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体操历史上人才辈出,李宁、杨威、李小鹏、马艳红......这些名字是中国体操一代又一代辉煌的最好见证,也代表了中国体操运动员的水平。

在赛场上,我们只看见他们迎接荣耀时的光鲜亮丽,看见他们在红旗之下的笑颜。

但在赛场之外,当褪去冠军的光彩时,他们又过着怎样的生活呢?

纵是摘金无数,运动员在回归生活后也必然面临着酸甜苦辣,运动员的生活不只有李小鹏、杨威等人的惬意丰裕,也有如樊迪这样的平淡与无奈。

一代体操天才,高光时刻

樊迪在八十年代时曾被视作中国体操界的传奇,她见证了中国体操的崛起,还是为中国体操铺路架桥、添砖加瓦的领头羊与奉献者,可以说,樊迪属于典型的“少年得志”。

1973年,樊迪出生在中国上海市长宁区,父母都是知识分子,母亲是位归国华侨,父母均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

樊迪的母亲由于曾在国外生活过很长的一段时间,思想也受到一定影响,她不认为孩子的才华必须在书海、校园中培养而来。

因此,她在樊迪年幼时便毫不犹豫地将她送到了上海市长宁区业余体校学习体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樊迪1980年进入体校,四年后,12岁的她被选入国家队,成为了曾任国家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的门下弟子。

跟随黄玉斌学习的几年间,樊迪展现了出众的体操天赋,黄玉斌对这一弟子甚是爱护。

1987年,樊迪刚刚十四岁,这是她首次参加全国比赛。

当时,没有人认识这个小女孩,更没有人会想到,她将会同时拿下高低杠和跳马两大项目亚军,并获得个人全能第六。

樊迪的初次亮相,便让当时的体操界人士感到了“后生可畏”。

同年,樊迪作为替补队员参加了第二十四届世界体操锦标赛,当时是因其他队员受伤而临时决定派她上场。

在这之前,樊迪从未参加过世界级的相关比赛,是赛场上的一个新面孔。

在这场比赛中,樊迪凭借着“反握向前大回环”和“分腿前空翻抓杠”获得满分,为中国队最终取得团体第四名立下汗马功劳,樊迪也在单项比赛中获得了高低杠第六名。

十四岁时的两次比赛,就宛如樊迪体操生涯开始向好的起点,在这之后,樊迪开始在国际赛场上大放异彩,逐渐成名。

1989年,樊迪再次站上了体操世锦赛的赛场。

这一次,樊迪不再是以替补队员的身份上场,她的成绩也大大超过了人们的预期。

在高低杠项目中,樊迪拿到满分,与罗马尼亚的希利瓦斯并列世界冠军,成为了继马艳红之后中国第二个女子体操世界冠军。

而那一年,樊迪才不过十六岁。

从此之后,人们记住了这个身材健硕、目光沉稳的小女孩,樊迪的名字开始在体育迷中逐渐传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体操这项运动对于运动员的身体形态、平衡性、柔软性都有极高的要求。

通常而言,十几岁便是体操运动员的黄金时期,这也是爆发力最强的时期。

樊迪成为世界冠军时,正处于其职业生涯的巅峰时期。

在1990年的北京亚运会之前,樊迪已经获得了国家体委颁发的体育运动荣誉奖章、全国体操“双十佳”运动员之一的称号。

1990年,在第十一届亚运会上,樊迪再次拿到高低杠和女子团体冠军。

在这一年,樊迪获得了国际级运动健将称号。

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举办在即时,国人开始将取得奥运冠军的期望寄托于樊迪身上。

当时大多数人都很看好樊迪这颗体坛新星,他们盼望着樊迪在奥运赛场上披着红色国旗凯旋而归。

巅峰退役,赴美生活

然而,樊迪并未如外界所期望的那般再接再厉,继续创造自己的职业生涯的辉煌。

17岁的她似乎对于簇拥而至的鲜花与掌声不为所动,选择了退役,安心念书。

至于樊迪为何选择在巅峰时刻退役,没有人知道答案。

但对于一位已然成名、背负着众人期望的运动员而言,这样不寻常的决定必然会引发热议。

因此,在公众得知樊迪放弃奥运会比赛、选择退役时,各种各样的猜测与议论纷至沓来,扼腕叹息声也是不绝如缕。

有媒体报道称,樊迪退役后最初是为了前往广东佛山的李宁体操学校担任教练。

为了全身心投入教练工作,樊迪甚至把上海户口迁到了佛山。

但樊迪并未在李宁体操学校待很长的时间,不久后便去了美国,希望未来能留在美国发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除此之外,也有媒体称樊迪因从小在体校长大,没有受过太多科学文化教育。

