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包含虚构创作,内容为版权方所有。

这天清晨,杜哈灯拿着白绫来到城外的树林,从中挑选了一棵最粗壮的树,将白绫挂了上去,打算在这棵树上结束自己失败的一生。

白绫刚挂上,杜哈灯突然发现树的另一面好像放着什么,出于好奇,他走近一看,只见树下放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各色的颜料以及画画的工具。

杜哈灯也是一个画师,出于职业本能,他将工具拿出赏玩,发现这些工具十分精致,应是哪个画师不小心落下的。

他朝周围喊了几嗓子,见无人应答,心想:若我用上这些工具,肯定也能创作出佳作。于是,他果断放弃上吊的想法,拿起工具包回家了。

却没想到,这套工具包竟牵引着他一步一步走向了深渊。

唐朝时期,镇江有个杜哈灯的画师,他父母双亡,后来跟着一个老画师学习画画。

不知为何,出师后,他一干活就出事,不是顾客爽约了,就是刚画的画浸了水。

看着其他师兄弟都赚到了钱,可自己一贫如洗,他备受打击,便动了轻生的念头。

这天清晨,杜哈灯带着白绫来到城外的树林,打算一死了之,意外捡到一个画画的工具包,见无人认领,便将其带回了家。

自从有了这个工具包,杜哈灯做画如有神助,并且没有出现任何意外,顾客都十分喜欢,自然给了不少赏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杜哈灯欣喜若狂,暗道:这是捡到宝了。

自此,杜哈灯的名气越来越大,赚的也渐渐多了,可他愁眉不展,只因他喜欢上一个女子。

一个月前,城中庞员外的女儿庞春媚生辰,杜哈灯受邀去给庞春媚做画。

那天庞员外和管家临时外出,也没人告诉他庞春媚在哪个房间,稀里糊涂进了一间房。谁知,一推门就看见令人想入非非的景象。

只见屋内一个女子正在浴盆中沐浴。

杜哈灯连忙低头道歉,手忙脚乱退出了房间。

事后,他才知道,那个女子正是庞春媚。

庞春媚对此事并没有追究,可她的样子却印在了杜哈灯的脑海中。

杜哈灯知道她是千金小姐,而自己只是一个画师,二人根本不可能,只能将爱意藏在心底。

时间一久,杜哈灯无法忍受相思之苦,觉得既然得不到心爱的人,还不如死了算了。

他又一次来到那颗树下,在树下发现了一幅画卷,打开一看,里面画的正是庞春媚。

杜哈灯心想:上次的工具助我赚了钱,这幅画像不知能不能助我获得爱情。

于是,他怀着忐忑的心,带着画像来到庞家。

谁知,庞春媚看到画像后,竟求庞员外将自己许配给杜哈灯,并且自己非他不嫁。

杜哈灯喜出望外,惊叹这画像竟真的帮了自己。

不久后,二人成婚。

成亲当天,庞员外喝多了酒,说了一句奇怪的话。他叹息道:“这次我再也不拦着你们了。”

杜哈灯原以为这只是岳父喝醉了的胡话,直到后来发生的事情,他才意识到这句话的深意。

婚后,夫妻俩恩爱有加,可奇怪的是,自从成婚后,杜哈灯就开始做奇怪的梦。

梦中有一个看不清样貌的画师带着庞春媚到处游玩,二人感情很好。

起初杜哈灯以为梦中的人是自己,并没有在意,直到他发现自己的记忆越来越差,记忆中还出现另一个人的样子,他突然意识到,事情不简单,并将此事告诉了妻子。

庞春媚听后,安慰他只是太累了。

杜哈灯只好作罢。

直到这天深夜,杜哈灯再次梦到那个样子模糊的画师。

这次,那画师带着庞春媚来到一间酒楼,酒足饭饱后,画师在庞春媚耳边低语,庞春媚的脸瞬间通红,点了点头。

眨眼间,二人来到庞家,画师当着庞员外的面求娶庞春媚。

谁知庞员外当着女儿的面,命下人将画师暴打一顿,随后扔出大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雨倾盆而下,画师失魂落魄走到那片树林,他伤心欲绝,在那棵树上吊死。

看着那个画师死去的样子,杜哈灯猛然从梦中惊醒,疑惑不解,他到底是谁?

为了搞清楚,杜哈灯一早来到那棵树下,并在树下发现了一个钱袋,里面是一些银子和清和斋酒楼的告示。

他猜测此事应该和清和斋有关,于是,回家后,邀请妻子去清和斋吃饭。

庞春媚一听要去清和斋,欣喜不已,出发前特意打扮了一番。

这更坚定了杜哈灯的猜测,要知道,平日不管带她去哪,从没见她如此用心打扮。

二人来到清和斋,掌柜满是惊讶,赶忙上前打招呼:“呀!两位客官可是好久没来了啊。”说着招呼二人坐下。

杜哈灯看着菜单,正在思索吃什么,掌柜打断了他的思绪。

“菜品照旧,再送您碗驴肉汤?”

杜哈灯眼神一转,点了点头,遂问道:“驴肉汤还是以前的味道吗?”

掌柜拍着胸脯保证,“当然,和五年前一样。”

杜哈灯表面淡定,内心早已风起云涌。

五年前我来过这吗?我怎么没有印象?我到底是谁?

酒足饭饱后,杜哈灯借口上茅房,找小二借来一面镜子,照完后,杜哈灯惊呆了,镜子中竟然出现另一张脸。

回去的路上,夫妻俩没有说话,还是庞春媚打破了宁静,她揽住杜哈灯的胳膊,问道:“元奇?你真的回来了吗?”

杜哈灯听后,愣在了原地,呆呆地看着妻子,“原来,你先前的情郎名叫元奇!”

话音刚落,庞春媚吓得松开了他的胳膊,连连后退,“你的样子明明变……”

“变成了元奇的模样,是吗?”杜哈灯面无表情说道。

庞春媚沉默片刻,说出了事情真相。

五年前,庞春媚喜欢上一个名叫罗元奇的画师,二人十分相爱,已经有了成婚的打算。谁知,遭到庞员外的强烈反对,最终罗元奇心如死灰,上吊自尽。

庞春媚得知爱人的死讯,想要殉情,被庞员外阻止。

后来,她见寻死无望,便打算复活爱人,听一个道士说,只要找到一个跟罗元奇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让那人在他上吊的那棵树下捡到他的三样东西,罗元奇的灵魂便能转移到那人身上,从而复活。

庞春媚用了五年时间,终于找到了和罗元奇同年同月同日生,且同为画师的杜哈灯。

杜哈灯出师后,诸事不顺都是因为她暗中搞乱。

后来,见杜哈灯打算轻生,庞春媚意识到机会到了,提前埋好了罗元奇的工具包。

本以为事情不会那么顺利,谁知,好奇心重的杜哈灯顺利发现了工具包,之后,庞春媚相继留下了画像和钱袋。

看着杜哈灯慢慢变成自己爱人的模样,她高兴不已。

不料,罗元奇的灵魂并没有完全吞噬杜哈灯,所以,当清和斋的掌柜提起五年前的事情,杜哈灯发现了破绽。

说完一切,庞春媚跪在地上,哭道:“我自知是我对不住你,我们还是和离吧,你应该有自己的幸福。”说完,走向城外那片树林。

望着妻子离开的背影,杜哈灯叹道:“希望你们来世做对夫妻!”说完,回家收拾了东西,连夜离开了。

次日,有人在那棵树上发现了庞春媚的尸体。