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那天是1992年的六一儿童节,我们单位要到成都荷花池市场附近的一个停车场接一批货物,单位就让崔炳震和崔龙吉两位司机师傅驾驶一辆双排座轻型货车前往,派我和李龙彩两人负责跟车接洽业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从吉林延边到四川成都大约三千五百公里,那时很少有高速公路,国道和省道也不如现在这么宽阔平坦,有一些路段还是砂石路或土路。那时的穿山隧道也很少,崎岖蜿蜒、翻山越岭的险路很常见。好在两位司机师傅都是老司机,有跑长途的经验,对于长途驾车旅行,我们也没有多少担心和顾虑。

当时没有电子地图,更没有导航系统,能有一本公路运输交通图就不错了。按照司机师傅的吩咐,我们准备了路上需要的东西,司机师傅还把几块厚木板和一把铁锹放到了车上。车是刚过了磨合期的新车,车况倒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担心的只是路况,就怕路上遭遇泥泞和堵车。

六月一日那天早晨,延边的天气格外晴朗,真的是晴空万里,阳光明媚,在欢快的音乐声中,我们出发了。司机师傅对吉林境内的路况很熟悉,当天晚七点多我们就到达了省会长春。因长春市郊停车住宿方便,司机师傅决定早点住宿,明天凌晨起床赶路。

因中途还要到郑州谈一笔业务,我们第一站从长春直奔郑州。为了抄近路节约时间,在山东境内过黄河时,我们没走黄河大桥,而是选择在范县通过浮桥过的黄河,司机师傅说这样走比走黄河大桥至少近了七八十公里。

在郑州办理完业务,我们继续赶路。当时的路况虽然很糟糕,但司机师傅驾驶经验丰富,我们一路还是比较顺利的。

六天后,我们到达了陕西省的宁强县。看看天色将晚,司机师傅建议在宁强县住宿,明天起早赶路。

第二天的凌晨一点多,崔炳震师傅起夜后再也睡不着了,他就把大家都叫了起来,简单洗簌一下,我们继续赶路。凌晨的公路上静悄悄的,看不到一个行人,也不见过往的车辆,崔炳震师傅哼着小曲,谨慎驾驶着车辆匀速前行。

大约快三点钟的时候,天空忽然阴暗下来,我们的车驶上了一段坡路,紧接着就是急转弯,连续一段弯路,又是一段下坡路。路况突然变化,司机师傅更加小心驾驶,车速也慢了不少。

就在这时,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李龙彩突然发现前方不远处的路面上有东西,司机师傅急忙将车辆停靠在路边,让李龙彩下车查看情况。李龙彩跑过去,用手扯了一下横在路中间的那个挺大的编织袋,撒腿就往回跑。

图片来源网络

看李龙彩慌慌张张往回跑,我和崔龙吉司机赶忙下车迎了上去。李龙彩气喘吁吁地说:“那袋子里好像装着一个人。”我们不太相信,三个人一起壮着胆走了过去。借着汽车灯光的照射,崔龙吉司机师傅用脚踢了踢那个编织袋,弯下腰去解开了扎口袋的绳子。原来,袋子里装着三个毛茸茸的大猪头,还有十几个猪蹄子。

我们仔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没发现什么异常,就重新把袋子口扎好,三个人扯着那个大编织袋往回走,崔炳震师傅见我们往回走,他就开车迎了上来。我们三人把那个很重的大编织袋抬起来扔到后车厢里,继续赶路。

此时,天色已放亮,没走多远,就到了四川境内的广元市。看路边的饭店已开门营业,崔炳震师傅就将车停在了一家饭店门口,我们准备吃早餐。

我们停车的那家饭店门口停着一辆摩托车,饭店里有人在争吵,女人的争吵声很大很激烈。看我们的车停在了门前,一位二十多岁的女人迎了出来,把我们让进了饭店。饭店里很宽敞也很干净,摆放有八九张大餐桌。在厨房争吵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和一位中年男人,那两人应该是夫妻,厨师在一边劝解。

从他们的争吵中我们听明白了,原来那中年妇女是老板娘,中年男人是老板,他半夜骑摩托车到镇上的屠宰场买猪头杂碎,猪肉和其他杂碎都驮回来了,猪头和猪蹄子不知丢在哪了。老板娘说丢了东西权当破财消灾了,可那么一个大袋子,丢了怎会不知道呀?怎么着也得回去找一找啊,兴许能找回来呢。

看那中年男人低垂着脑袋可怜兮兮的样子,我正要开口,李龙彩抢先开口了:“你们丢了几颗猪头呀?有没有包装啊?”“丢了三个猪头和十二个猪蹄子,用一个装白糖的大袋子装着,也不知道丢在哪儿了。”那中年男子说话的声音很低,好像有些哽咽。

李龙彩赶忙说:“你来看看吧,我们捡了一个袋子,看看是不是你们丢的。”

看到失而复得的那个大编织袋,中年男子喜极而泣,冲着我们一个劲作揖致谢。我们那顿早餐,他们夫妻俩说啥也不要钱。没办法,我们的车开出几米后,我在车窗扔出了二十块钱。

途中有了这个小插曲,两位司机师傅开车更加小心了。翻秦岭,过巴山,我们平安到达了目的地。

在成都顺利接货,我们远路返回。那晚十点钟左右时,我们又到了捡猪头的地方,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李龙彩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老崔,慢点开、慢点开,咱看看这里还有没有猪头。”司机师傅下意识地放慢了车速,刚要拐弯,突然发现近前有一辆侧翻的小货车横在路中间,路面上满地的西瓜。幸亏刚才放慢了车速,不然就刹不住车了,崔炳震师傅下出了一头冷汗。

司机师傅把车停在路边,我们拿着手电筒走过去一看,只见车上的司机在挣扎,他的左腿被夹住了,动弹不得。崔炳震司机赶忙跑回我们停车的地方,拿来了铁锹和撬棍,撬动一下变形的车门,小货车司机从驾驶室爬了出来。让他活动了一下胳膊和腿,都无大碍,只有轻微的皮外伤。

原来,那位司机是附近镇上的个体运输户,给人家拉西瓜去广元的批发市场,因车速快了一点,又赶上弯路天黑,发生了事故。看货车司机无大碍,他的车也没什么保险,我们就帮他把侧翻的小货车用绳子拉过来,让货车司机试着开了一下,车能正常行驶,只是门玻璃和风挡玻璃碎了。我们帮忙把地上好一点的西瓜给他装到车上,把破碎的西瓜用铁锹弄到路边上。小货车司机千恩万谢,都快给我们跪下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目送小货车缓缓驶出很远,我们才开车赶路。返回途中,我们平安顺利。

那次四川之行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可每当想起两次发生在同一路段的事情,我们还心有余悸。那晚我们要不是提前放慢车速,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每当说起这事,两位司机师傅就会说:做好事就会有好回报,人善良了就会有好报,好人永远都平安。

作者:草根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