生性单纯且认知不成熟的她,在被一位美国男人的追求后便迅速坠入爱河,选择放弃职业前途,选择了爱情。

人们认为,樊迪是被男朋友的花言巧语所迷惑,匆忙中便做了前往美国发展的决定。

但现实发展却并未如樊迪所预想的那般美好圆满,樊迪到了美国后,不久便与男友分了手。

其实,樊迪曾经试图回到赛场。

1995年,22岁的樊迪出现在了福冈大运会的赛场上。

当时的樊迪显然已经错过了职业生涯的黄金期,但人们依旧对她报以很大的期望。

经过多年的辗转与训练的中断,樊迪最终的成绩不如人意。

在这之后,樊迪的高光时刻便成为了过去,不再是能够创造赛场奇迹的体操运动员,她的人生开始向另一个方向转变。

2005年时,樊迪曾在美国的一所体操学校任教。

但美国的教练生活并不顺利,樊迪的健康状况也出现问题,婚姻生活也是一地鸡毛,加之父母年纪已大,需要有子女在身边照料,不久后她便选择回国,在深圳定居下来。

当时的深圳经济发展迅速,可谓生机勃勃,许多人背井离乡,带着对新生活的希冀来到深圳。

但樊迪却没能在深圳找到一个合适的职业机会,无奈之下便想到了回到家乡上海。

但多年前,樊迪因在佛山当教练而将上海户口迁移到了广东,而想要将户口重新迁回上海,已是难以办成的事情。

当年樊迪的姐姐樊昕女士就曾向外界透露:“困扰迪迪的最大问题就是户口问题,由于退役时年纪小,考虑不周全,到佛山工作便把户口调到佛山,现在想回上海也回不了。”

至于为何无法回到上海,樊昕却不愿多说。

落入平静,49岁啃老

之后,樊迪逐渐淡出公众视野,生活也开始落入平静。

樊迪早年间训练时非常勤奋用功,久而久之身体落下了病根,造成了生活上的不便。

由于缺乏一定的文化水平,户口落在了佛山,导致樊迪漂泊在外,无法获得固定的收入来源。

如今樊迪已近五十岁,仍然没有过多的积蓄。

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樊迪选择了和父母一起生活,但在金钱上,樊迪却不得不接受父母的资助。

作为樊迪的恩师,黄玉斌发自内心地心疼这位曾经的得意门生,只要黄玉斌遇见樊迪,便一定会给她一些生活资助。

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夕,黄玉斌曾经见到了樊迪,他曾经向媒体表示:“这几年她过得不好,偶尔来北京,上体操馆看看,每次走的时候我会给她一些钱。”

樊迪来北京的频次并不固定,也很少会与黄玉斌提前约好。

黄玉斌也记不清自己每次给樊迪的金钱数额,他说:“第一次好像是5000元,后面几次也是几千吧,每次她来我也没事先准备,总是把钱包里的钱尽可能地都给她。”

当时,北京奥运会开幕在即,训练异常紧张,忙碌的黄玉斌也难以过多顾及昔日的弟子,在奥运会结束之后,他就没能再联系到樊迪。

樊迪回国之后一直异常低调,鲜少在公众面前露面。

尽管生活困难,但樊迪也仅是接受过从前队友和恩师黄玉斌的资助。

樊迪本人也从未脱离体育行业,虽然身体状况大不如从前,但一直在从事与体育相关的工作。

在担任体操教练的那段日子里,樊迪也是满怀热情,将自己的经验与技巧倾囊相授,努力为体操事业尽一份力。

2022年,早已步入中年的樊迪只希望回归平静生活,希望多一些时间陪伴年迈的父母。

儿时,她为了训练从小便要离开家,想父母时只能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

樊迪不会忘记,第六次全运会体操决赛的团体赛自选动作比赛中,她在平衡木比赛中不慎落幕。

赛后,父母赶到她的住处,递汽水、塞桔子,不断安慰她。

据姐姐樊昕所说,樊迪一直与父母住在深圳,主要是在家休养身体。

现在樊迪大部分时间都与父母待在家里,除了亲人之间必要的走动,其他社交活动她几乎不参与。

对于樊迪而言,曾经在恩师黄玉斌的带领下与队友一同训练的时光是值得纪念的,曾经的鲜花与掌声也是值得骄傲的。

当初退役的选择是否错误,樊迪或许也不再挂怀,对她来说,体育给了她最大的力量,也让她散发了最大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