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贾府中的当家奶奶,王熙凤向来都是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红楼梦》中有几个王熙凤惩罚下人的片段,令每位读者都印象深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秦可卿的葬礼上,王熙凤受贾珍之邀,协理宁国府,当即就让宁国府那些平日里松松散散的下人,见识到了王熙凤的威严——

(王熙凤)按名查点,各项人数都已到齐,只有迎送客上的一人未到。即命传到,那人已慌张愧惧。凤姐儿冷笑道:“我当时谁误了,原来是你,你原比他们有体面,所以才不听我的话!”……凤姐儿便说道:“明儿他也睡迷了,后儿我也睡迷了,将来都没有人了,本来要饶你,只是我头一次宽了,下次人就难管,不如开发的好。”登时放下脸来,喝命:“带出去打二十大板!”一面掷下宁国府对牌:“出去说与来升,革他一个月银米。”

从此以后,宁国府中再也没有谁敢轻易犯错,家里懒散的作风,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王熙凤协理宁国府,虽然只有短短一个月,却让宁国府的人都对她很是惧怕。

在荣国府中,王熙凤更是任何人留面子,哪怕是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儿子犯了错,王熙凤也照罚不误——

(赖嬷嬷)因看见周瑞家的,便想起一件事来,因说道:“可是还有一句话问奶奶,这周嫂子的儿子,犯了什么不是,撵了他不用?”

很显然,周瑞家的儿子也是仗着父母的体面,向来在荣国府中逞强逞惯了的。他在王熙凤的生日宴上吃多了酒,不干活还骂别人,又将王家送来给王熙凤贺寿的馒头,撒了一地。王熙凤打发彩明去说他,他反而骂了彩明一顿。按照王熙凤的意思,是坚决要将他撵出去,幸亏赖嬷嬷求情,“奶奶只管撵了他,太太脸上不好看,依我说,奶奶教导他几板子,以戒下次,不看他娘,也看看太太。”

就算赖嬷嬷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王熙凤也没轻饶了周瑞家的小子:“既这样,打他四十棍,以后不许他吃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同样,当王夫人房里的丫头彩云,偷了玫瑰露给贾环的时候,王熙凤也没打算放过这些丫头——

凤姐儿道:“……依我的主意,把太太屋里的丫头都拿来,虽不便擅加拷打,只叫她们垫着瓷片子,跪在太阳地下,茶饭也别给吃,一日不说,跪一日,便是铁打的,一日也管招了……”

按照贾府的规矩,长辈们房里的丫头很娇贵,也很有体面,晚辈们见了她们都要客客气气的。可是,当她们犯了错时,王熙凤也毫不留情,该罚就罚,该打就打。

不过,也并非是贾府中所有的丫头,王熙凤都敢管。迎春房里的大丫头司棋,就曾经在大观园惹出一场大动静——怒砸小厨房。对于这件事,王熙凤竟然罕见地保持了沉默,装作就像没发生这样的事。

论体面,迎春房里的丫头,远远比不上王夫人房里的丫头;就事论事,司棋怒砸小厨房,也比彩云偷拿王夫人的玫瑰露,性质更恶劣。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王熙凤竟然不敢过问这件事呢?

自然是因为司棋的后台太硬。司棋虽然是迎春房里的丫头,但她有一位很有体面的外祖母——王善保家的。王善保家的是邢夫人的陪房,也是邢夫人的得力助手。邢夫人嫁到贾家之后,一直还在管娘家弟弟妹妹的事,也都是交给王善保家的去处理。从这件事情上,我们也可以看出来,邢夫人非常信赖,也非常倚重王善保家的。

而邢夫人,则是王熙凤的婆婆。对于这个婆婆,王熙凤并没有什么好印象,但却万万不敢沾惹。邢夫人越糊涂不讲理,王熙凤越是不敢得罪她。自然而然,对于婆婆非常倚重的王善保家的,王熙凤也是能躲就躲,免得她在婆婆面前说自己的坏话,让婆媳关系更加难堪。

司棋怒砸小厨房,闹出的动静不小,犯的错误也不小,王熙凤装聋作哑,无非就是因为司棋有外祖母王善保家的这个强硬的后台。

所以,迎春在贾府中的位置虽然并不突出,但司棋依然成了大观园中最张狂的丫头之一。她终究落了个自食恶果的悲凉结局。

这个胆大妄为的丫头,买通了大观园中看门的婆子,将表弟潘又安带到大观园中私会,后来又在查抄大观园的过程中,被王熙凤发现了潘又安写给司棋的情书。也因为这件无可挽回的事,司棋被撵出大观园,最终也因为潘又安,而在家中碰壁而亡。

《红楼梦》中后台最硬的丫头,犯下大错连王熙凤都不敢管她,终究为自己的张狂付出了惨痛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