哪天也随他而去,死后想和丈夫葬在一起。

众人皆感动不已。

事后,白爽乐天天到到亡夫坟前哭诉,她的真心感动了村里所有人。

张天宝对嫂嫂也彻底改观。

这天,张天宝约了好友,所以早早起床,路过街角时发现,嫂嫂正在一菜摊前买菜。她提着一个大篮子,里面装了好几种菜。

张天宝感慨嫂嫂每日辛苦,这么便出门买菜。

天黑时,张天宝归来,白爽乐招呼其吃饭。

张天宝来到饭桌前,不禁眉头紧皱,早上明明见嫂嫂买了七八种菜,可这桌上只有一道青菜。可转念一想,兴许她剩下的菜是为明天准备的。

晚上,张天宝躺在床上,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于是第二天又起了大早,悄悄跟踪嫂嫂,发现她又买了好几样菜。

等嫂嫂走后,张天宝来到菜摊前询问,“我嫂嫂每天都买这么多菜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菜贩点头称是。

张天宝心想,他和嫂嫂平日吃的很少,那多出来的菜去了哪?难道嫂嫂带去坟地,给哥哥吃了?他倒不是心疼菜钱,主要这事太奇怪了。

为了弄清事情真相,张天宝决定暗中观察。

次日,张天宝借口约了朋友,到晚上才回来。

白爽乐听后,脸上难掩的开心,点头答应。

张天宝觉得嫂嫂定有问题,趁其外出买菜,悄悄返回躲进了一个大缸。

临近中午,白爽乐开始做饭,没一会儿,一股肉汤的香味飘出,她所有饭菜准备好,将其装好出了门。

见她出门,张天宝也有些饿了,钻进了厨房,盛了一碗剩下的牛肉汤,哪知喝完后,心跳加速,红光满面,他吓得连忙跳进了水缸中。

等情绪平和,张天宝盯着锅里的牛肉汤,里面加了什么他心知肚明,他心想,难道哥哥的死有蹊跷?

思来想去,他直奔后山,因为脚程快,没一会儿,便跟上了嫂嫂。到了坟地,他躲在一旁偷看。

只见嫂嫂来到坟前,环顾四周确认没人后,敲了五下墓碑,下一秒,坟包忽然动了,并露出了一口棺材。

棺材盖缓缓打开,里面伸出一双手,一把将白爽乐拖了进去。

可她不见丝毫恐惧之色。

躲在一旁的张天宝惊呆了,他来到棺材旁,只听里面传来对话声。

一男声说道:“你今日又带什么好吃的了?”

白爽乐回道:“委屈你呆在这种地方,今日给你带来补身子的牛肉汤。”

男子喝牛肉汤后,低吟几声,随后里面传来不雅之声。

片刻后,男子问:“我还得在这破地方呆多久啊?”

白爽乐道:“再等等,你杀了张君宝,这事县衙还在追查凶手,等风头过了,我们就远走高飞。”

听了这话,张天宝气得紧握双手,骂道:“我哥哥竟是被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所害,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次日,白爽乐又要去祭拜,张天宝连忙拦下她,说道:“嫂嫂,我已经很久没有祭拜哥哥了,不如我们一起去吧。”

白爽乐脸色立刻变了,可又不好推辞,只能点头答应。

到了坟地,张天宝一下扑到墓碑前,哭诉道:“哥哥,我好想你啊。”说着在墓碑上敲了五下。

随之,坟包开始移动,棺材露了出来,一双手也如常伸出。

张天宝大喊,“差大哥,就是现在。”

话音刚落,几个衙役从一旁冲出,压制住棺材中的男人和白爽乐,并将其押往县衙。

刚开始,二人拒不承认是他们杀害了张君宝,各被仗刑二十,才说出实情。

白爽乐原本是苏州城内的风尘女子,张君宝遇见她后一见倾心,花重金为其赎身并将其娶回家。

谁知,白爽乐贪淫无度,早就和这个名叫郑尔彭的勾搭在一起,二人设局骗取了张君宝的钱财。

张君宝无奈只能带着妻子返乡。

这郑尔彭挥霍无度,没几天就花光了骗来的钱,便又找到白爽乐商量骗钱。这次,二人直接杀掉了张君宝,拿走了他身上所有的钱。

郑尔彭担心被县衙发现,于是藏身在棺材中。白爽乐借着祭拜亡夫,在棺材中私会。

不想,此事被张天宝发现,并上报了县衙。

事后,二人被问斩,张天宝则回到了正常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