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包含虚构创作,内容为版权方所有。

这天,庄小孟和白晶蓝送完酒,回来的路上突然下起大雨,二人被淋成了落汤鸡,只能先找地方避雨。

因烟雨蒙蒙,二人走错了路,等发现时,竟然到了乱葬岗。

白晶蓝想起长辈说过乱葬岗里的都是横死之人,怨气重,她心中不由得紧张,拉紧了庄小孟,往前走。

突然,白晶蓝不小心被摔了一跤,等她起身时,吓得一声大叫。

原来绊倒她的是一具白骨。

她顾不上满身泥泞,连忙跪地祈求,“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求你别找我!”

一旁的庄小孟环顾四周,猜测应该是雨太大,把原本埋葬的白骨冲出来了,遂拍了拍白晶蓝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我们把它安葬好,他就不会找你了!”

白晶蓝连连点头,等安葬完白骨,她突然感觉身上一股暖流,不由得哎呦一声。

庄小孟连忙询问怎么了?

白晶蓝脸色通红,害羞道:“我月事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庄小孟担心她着凉,连忙带着她回了家。

二人没发现,白晶蓝残留的月事血竟然随着雨水渗入坟中。

白晶蓝和庄小孟自幼一起长大,二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到了适婚的年纪,庄小孟便登门提亲。

谁知遭到白晶蓝父亲的反对,原因很简单,他嫌弃庄小孟没钱,让他赚够银子再来提亲。

于是,庄小孟带着全部家当外出经商,一年后他回来了。

白晶蓝满心欢喜,期待庄小孟来迎娶自己。谁料,她等了几天也没等来庄小孟,还以为他有了新欢,上门讨要说法,等见到庄小孟才得知真相。

原来,庄小孟外出并没有赚到钱,反而赔的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一路乞讨才回到村里。

庄小孟无颜面对白晶蓝,这才躲着她。

白晶蓝劝慰道,不管他有没有钱,她都愿意嫁给他,并带着他回家见了父亲。

可白父意思很明确,没钱休想娶他女儿。

白晶蓝性子刚烈,以死相逼。

白父见状只好松口,表示只有庄小孟一年能赚来五百两,就同意婚事。

庄小孟点头答应。

答应是答应了,可庄小孟连本钱都没有,只能从最简单的送货做起,于是,找了一份送酒的活。

为了能让心爱之人早点赚够钱,白晶蓝暗中帮忙,陪他一起送货。

可没多久,二人就遇上了怪事。

那天,二人送完酒回来,突然下起大雨,二人迷迷糊糊中走到乱葬岗。

白晶蓝不小心被白骨绊倒,二人好心将其埋葬,谁知当晚,白晶蓝就梦到了白骨的主人。

那天,白晶蓝来了月事,加上淋了雨,回到家倒头就睡。

梦中,一个身着白衣的老妇人推开了白晶蓝的门,冲她喊道:“姑娘,吉时快到了,该更衣上花轿了。”说着,拿出一件白色的嫁衣。

白晶蓝从没见过这个老妇人,问道:“我从没见过你?你是谁?来我房间做什么?”

老妇人解释,她是杨霄派来的媒人,是专门来接她去成亲的?

“杨霄?他是谁?我从没听过这个名字,我为何要嫁给他?”白晶蓝越听越迷。

老妇人被问得有些不耐烦,遂轻轻一吹,白晶蓝的身体便不受控制,来到镜子前打扮,完事后,老妇人不知哪来的力气,竟将她扛出了房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人出了房间,白晶蓝更加迷惑了。

只见门口停着一顶白色花轿,一旁站着四个身着白衣的轿夫,一个身着白衣男子骑着高头大马站在中间,看来这个男子就是杨霄。

谁家成亲是白花轿、白衣服?这也太奇怪了。

这时,男子见白晶蓝出了门,连忙下马迎接,温柔道:“我按照约定,我娶你了。”

白晶蓝一脸疑惑,“我不认识你,你找错人了,我要嫁的是庄小孟。”

听了这话,杨霄的脸瞬间一黑,随之变得扭曲,“庄小孟?你就是因为他才不愿嫁我?那我便杀了他,再来娶你。”

话音刚落,所有白衣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白晶蓝从梦中惊醒,浑身是汗。她担心梦中的事情成真,顾不得天黑,连忙跑到庄家。

见庄小孟无碍,白晶蓝才放心。

庄小孟见状,忙问发生了什么。

白晶蓝将梦中发生的事如实说出。

庄小孟听后抱着白晶蓝轻声安慰,“只是一场梦而已,别担心了!”

可白晶蓝仍然心有余悸,“你说这事儿,是不是跟我们遇见的那个白骨有关?”

为了消除白晶蓝的担心,第二天庄小孟带着她找到一个道士帮忙。

听完事情经过,道士仔细打量白晶蓝,眉头紧皱,“姑娘,大事不妙啊,猛鬼看上你了。”

白晶蓝吓得大惊,急忙问:“这是何意?”

道士没有回答,轻轻撩开了白晶蓝的裤腿,看到血迹,问这是怎么回事?

白晶蓝脸色通红,尴尬解释是月事血,应该是不小心沾上的。

道士指了指血迹,“就是它害的!”

那日,白晶蓝的月事血不小心顺着裤脚流到了地上,谁曾想,血流到了白骨的荒坟中,让以化成猛鬼的杨霄误以为白晶蓝对他有意思。

于是,杨霄半夜带着迎亲对上门。若白晶蓝上了花轿,她就会深陷梦中,无法醒来。

道士解释,要想解决此事,只能再去乱葬岗,解释清楚。

二人害怕猛鬼发怒,求道士一同前往。

正午时,三人到了乱葬岗,虽是正午,这里却散发着阵阵寒意。

这时,杨霄突然出现,双手死死掐住庄小孟的脖子,怒道:“是你,就是你勾引了桂霞,我要杀了你!”

道士见状连忙扔出一张符咒,杨霄为躲符咒,不得不松开了手。

道士解释道:“是你误会了,白晶蓝对你没有情谊,你就别再纠缠了。”

杨霄眉头紧皱,“我纠缠?我们青梅竹马,两心相悦,何来纠缠一说?”说罢,大手一挥,凭空出现一面镜子。

镜子中浮现出一对男女,那男子正是杨霄,那女子长得和白晶蓝有些相似。二人两情相悦,奈何双方父母反对,遂决定私奔,谁知,到了约定那天,女子却没来,杨霄心如死灰,最终自尽。

杨霄恶狠狠地盯着庄小孟,怒道:“我说你那天怎么没来,原来是移情别恋了。”

庄小孟似是想起什么,说道:“那个叫桂霞的女子,我曾见过她!”

半年前,庄小孟乞讨回来的路上,曾借宿桂霞家,当时她并没有成亲。

杨霄情绪激动,“若此事为真,我一定报答你,若你敢骗我,我定会要了你的命。”

当天,三人带着杨霄的白骨来到桂霞家,却听到一个噩耗。

桂霞死了!

原来,当时桂霞没有爽约,她出门时被父母发现关了起来,几天后,她逃了出来,却听到了心上人已死的消息。

自那以后,桂霞整日以泪洗面,不久后便郁郁而终。

桂霞父母被二人的情谊感动,决定为二人缔结阴婚。

几天后,杨霄带着桂霞给庄小孟和白晶蓝托梦,感谢二人,他们虽然死了,好在做了对鬼夫妻。为表示感谢,杨霄将自己生前的五百两积蓄给了庄小孟。

后来,庄小孟带着这些钱到白晶蓝求亲,二人终于喜结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