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10月末,我们一行五人驾驶一辆友谊牌中型面包车去湖南衡东县为单位办事情,途中因故障车辆抛锚,当年在他乡被好心人帮助的事情至今难以忘怀。

10月末的东北早晚已经有些凉意,年龄大的老人和孩子都已穿上了长袖,有些人还穿了毛衫外套。临出发前,两位司机(朴师傅和金师傅)师傅认真检修了车辆,确保路上行车安全。我们都带了棉衣,以防变天降温。一切都准备就绪,我们出发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年在湘江岸边留影

从吉林延边到湖南的衡东县大约三千多公里,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的道路状况很是一般,高速公路还很少,有的路段还是砂石路或土路,遇到雨天很难行驶。

为了在结冰前能赶回延边,两位司机师傅轮班驾驶,日夜兼程。一天除了吃饭和夜间短暂的休息外,其余时间我们都行驶在路上,都在赶路。

跨黄河过长江,一路风尘仆仆。沿路的风景名胜也顾不上欣赏,只能是走马观花,一闪而过。当时为了抄近路节约时间,我们过黄河时没走黄河大桥,而是选择了在山东范县通过浮桥过黄河。万万没想到,正巧赶上浮桥检修,我们在黄河岸边等了整整一天。幸亏当时车上有面包,不然啊我们就要饿肚子了。

歇人不歇马,昼夜兼程,经过六天的时间,我们总算乘轮渡跨过了湘江,离目的地衡东县近在咫尺了。

那天上午,空中淅淅沥沥下着小雨,湖南的气候虽然比东北温暖,可那天我们也感觉到了寒冷,大家都穿上了外套。驶离湘江,大约走了六七公里,司机金师傅内急,看不远处有一个简陋的公厕,急忙把车停在路边,慌慌张张跑了过去。

司机金师傅回到车上,用钥匙启动了车子,可只听到马达的声音,发动机却无法启动。两名司机师傅检查了半天,总算找到了毛病,点火线圈通往分电器的那根导线短路了。

我们停车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当时那条路上的车辆和行人都很少,我们等了半天,才看到了一辆拉载的小货车。两位司机拦下了那辆小货车,货车司机说是外地的,不清楚什么地方能买到配件。

我们又在原地等了半天,倒是拦下了当地的一辆货车,他说县城有汽车配件商店,大约有十几里路远。只是那辆货车去江边,不回县城。

眼看着就到了下午,雨还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也看不到过往的车辆,我们着急了,正准备让金师傅步行去县城买配件。就在这时,一位骑自行车的人从湘江那边过来了,他看我们的车停在路边,大家都站在车前,那人来到我们身边,询问情况。

骑车人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老表(大叔),体形偏瘦,身高大约一米七左右,头上戴着一个草帽,肩上披着一块塑料布,他的普通话我们勉强能听懂。知道了我们的情况,那人说县城他熟悉,他也知道哪有卖汽车配件的,并主动要求替我们去买配件。

图片来源网络

我们犹豫了一下,看那人挺和善的,司机朴师傅就掏出十元钱,连同那根短路的导线一同递给了骑车人,并答应回来后付给他辛苦费。

在我们的千恩万谢声中,那位老表骑上自行车往县城方向去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们心里热呼呼的。司机金师傅感慨地说:世上还是好人多!

感觉那位老表走了很久了,足足有一个小时了,任凭我们望眼欲穿,空旷的土路上却始终不见那位老表回还的身影。又等了半天,还是不见那位老表回来。十里地的路程,骑自行车也就二十几分钟的时间,一个来回一个小时足够了。买配件十分钟完全能搞定,就算半个小时可以了吧,时间过去了两个小时,那位老表还是没回来。

看看天色渐晚,我们不免着急起来,司机朴师傅开始抱怨金师傅:“你就是懒得动,就算走道去也该回来了。这下好了,让人家骗去十块钱倒不要紧,多耽误事啊,现在再往县城赶,等你跑到县城,人家配件商店也该下班了。

看看天色,再看看空旷的公路,实在不能再等了,司机朴师傅又掏出十元钱递给金师傅说:“你赶紧跑着去县城,黑天前买不回配件,咱们只能在这过夜了。”

司机金师傅接过钱,刚跑出几步,只见那位老表推着自行车向我们跑来了。那位老表气喘吁吁地来到我们面前,不好意思地说:“西边这家配件商店没开门,我是去城东那家汽车修理部买的配件。回来时刚到半路,自行车链条突然断了,怕你们着急,我推着自行车跑回来的。”老表说着,把配件和剩下的几块钱递给了司机朴师傅。

那一刻,我的眼睛湿润了。

两分钟的时间,汽车发动了。岁数大点的司机朴师傅掏出二十元钱,塞给了那位老表。那位老表推让了老半天,就是不肯收那二十元钱。他说:“出门在外,谁都会遇到点难处,相互帮一把,理所应当的。”他一个人拧不过我们五个人,只好把那二十元装进了衣兜里。

那位老表本打算推着自行车回家,我们正好顺路,就强行把他的自行车搬到车上,拉着他一起往县城方向驶去。

县城就在眼前了,那位老表说他要下车了。我们帮他把自行车搬到车下,千恩万谢,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回到车上,我发现车座位上有折在一起的二十元钱。原来,那位老表下车时偷偷把那二十元钱放在了座位上。那一刻,大家的眼睛都湿润了。一位素不相识的路人,一位湖南衡东县的老乡,您太让我们感动了。谢谢您!善良热情的好心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衡东县城一角

那次衡东之行至今已经三十一年了,每每想起那位助人为乐的好心人,我的心里就热乎乎的。只可惜不知道那位好心人的住址,也不知道他的尊姓大名,真后悔当时没问一下他的尊姓大名。要是知道他的住址或名字,我们一定再次去衡东感谢他。

作者:草根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